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众人皆孤独(上)

熊吉的贴纸:

* 模特千×学生凯
* 两发完结
* 禁止上升


平稳前进的车子从一盏盏路灯下穿梭而过,夜幕的阴影投射在玻璃上,摇晃着明明灭灭。


  驶离了车水马龙的大道,车子在略僻静的住宅区外停下。副驾驶上浅寐的易烊千玺缓缓睁开眼睛,拽过背包起身下车顺便反手关上车门,连带着隔绝了车内王源的絮絮叮咛。“知道了,我会好好休息。”他弯下腰对着车玻璃做口型,挥了挥手作告别示意。


  被闪光灯晃了一整天的眼睛虽然干涩,但在微微夜风的吹拂下也算舒适了些。目送王源的车融入夜色,易烊千玺这才慢慢地迈开步子。


  拜繁忙的工作所赐,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回过这里了。原本也算不上熟悉的街边多出一家24小时便利店,崭新光亮的装潢很是明显,吸引着来往人群的目光。按了按自己空荡的胃他踏进店门,本着的是对自己身体负责任的态度。


  店面不大却整洁,货物倒是丰富得也不缺什么。作为唯一客人的易烊千玺四下打量了一圈,拿起份快餐走去结账。


  柜台后站着一个年轻人,同样也是唯一的店员,正低着头认真地往汤料里放着关东煮,仿佛从未察觉有人进了店门。易烊千玺也不说话,直到关东煮的浓香四散,才屈指敲了敲柜台。


  虽然他明显放轻了动作,但店员还是被吓了一跳。他只看着一双被熏红的桃花眼从水汽中抬起,茫然又无措。


  “抱歉……”店员拿过快餐扫码,动作有些慌乱的生涩,“只有这个对吗?天气冷,我为您加热一下。”


  易烊千玺倚着柜台点头,目光半垂着停留在空中静了几秒。“那个……不好意思,”他听见声音,用的是小心翼翼却颤抖的语气,“冒昧地问一句,您是……Jackson吗?”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带着妆的脸上并没有口罩遮挡。疲惫使人松懈,他明确了这个认知后就抬起了眼,直视着对方又点了点头。


  店员蓦地睁大眼睛,巴掌小脸上的表情因为易烊千玺的肯定变得更加生动。“真的是你……”他略显紧张地搓着袖口,两颗小虎牙在粉色的唇间若隐若现,好似下定决心却也只说了几个字,“我……我特别喜欢你,加油!”


  这下轮到易烊千玺恍惚了。这小粉丝,真白,真好看。他想着,也像是被面前人感染了一般微笑起来:“谢谢。”


  被笑容所鼓励的小粉丝一个愣怔,微波炉加热完毕的“叮”声适时响起。他懊恼地转回身,将快餐取出装进袋子。易烊千玺看着他慢吞吞的动作感觉好笑,伸手去接却不想袋子在半空中停住。小粉丝坚定地和他对视,目光里有十二万分的诚恳真挚:“工作辛苦了,还请照顾好自己。”


  “好。”他也郑重其事地答应,梨涡跑出来管也管不住。眼看小粉丝又傻傻地呆住,他赶紧说了句再见拎着快餐转身离开。


  走进小区,上楼,开门。惨白的灯光打亮,更显得没多少装饰的简修房空空荡荡。易烊千玺在沙发上坐下,打开电视换到一部喜剧电影,音量调大,在吵闹声中安静地把温热的快餐吃完。


  洗过澡,浑身筋骨舒展像是轻松到断开。他躺上床闭了眼,照例将今天的事情与疲惫感一同抛到脑后。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午后。想到厨房里空荡的冰箱,易烊千玺挣扎很久还是起床把自己捯饬了一下准备出门买菜。在刷牙的过程中他猛然想起昨晚好看的小虎牙粉丝,不由得惊讶于这人留下的印象竟然抵抗住了自己的忘性。


  于是他在经过便利店时拐了个弯进去,意外地发现柜台后是个中年男人。同时也得知,那个巴掌脸桃花眼的小粉丝的名字叫王俊凯,是某大学音乐系的学生,课余时间会在这里兼职夜班。


  怪不得声音也好听……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已经得知了不少信息的易烊千玺后知后觉地在心里耸耸肩,挥动长腿又踏上了通往超市的道路。


  囤满冰箱后易烊千玺过上了宅居生活,其间除去经纪人王源时不时打来向他安排接下来工作的电话,基本可以算得上宁静清闲。


  但他还是时不时地会想起只有一面之缘的王俊凯,明知道他就在站小区外的便利店里乖巧地对着每个顾客笑,竟也懒得出门去见见。


  他只是长得好看而已。自认颜控晚期的易烊千玺瘫在沙发上,手里盘着的核桃间或一轮响声清脆。……可是他也太好看了,特别干净的那种。


  短暂的假期结束,易烊千玺又开始了繁忙的行程。连轴转的日子不仅复发了他的口腔溃疡,游走在各色人物中的压力还使他最新的杂志封面里愈发增添了别人口中的矜贵气质。


  他时常觉得冷,拍摄间隙无论王源给他披上多少件大衣都不顶用。每次回看摄影师镜头里的自己,都有着眉宇间尽是冰霜的错觉。


  而这分明的糟糕状态却更受时尚界人士的欣赏,一时间走秀写真的邀请络绎不绝。直到有天裹着棉大衣的易烊千玺在某个时装周的后台皱起眉头:“我累了,王源儿。”


  正在查看行程的多年好友停下手里的动作,黑白分明的杏眼看向他,不说二话:“行。”


  飞机在傍晚抵达,回到小区已是半夜,天早黑下来,衬得路边的便利店愈发显眼。熟门熟路地进了店,易烊千玺抬起帽檐,恰好碰上了特别干净好看的小粉丝店员值班。


  “你来啦……”这次他没有低着头,因兴奋而明晃晃的眼睛弯成长长的月牙,“Jackson,我刚买了你最新的杂志哦!”


  易烊千玺看他在包里翻动什么,最后宝贝地捧出本崭新的杂志,封面上一身黑色风衣的模特正是自己。“你拍过的所有杂志我都有!”他自豪又赧然地摸索过一支笔,“能帮我签个名吗……上次实在太紧张都忘记了……”


  十分自然地接过笔,易烊千玺在扉页上行云流水。“后来我找过你的,你不在。”他签完“Jackson Yee”又写下四个汉字,“我的名字。”


  “啊,老板对我说过……”小粉丝的颊边染上可疑的羞色,局促地只能盯着那几个字使劲儿看,“易……易先生,我叫……”“王俊凯,我听说过了,”易烊千玺突然很想捏捏他泛红的耳垂,“一直以来,谢谢你的支持。”


  易烊千玺把他的名字说的极慢极柔,如同在确定什么,目光平稳深长得令王俊凯几乎站不稳。他无意识地抚着杂志封面,指尖都发白:“千万别这么说……易先生实在太优秀了,本人比照片里还帅气的多。”


  “是吗?”易烊千玺觉得有趣,行事低调的他还是第一次直面地了解粉丝的想法。正巧这时有别的顾客进了门,他便将帽子和声音一同压低了凑近些:“为什么这样说?”


  下意识地向后退步,反应过来了急忙也往前凑凑,等距离太近又开始不知所措地舔唇。“以前,我从未见杂志写真里的Jackson笑过,”王俊凯看着自己在易烊千玺琥珀色眸子里的倒影,总算是红透了脸,“……而易先生笑起来却这么好看。”


  他的几缕发丝因为呼吸而飘荡在轮廓并不分明的脸颊边,满是憧憬的神情配着磁性音色听得易烊千玺的胸口都是暖洋洋的。可爱死了,他一个没忍住就伸手揉上了他的脑袋,低沉的嗓音沾染了笑意:“……是吗。”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偶尔碰面也算得上熟悉。王俊凯还是固执地喊他“易先生”,易烊千玺开玩笑说只不过大三岁这样是不是把自己叫老了?王俊凯一本正经地回答这是迷弟对于男神的敬意。易烊千玺便也随他去,只是在每晚临睡前回想刚刚度过的一天时,总觉得有什么抽象的东西在与心脏渐渐分离。


  那天若不是手机铃声一大早就响起,易烊千玺恐怕真的会忘记自己的生日。电话里王源的声音在嘈杂的背景里依旧清朗,送上生日祝福后他疯狂吐槽起自己因为私自决定给易烊千玺放假所以无限推迟了已经安排好的工作,而被自家老头子狠狠地嫌弃了一顿。


  易烊千玺听得丝丝感动,迅速进行安抚:“什么都不说了源儿哥,改天我请客,如果还有需要,我绝对亲自上门向王伯父赔罪。”


  “得了吧,老头子从小看你长大,瞅着你比我还亲。这次发火只是怪我累着了你……”王源无奈叹气,“不过说真的,你休整好了可得回来啊,源哥我在公司还等着你给长脸呢。”


  贫了几句挂掉电话,易烊千玺拈起手边蘸饱了墨的毛笔,在展平的宣纸上落下一撇一捺。


  整个上午电话短信收到了挺多,来自关系或近或远的人的祝福也听了不少。易烊千玺写完字,自己做了午饭随便吃几口,就坐上躺椅晃晃悠悠,揣起王源用顺丰送来的长串佛珠仔细端详。不久短信铃声又响起,不经意的一瞥却让他停下了所有动作连呼吸都放轻。


  几个小时后易烊千玺走出小区,寒风肆虐中他眯起眼睛明晰了不远处的红色跑车,以及车边的窈窕身影。他竖起外套衣领,不急不缓地迎上她的目光:“Kelly,好久不见。”


  “准确地来说是三个月零六天没见了,生日快乐,Jackson。”披散着波浪长发的女人妆容精致,说话时微微抬高下颌,一派名模自带的傲气,“很抱歉在今天提出这样的建议……”她顿了顿,努力维持冷静的语调:“作为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分手吧。”


  悄然攥紧腕间的佛珠,易烊千玺平静的神色终于有所动摇。“别闹,”他下意识地想要挽留她,露出笑容伪装戏谑,“我可以不接受吗?”


  “但这确实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Kelly的脸色苍白,茫茫雾气从她轻咬的唇边漾开,眼波流转间竟透出几分悲悯,“我爱过你,Jackson,全身心的。”她上前一步抱住他,依偎在他胸口:“可我也知道,对你来说,我的存在并没有特别的意义。”


  “我看得到你笑,看得到你在摄影棚多变迷人的每一面……可是我不懂你,如同我不懂你刚刚为何没有主动拥抱我一样。”


  “所以,也不必互相牵挂。到此为止了……也许只有我一个人会遗憾。”


  僵直的身体松弛下来,易烊千玺抬手紧紧环住她单薄的背。迟钝地发觉到她还穿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件红色大衣,他突然就回想起那年王源签下他时所说的话。


  “……你从不吝惜自己的笑容,但相反的,孤独才是你骨子里的东西,”贵为知名模特公司董事长公子的王源把合同拍在他的面前,用着一贯笃定的语气,“你有多么得天独厚的条件啊,千玺。”


  你早就把我看透了,王源儿。易烊千玺不合时宜地想着,一边眼睁睁看着Kelly钻进车里绝尘而去,妩媚的桃花眼水波晶莹却没在他面前掉下一滴泪。他孤孤单单地怔了好久才转过身,一眼却看见便利店门外的王俊凯,几天没见他瘦了不少,望着这边鼻尖通红像是伫立多时。


  易烊千玺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于是勉强地对他笑笑,走过去沉默着在便利店靠窗的高脚凳上坐下,只觉得右掌心被坚硬的佛珠硌得生疼。自觉尴尬的王俊凯从保温箱里拿出一罐牛奶放在他面前,踌躇一阵开了口:“那是Kelly吗?我在杂志上见过她……她可真漂亮。”


  “……嗯。”本没有期待得到的回复声却响起,易烊千玺捧起牛奶,嗓音沙哑,“特别漂亮。”


  他的眸子如夜空一般深沉。王俊凯辨不清有多少情绪混杂其中,或许是几种又或许根本没有,他只知道自己心脏咚咚跳得起劲却有个角落空得发疼。


  “我是喜欢她的,”他又听到易烊千玺自言自语道,带着一点点不甘与自嘲,“大概……也只有喜欢而已。”


  柜台处有顾客在等,王俊凯压了压心口的莫明情绪,转身去履行本职工作。偶尔确认易烊千玺还坐在位置上,那侧脸如自己无数次在杂志上欣赏过的那样,剑眉英挺,线条利落,即使在略显颓废的此刻也耀眼得不可思议。


  不多时他再抬起头,耀眼的人已经站在他面前,晃了晃手里的牛奶:“付账。”王俊凯摇头:“请你的,我会记到自己的账上。”他的眼神乱飘,猛然看到了背包里精心准备的礼物盒。


  “生日快乐,易先生,”他抽出盒子,犹犹豫豫地递给易烊千玺,“不仅是今天,而是一整岁……都要天天开心。”


  “谢谢你。”他看的很清楚,易烊千玺这次没有像以前一样对他露出整齐的牙齿。他只是接过礼物微微颔首,用那种模糊不清却令人失神的眼光将王俊凯整个笼罩:“谢谢。”


  隔天易烊千玺照样来到店里,一见到王俊凯就凑上去:“谢谢你的膏药,特好用。”


  “是吗,没有被易先生嫌弃真是太好了。”王俊凯正弯着腰点货,悄悄扫了一眼神态如常的易烊千玺,对方却好像对他手上的进货记录感兴趣。


  “小凯竟然知道我腰上有旧伤,还记得我的生日。”看够了进货记录的易烊千玺倚上货架,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这个啊……”刚被一声小凯叫热了耳根的王俊凯又被他的疑问逗着了,“是粉丝的基本修养,易先生怕是从来没有追过星吧?”


  易烊千玺看他抿唇秒变叉烧包,便也淡笑:“可腰伤是我做模特之前的事,此后再没提过,你也知道?”


  王俊凯不笑了。他低头摩挲圆珠笔杆,干燥的薄唇合了又启,小声嗫喏:“因为,我很久以前就喜欢易先生了……从第一次看到你跳舞开始。”


  虽然早已有所猜测,但真正听到这种话从王俊凯嘴里说出还是很令易烊千玺愉快的。他催促着王俊凯点完货然后一同在窗边坐下,勾起唇角任由兴奋的小粉丝绕着他问东问西,并耐心地给予解答。


  “……不再跳舞确实是因为腰伤,积了那么多年最后实在扛不住。后来慢慢养着,倒也挺好。”他把玩着佛珠面向窗外,“现在的工作虽说累,但也不需要像以前那么拼命了。”


  “为什么不笑?我是很爱笑的,只不过跳舞的时候为了酷,做模特以后是为了赚钱。大牌摄影师都喜欢性冷淡的脸。”易烊千玺轻描淡写地讲述,倾听者却皱了皱小脸。“我倒觉得不是这样,”王俊凯托着腮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气,“易先生就是该应该作出那种表情的人……摄影师一定是这么认为的。”


  易烊千玺承认王俊凯总能让自己惊诧,正如此时他眨巴着眼的无心之言。“也许是吧……我都回答了这么多,现在轮到小凯了,”他回避了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伸手去捏王俊凯明显消瘦的脸颊,“是不是最近太累?都没肉了。”


  捏在脸上的力道很温柔,王俊凯想躲却没舍得。“兼职时间长了会有点累,”距离近到闻得见那人指腕间淡淡的檀香,王俊凯由衷地开心起来,“但是可以经常见到易先生啊,这些都不算什么的!”


  还像个少年的青年笑得很甜,甜得易烊千玺的心都麻酥酥地软了一块儿。“傻子,”他收回手,觉得喉咙有点发干,“学声乐的还这么累着,要不要你的嗓子了?”


  回到家,易烊千玺先是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反思自己这几天状态是不是不太对,心脏与什么东西分离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却又有某种感情拼了命要挤进身体里。


  痛定思痛后他认为都是闲适生活惹的祸,于是一个电话打给王源要求复工。在得到王源激动万分的回复“我在外地有事等后天晚上回去接你然后咱兄弟一起飞”后,终于稍稍放下了心。


  可他还是时常琢磨王俊凯的事。人家年纪轻轻一个大小伙子为了自己,白天上课晚上还上班熬整夜累得原本最精神的桃花眼都不亮了……挺心疼的。


  他练字的时候想,盘核桃的时候想,就连做饭的时候也在想为此还把粥烧糊了。想到最后,连他也分不清自己是在想事还是在想人。


   一纠结就纠结到了复工时间,前脚王源刚给他发微信说自己马上就到,后脚他就收拾收拾东西出了门,跑去便利店把一个信封推到王俊凯面前。“……易先生?”


  “我又得去工作了,不知道多久才会回来。”手肘撑着柜台,易烊千玺肆无忌惮地散发着对粉丝来说杀必死的迷人魅力,“想请你帮忙维持一下我家的卫生,你可以随时来住,除了出租出卖以外可以随意处置里面的东西。我会付你薪水,所以辞掉这里的工作吧。”他对着完全傻掉的王俊凯双手合十,眉眼带笑梨涡深陷:“钥匙地址手机号都在信封里……我只信任你,拜托了。”


  静静消化了几秒钟,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大脑的王俊凯掐了掐自己的手背:“可、可是我……”“你答应了,我知道。”易烊千玺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隔着柜台给了人一个拥抱,“谢谢你,小凯。”


  易烊千玺走出门带起一阵风,迎头便碰上了站在路边的王源。这位经纪人探头望望店里目光一直追随着某人背影的王俊凯,又瞧瞧因为计划通而得意的某人,迅速打开车门把他丢了进去。


  老司机王源有车里不开灯的习惯。像是看不惯只有各种操作的标志能发出少量微光,街道两边的景物也出了把力为车内添上斑斓的色块。全身心放松下来的易烊千玺跟着车载CD哼起一支旋律绵长的老歌,拿起手机查看王源发给他的行程安排。


  “哟,看来易大佬心情不错,”王源在红灯前踩下刹车,“可我怎么听说,你和Kelly分手了呢。”“嗯,传的这么快?”易烊千玺继续看手机,没有抬头。


  手指敲打着方向盘,王源耸了耸肩:“其实也没怎么传,只是她通知过我了。”他用眼角余光瞥见故事的主角终于把眼睛从屏幕上移开,望向了前方的空气:“你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王源颇为遗憾地笑笑,“你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劝过她说你们根本不合适。但这姑娘是真倔,也是真喜欢你,瞧,可惜了吧。”“是我辜负了Kelly,”易烊千玺低声道,缓缓瞟向他,“你当初怎么不劝劝我?”


  绿灯亮起,王源眯了眯眼发动起车子。“人家也没怪……还用我劝?你原本就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你倒是挺疯啊,”他有意吊起易烊千玺的胃口,“刚才店里那小男孩,我觉得行。”“我一直都挺……滚,”易烊千玺一时没绷住,笑骂一句,“以你对我多年的了解?”


  “以我对你多年的了解。”王源一字一顿地重复着,还是那十成笃定的语气。


  接下来的一个月,两人焦头烂额地穿梭在乱节奏的行程里。通常是王源冲锋在前,几个电话或几句谈笑间就拿下一份份工作丢过来,易烊千玺负责接收。


  “我说源儿哥,”候机中的易烊千玺在口罩下打了个哈欠,揉了把沾满发胶的头顶,“就你这业务能力,估计再有十个我也不够使唤的。”“可闭嘴吧弟弟,你以为那十几天的假是白放的?”王源冷冷一笑合上杂志样刊,指尖在封面上的易烊千玺颈间一划,“赚不回来的话,你给我等着。”


  当然,这种生活也熟悉得自在。另外也并非没有高兴事,比如说易烊千玺在拍摄间隙收到了王俊凯的微信好友申请。


  “易先生!我已经辞掉工作啦,对于你家的卫生情况还请放心,我会努力的~”


  “可真是挺意外的,易先生的另一面……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来到了退休老干部的地盘呢哈哈哈。”


  “房间里的东西我都有仔细收好哦,不过昨天整理得太久所以在客房借住了一晚,果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易烊千玺一次一次地戳开有着鲜红小圆点的路飞头像对话框,看得心情大好甚至在正式拍摄时都带上了似有若无的笑意。


  “工作要记得休息,天冷注意腰伤还有保暖。啊说这么多易先生是不是该嫌我烦了……”


  “易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想你了。”


  在场的工作人员和圈内人都将惊讶的眼光投向满面春风的易烊千玺,一部分相互讨论从前那个高贵冷艳的Jackson是不是生了什么病,另一部分则沉浸在他的和煦笑颜里无法自拔。被无数人询问的王源再也看不下去,鄙夷地往他腰后塞了个抱枕:“哥们儿哎,你的俩梨涡现在能淹死人知道不?”


  “不知道,”忙着聊天的易烊千玺懒得看他,一句“小傻子”带着一个红包发了出去,“淹死你了?”


 “……妈卖批。” 无辜被怼的王源在众人围观下艰难地保持微笑,“易烊千玺你变了。”


  年底之前终于差不多补完了前些日子落下的工作,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王源松了口气,满意地一挥手就带着自家好兄弟兼摇钱树飞回了公司总部。而易烊千玺从脚踏大地的一刻起就满心地想要见到自己的小粉丝,看他露着小虎牙暖洋洋地对自己笑成向阳花。


  然而下一秒走得飞快的他就被身后的王源拽住,接着被强制带往公司出席年底总结大会暨晚宴。


  易烊千玺自然知道这种场合无论他如何都得去露个脸,一方面是为了给王源壮声势,另一方面必须去向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王董事长也就是王源的父亲道个谢。于是他叹着气,不情不愿地在公司更衣室里脱下外套换上正装。


  晚宴时间。易烊千玺端着高脚杯行走在一众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中,尽量避免出风头却事与愿违格外显眼。他礼貌地接受着各位同事或竞争者的敬酒,同时关注着身边应对各方来客却轻松自如的王源,心中虽暗骂奸商,却也有意护着他。


  一圈下来易烊千玺只觉得乏味至极,很明显王源近来的地位有所稳固,人人都对他挺客气。易烊千玺现在算是完全理解为什么本应专心打入公司领导层的王源非要兼任自己的经纪人,大概是想证明他王源向上走靠的是能力而并非父亲。


  这家伙从小就精明得过分……还是小凯比较可爱。易烊千玺无意识地盯着王源,表情不自觉地柔和下来。小凯,小凯,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回来了……他在做什么呢?


  正在松领带的王源忽然觉得身旁一阵凉意,转头就被易烊千玺如同偶像剧男主角的目光看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走吧走吧,不需要你了,”他夺下自家发小手里杯子把他拽向大门,“源哥都快被你恶心死了。”


  易烊千玺好笑地任王源拽着,从他故作嫌弃的表情里找出了一丝关切与纵容:“谢了,撑住啊兄弟。”


  取来自己的外套和背包,易烊千玺却开始在公司门口徘徊。在前台小姑娘好奇的注视下,犹豫半晌的他掏出手机,不多时一抹白色的修长身影便从街边的重重树影中显现,丢下共享单车跌跌撞撞地向他跑来。


  “易先生!”王俊凯仰着笑得皱巴巴的小脸,一头撞过来被易烊千玺下意识地抱紧,高兴得像是除了名字什么也喊不出来。


  心心念念的暖源就在自己怀里边喘边笑听得易烊千玺浑身发热,白色羽绒服帽边的绒毛又搔得他心头发痒。他慌乱地将这一切都归结于晚宴上下肚的酒,却怎么也不愿意放开手:“……我回来了。”


  今天易烊千玺的刘海被撩起来定在一侧,配上正装更衬得他英俊挺拔气质如玉。从他怀中挣脱的王俊凯为自己刚刚的莽撞羞红了脸,但目光还是止不住地往男神身上飘。“我们骑共享单车回家好不好?”易烊千玺捡起为拥抱王俊凯而丢下的外套和包,拍了拍上面的尘土。


  “不行,易先生喝了不少酒吧,”王俊凯伸手去探他额头上的温度,“感冒就不好了……把外套穿上啦。”


  后来两人还是打车回了易烊千玺的家。一进门整洁万分井井有条的屋子让易烊千玺简直不敢下脚,而王俊凯却不以为意径直把他推进卧室按在床上。


  原本还活蹦乱跳的易烊千玺刚一躺下,疲惫感就翻涌而上累得不想动弹。他眯起眼睛看着试图给他脱衣服的王俊凯,心想不是吧这是什么展开?


  单纯的王俊凯又怎么会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认为男神喝多了而自己在帮他换衣服。只是因为易烊千玺的灼热呼吸喷洒在他脸上弄得他有些紧张,忙活了半天也没脱下来倒是把自己急出了一头汗。


  “呃……其实我没醉,可以自己来的。”易烊千玺明白了他的意思稍稍有些失望,终于还是给了提醒。但这话听在王俊凯耳朵里却像是自己的行为让人家尴尬了,于是他后退一步垂着手有点委屈:“那……那我走了,易先生好好休息……”


  身体反应快过大脑,易烊千玺还没来得及考虑就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握住王俊凯的腕。“别走啊,”眼圈因酒精作用而发红却依旧清明得过分,他笑出了只有在工作时才得一见的痞气,“那我醉了。”


  如同一朵烟花在脑袋里绽开,从发丝到指尖都在战栗。王俊凯耳边轰鸣,沦陷得心甘情愿。


  TBC.

评论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