Yahun

[磊凯]那小子真帅(枫童)

的鱼:

是的鱼又写了枫童。这次是二位大佬的江湖传说。





01


 


话说A省过去十年间,出过两个传奇人物。以A河为界,两位大侠分踞两岸,在2016年之前,一直相安无事。


 


这两位大侠是谁?


 


其一是这河西七校十二院白面小旋风胡亦枫,必杀技元武道回旋踢,秘技眯眼坏笑,见过者要么拜倒牛仔裤,要么卒。


 


其二就是那河东三街十二道黑脸小霸王邬童,必杀技挑眉白眼加冷笑,偶尔使出秘技桃花眼+虎牙,杀伤力MAX故鲜有人见过。


 


二人因河相隔而堪堪维持表面和平,暗地龙争虎斗多时,场面太过血腥,略。


 


然而2016年这个多事之秋,一切都在一夜之间发生了改变,暗斗变成激烈的火并,掀起一场无人可避的血雨腥风。


 


预知详情如何,敬请期待下周同一时间《喋血双雄》为您分解。


 


 


02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邬童拧着眉毛看焦耳,起床气炸飞了他脑袋上几撮毛,有点奇怪的萌。


 


“你不看贴吧的啊?”焦耳兴奋得脸上的肉都在跳舞:“河东河西的学校都传遍了,就这个帖子,叫什么玩意儿——啊对,喋血双雄!那情节写得跌宕起伏动人心弦让人茶饭不思没晌没夜欲罢不能……”


 


“无聊。”邬童冷冰冰回了俩字,倒头又打算睡。


 


“重点还没到呢!!!”焦耳肉嘟嘟的大手一把捧住了邬童的脸蛋,“高[和谐]潮来了啊!这篇帖子发完三个小时后,河西那个胡亦枫,他给你下了一封战书!!!”


 


邬童哦了一声,一头栽在了语文书里。


 


焦耳自己兴奋了一会,看着睡得人事不省的邬童,又颇有些担忧地嘀咕:“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虚……我还是去医务室开点六味地黄丸给他补补吧。”


 


他拔腿就走,一边走一边想:“啧。我真是太善解人意了。”


 


 


于是当天晚上,整个河西就都知道了河东的邬童很虚。


 


“枫哥你看,他这么迟迟不应战,肯定是怕你!”狗腿子一号捧了一瓶可乐,“要不我们哥儿几个去吓唬吓唬他?”


 


“是啊枫哥,”狗腿子二号捧了一瓶雪碧,“您就不必亲自出马了,还需要补六味地黄丸的小子,我一个能撂倒他十个都不在话下!”


 


“就你?你可拉倒吧!”狗腿子三号捧了一瓶冰红茶,“枫哥,他不回应你的战书,这是赤果果的看不起你啊!你咋能不去呢?河东河西十五所高中的兄弟们都看着呢!”


 


狗腿子四号没说话,直接用手里的芬达泼了三号一脑袋。


 


胡亦枫啧了一声,有点可惜。他是想喝芬达的。


 


“行了,你们都别吵了。”他从石凳子上跳下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雪碧,拧开灌了一大口,“三号说得对,河东河西多少人等着看热闹呢,咱们代表河西七校十二院不能输了阵。他不接战书,我们就找上门儿去不得了。”


 


“看看,看看!”三号嘚瑟了,“枫哥听我的了!”


 


“山不就我,我去就山,枫哥英明!”四号说。


 


胡亦枫满意地挥挥手,“行,那就星期五晚上,叫上五六七,咱们一起去会会这个黑脸小霸王邬童!”


 


 


03


 


而邬童刚从一场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的大梦里醒过来。


 


因为白舟代课,他一个星期没写语文作业,突然听说明个老巫婆要回来了,于是他补了一夜的语文练习册。熬夜伤身,还把他给熬得有点着凉。


 


河东小霸王邬童不顾身体熬夜写语文作业,说出去都没人信。


 


感人肺腑。发人深省。


 


所以他也没打算跟这群点火星子就燎原的八卦分子说实话。


 


可是一醒就看见桌子上两大盒六味地黄丸这种事,小霸王是决计忍不了的。他把盒子在桌子上一摔:“谁的?给我拿走!”


 


 


后座的焦耳吓了一跳,伸头看了一眼,以为邬童在羞涩,于是很懂地拍拍邬童的肩膀:“都是男人,别怕,我谁也没告诉。”


 


然而河东河西十五校弟兄们全知道了。


 


这一点邬童暂时还不知道,所以他选择了原谅他。焦耳乐呵呵地趴过来问了句感动不,被邬童塞了一嘴六味地黄丸。


 


“窝艹乌龙栗干森摸呜呜呜呜——”焦耳含混不清地控诉着,一阵风一样地窜出去找地方吐了。


 


还不算很虚胖。邬童想。


 


他对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还没有一丝的预感。


 


 


第二天中午,邬童戴着个口罩满头乌云地站在小卖部里挑饼干。他被感冒折腾得毫无食欲,绕了一圈拿了瓶芬达就打算回教室,出门正好撞上个流里流气的饺子头。


 


其实饺子头长得不错,只不过我们小霸王今天不高兴,看谁都不顺眼。


 


“老板,来瓶芬达!”胡亦枫嚷嚷。


 


“没啦!”老板热情地回应,“最后一瓶在那个口罩小帅哥手里呢!你要不换瓶雪碧吧?”


 


“我不愿将就。”胡亦枫说着一回头,就看见个毛茸茸的后脑勺,顶上两撮毛晃晃悠悠往外飘。他迈开长腿追过去:“嗨,哥们儿,你这最后一瓶芬达让给我行吗?我请你喝两瓶雪碧。”


 


邬童从口罩上方晲了胡亦枫一眼,“不换。”


 


“牛逼啊你。”那一眼瞥得胡亦枫浑身不爽,眼见那人要往外走,冲一二三挥了挥手,一二三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堵了过来。


 


邬童头也没抬,扫了一圈四个人的脚,眼角飞出了点不耐烦的情绪。“好狗不挡道。”


 


“嘿我说你丫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二号横起眉毛:“我们老大是给你脸懂不懂?识相点就把芬达交出来,我们兄弟几个饶你不死。”


 


邬童被感冒憋出的火蹭蹭蹭地快要控制不住了。


 


他一记眼刀杀出去,愣是把二号吓退了一步,嗓音又压低了两度:“你老大的脸还是自己留着吧,省得以后出门没脸没皮的吓着人。”


 


一二三顿时火冒三丈,冲上来打算给他个教训,被胡亦枫拦住了。


 


胡亦枫颇为赏识地绕着他转了一圈,眯着眼思考了几秒,问:“挺有种的啊小子,有没有兴趣跟我混啊?”


 


邬童坦荡荡地直视着胡亦枫,写了一脸的“没有。”


 


胡亦枫不以为意地耸耸肩,“那就交个朋友吧,我叫胡亦枫,河西白面小旋风胡亦枫,你应该听说过我吧?”


 


 


04


 


一,这么羞耻的外号都说得出口?


 


二,白面小旋风,也并不是很白,所以我为什么是黑脸小霸王邬童……


 


三,妈的你谁啊,为什么我应该听说过你啊???


 


这些话邬童没说出口,毕竟他今天身体不适,一挑四可能体力不支。不过胡亦枫也没有继续为难他的意思,转头对一二三说:“一瓶饮料算什么?我认识个兄弟也是值得的!去,给我买瓶雪碧去!”


 


一号蹭地飞了出去,胡亦枫这才又走过来,蹭蹭邬童的肩膀:“你这么牛逼,你应该认识邬童吧?”


 


邬童眯起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点点头。


 


“真的???”胡亦枫兴趣大增,俯着点身子凑到邬童面前:“哎哎,那你说,这人是真的虚吗?他应该没你牛逼吧?你俩打过吗?”


 


还没等邬童回答胡亦枫就又自顾自地说:“既然咱俩是兄弟,那我实不相瞒,这次我就是带人来找邬童一决高下的!我早就听说这人傲得不行眼里没人,仗着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八横行霸道,挖墙脚打劫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我这次就来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哎你还没回答我,他到底虚不虚啊?天天都喝六味地黄丸吗?”


 


……焦耳,你xx的死定了。


 


邬童盯着胡亦枫的脸看了一会,伸出手把口罩往鼻梁上面扯了扯,说:“.…..你带这三个人过来,肯定打不过他。他一点都不虚。”


 


“这么厉害呢?”胡亦枫瞪大了眼睛,回头跟三号说:“给四五六七打电话,别让他们在河边喝茶等信儿了,赶紧都过来支援!”


 


嘱咐完了他又扭回头来对邬童说:“听你这口气你跟他干过架啊,肯定有仇吧?咱们一起吧,我们几个加上你,对付邬童肯定就没问题了!”


 


邬童考虑了一分钟,然后点了头。


 


他看见焦耳跟谭耀耀他们一群人正从教学楼里欢乐地往小卖部跑,顿时牙根子开始痒痒,想起那句“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二百八”,于是他指着焦耳非常不厚道地说:“那胖子就是邬童。”


 


 


05


 


乖乖。看起来确实很有精神,块头够大,小弟众多,不好打。


 


等四五六七都来了,气势足了再说吧。胡亦枫这样想。


 


“那我们先走了,等下午放学的时候再来堵他。”胡亦枫对邬童说。侧着脸看过去这小子有一双挺好看的桃花眼,睫毛像小扇子似的,口罩底下的鼻梁挺秀得像个混血,没想到还有长成这样的混混。


 


“哎,都是兄弟了,你把口罩取了我看看呗。”胡亦枫突然说。


 


不过他几乎都能预料到这家伙的回答了。


 


“不。”


 


……果然。


 


唉,算了。说不定就像古代的兰陵王一样,作为混混长得太可爱不合适,所以搞了个口罩来装脸面。胡亦枫也没再说啥,带着一二三走了。


 


走出去二里地他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这位兄弟的名字。


 


 


邬童拿着芬达回到教室,没一会儿焦耳就回来了,捧着一包干脆面吃得咔嚓咔嚓的,那动静十足的老鼠。


 


邬童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败给了善良的本性,转过身对焦耳说:“你今天晚上最好跟陶老师白老师一起走,否则要是出了大事,别怪我没提醒你。”


 


焦耳:“???陶老师要对白老师做什么吗?”


 


邬童摇摇头,没再说话。他想起那个饺子头胡亦枫,人还挺有意思的,就是脑袋缺根筋。


 


 


放学时焦耳死皮赖脸地夹在了陶西白舟和安谧三个人中央,支愣着八卦天线随时准备收集第一手材料。


 


刚出校门他就注意到了门口的一群人,为首的饺子头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卧槽!!!这人长得,跟河西七校十二院白面小旋风胡亦枫的照片一毛一样!!!


 


啊啊啊差点忘了!!!今天不是他约战黑脸小霸王邬童的好日子吗???!!!


 


诶话说这几位朋友你们为什么用这么凶的目光盯着我看……


 


焦耳满心疑惑,实在控制不住想过去要签名照的念头,于是对老师们说了句:“老师等我一分钟!”就飞扑到胡亦枫面前,星星眼抱住了胡亦枫的大腿。


 


胡亦枫and一二三四五六七:这走向好像有哪里不对???


 


“你是来找邬童决战的对不对!!!”焦耳激动地说,“你是胡亦枫对不对!!!你好我是月亮岛八卦社社长焦耳很荣幸认识你请等我把摄像头打开我想采访你几句……”


 


胡亦枫就听明白了这货叫焦耳,不是邬童。


 


 


还没等他理清头绪呢,就看见一个单手插兜一脑袋毛茸茸的家伙从他面前晃悠过去,懒洋洋地跨上了一辆山地自行车,把随身听的耳机塞进耳朵。


 


之前没觉得,现在看着咋感觉不像好人呢?


 


胡亦枫心里有些不太令人愉快的念头。他指着那家伙的后脑勺问焦耳:“这小子,叫什么名字?”


 


焦耳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山地车上的家伙拧过头来挑了挑眉,非常酷地扯下自己的口罩,露出殷红的嘴唇和坏笑时冒尖的虎牙。


 


“邬童。”


 


 


然后绝尘而去。




焦耳看着大侠潇洒的背影激动万分,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新一期《喋血双雄》了。



预知后事如何。











我好像说过我是个起名废,别笑我……


好了至今我用过的配角名字有: ABC DEF 一二三四五六七 小林小方助理 A哥C姐 …… 等


完美。

评论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