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良辰美景

千欤:

警察凯 X 公子千


丧尸背景


无可上升 X 3


--------------------------------


 


王俊凯埋头在一群资料里绞尽脑汁的想怎么把报告写的更漂亮一些,好让年终奖满满当当的的时候,一直被他调笑着喊老妈妈的宋芸直接把一人扔到了他面前。


 


“哎呦,谁又惹我们老妈妈生气了?”王俊凯带着点调笑的口吻把资料往旁边一推。


 


其实宋芸是整个警局里年龄最小的,刚毕业就进了警局,是当地警署大学的高材生,虽说是个家里娇生惯养的孩子,但做事事无巨细,真要冠上雷厉风行的帽子她也能给摆正的稳稳当当。宋芸第一次到这里报道的时候,一办公室整天和凶杀案死磕的长期没有温情滋润的汉子迅速把王俊凯作为老大的位子给挤下来了,美色当前,当然要服从组织安排。王俊凯有时候就说他们这和尚庙里误入了一小女孩,宋芸就跟古代风云场所的老妈妈一样,养了他们这么一群水灵灵的汉子。王俊凯在这么说的时候,宋芸直接把手里的化妆镜往他面前一推,镜子里的他蓬头垢面,衣服上沾满了外卖的油渍,当时他们正为了一个凶杀案焦头烂额,已经不眠不休工作好几天,自然没有时间整理仪表。王俊凯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抬手把宋芸整理干净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嘴里不服输的吼了一句他天生丽质。


 


宋芸耸耸肩膀,抬眼看了一眼被她扔过来的人,“这小子,醉酒驾驶。”


 


“我说小芸子,”王俊凯往椅背上一靠,“你真当我们这是解决邻里纠纷的居委会还是惩治城管乱执法的民警集合地了?什么时候醉酒驾驶也划归到刑警管辖范围内了?”


 


宋芸压低了声音凑到王俊凯耳边:“醉酒驾驶是小事,关键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事,家里背景硬,地方怕得罪人,就给报上来了。”


 


王俊凯听完宋芸这句话,才把目光悠悠地停在了易烊千玺身上。


 


一看就是玩世不恭的富家少爷,接触到王俊凯打量的目光,他反倒坦然的走近了点,眼睛里也掺了点笑意,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堕落潦倒的资本主义剥削意味。


 


“行了行了,我来治他,”王俊凯把手里写了一半的报告扔给宋芸,“你把这份报告写完。”


 


“行。”宋芸爽快的接过被王俊凯蹂躏的不成样子的词藻组成的半吊子报告,踩着冬天警署里配的大厚棉鞋,走的顾盼生姿的出去了。


 


“说说吧,这事儿你预备怎么解决啊。”


 


王俊凯抬眼对上了易烊千玺的眼睛,对方的眼睛是潋滟的琥珀色,好在现在还是带着玩世不恭的意味,要是真往里掺点委屈的色彩,王俊凯暗自想,他指不定真得缴械投降。


 


真祸国殃民。


 


“我说大叔,你以为我想在您这蟑螂都不愿意过来坐坐的地方歇脚啊。”易烊千玺蹙起的眉头里明显带了点嫌弃。


 


王俊凯的火噌的一下冒上来了,你们能在外面夜夜笙歌纵酒游戏人生还不是他们这些工作者夜以继日的奉献自己换来的,他直接站起来一巴掌拍在面前站着的少爷脑袋上。


 


要说易烊千玺这小少爷,养尊处优这么多年,打架不在少数,但讲究的都是拳头对拳头,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直接用巴掌呼上他脑门,满满的流氓气偏偏还带着带长辈教训的意味,直接就把他给打懵了。


 


“怎么说话的呢?什么叔?我看你也就二十出头,承蒙岁月眷顾,我也就比你大个几岁,虽说整天被剥削的有点往三十靠的意思,但是喊一句哥你能把你噎死吗?”


 


“能。”对方坦然的回答了王俊凯的问题。


 


王俊凯拿过宋芸一并扔在桌上的驾照看了一眼,然后抬手揪起对方的衣领,“易烊千玺是吧,你嫌弃我这办公室脏,我还嫌弃你身上那股子资本主义味污染我这一亩三分地,赶紧给我滚回家。”


 


“不罚我了?”易烊千玺有些愣怔,他的衣领还被王俊凯揪着,整个人被迫着和他对视,他这才注意到对方满脸倦容的神色下,藏了双魅惑的眼睛。


 


“哪能不罚,”王俊凯松开他的衣领,无比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被你撞那人也没什么事,不过是上面最近抓的严,所以把你提溜回来走个过场,赔偿费到位我这里还真是容不下您这方神明,行了赶紧走。”


 


“我车被扣了。”


 


“难道你家缺个司机?你手机不能用?你那帮狐朋狗友呢?”王俊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一口水噎在嗓子里。


 


“我们这种堕落的一代,再让家里知道还进了局子,我这以后日子就得本分过了,哥你送我一程呗。”易烊千玺伸手扯住了王俊凯的衣袖,来回晃了晃。


 


王俊凯长叹一口气放下自己的老年人遛弯必备茶杯,换上了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孩子,我跟你说,真要你家里人知道也不是什么坏事,正好收敛收敛你的……”


 


“我付你加班费。”易烊千玺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


 


“得嘞,少爷您先走,我披上外套就出来。”


 


王俊凯跟着易烊千玺走出他的专属办公室时,外面一帮工作的同事都有些了然于心的冲他笑笑,有些胆子大的直接吹了个口哨喊着:“哎呦我们王队是在打猎还是在被狩猎啊?”


 


王俊凯随手拿起右手边桌子上一堆乱七八糟的文件里混入的衣架,对着说话人的方向就扔了过去,“天天说话不把门,明儿早上小程你早饭别想在我这要。”


 


被称作小程的人笑着偏了个身躲过王俊凯扔过去的衣架后继续揶揄:“王队,我不过是嘴上不把门,您可不要下面不把门,这小少爷我看着可够呛。”


 


“小芸子,把报告给他写,写不好奖金扣掉。”王俊凯说完就推开警局的大门走了出去,外面成捆来的风雪一下子隔绝了屋内的逗趣声。


 


“等着,我去把车开过来。”王俊凯搓着手裹紧着自己的衣服一路小跑到车库里去开他那辆所谓的战车,其实已经在出任务的过程中撞了小三次,能继续在他手上开起来也算是这车不亏他当初省吃俭用买它花的那几万块钱。


 


易烊千玺坐上车的时候蹙着眉吸了一下鼻子,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的在车后座摸了摸,然后他就在易烊千玺震惊的眼光里往车里狭小的空间里喷了点满载童年气息的六神花露水。


 


“少爷您可别介意,我们这小老百姓不比您家的排场,车就是个代步工具,方便我们上班的,哪那么多讲究,路反正也不远,忍一会呗。”王俊凯一边嬉皮笑脸的说着,一边又伸手在易烊千玺的头上随便揉了一把。


 


王俊凯一看易烊千玺精致的表象,就忍不住上手把人给揉捏的乱七八槽,感觉平白无故就添了点烟火气,看着也可爱顺眼的多。


 


王俊凯笑着躲开易烊千玺带着怒火的眼神,脚下一冒烟车就开了出去。


 


“我看你们警局氛围是不是过于活泼了?”易烊千玺百无聊赖的用手在窗玻璃上轻轻扣了扣,车里暖气已经蔓延开来了指尖也融了点暖意。


 


“哪能呢,”王俊凯手随意地扣着方向盘,一身的懒散劲儿展露无虞,“还不是他们摊上我这么个王队,我主张自由工作。”


 


“你喜欢男的?”易烊千玺继续着刚才波澜不惊的口吻。


 


王俊凯却被他的云淡风轻的一句话给逼上了一条崎岖的道路,半天才把思绪拽回来,强压着镇定说:“哎,你可别听那帮人胡扯,我哪能那样啊,我当然……”


 


易烊千玺直接凑过来吻上了他,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却在移开后指尖点在他的下巴上,轻轻舔了一下他的唇角。


 


王俊凯一脚踩下了刹车。


 


“……当然喜欢男的。”


 


“嗯,挺诚实。”易烊千玺又把他刚才那股子魅惑劲收了个干干净净,又端上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跟什么也没做一样靠回了座位上。


 


王俊凯心里有股子火也没得发泄,于是上手把易烊千玺的头发揉的更乱,然后一脚踩上了油门。


 


“你这样的,一看就是上学的时候没被人整治过,我要是你学长,我一定看紧你。哪能这么随便撩,还这么云淡风轻的?”


 


“怎么你还想要后续?”


 


易烊千玺睁开了半眯着的眼睛,目光熠熠,像是一簇远远地在贫瘠平原上燃起来的火,雄赳赳气昂昂的烧了他满身。


 


王俊凯没声了。


 


“哎,你嘴唇好软。”易烊千玺伸手在他唇边点了点。


 


“小家伙,我可不是什么善类,虽然做的是惩恶扬善的工作。”王俊凯抬手打开易烊千玺的手,“所以别乱撩。”


 


易烊千玺偏头看着王俊凯一脸正经的侧脸,刚准备跟着怼几句,瞳孔忽然皱缩,然后他猛地扳过王俊凯手里的方向盘,强势的换了个方向,车身整体打了个转,然后强势地拐上了另一条路。


 


“少爷你这什么情况?”


 


“别废话!”易烊千玺抬脚踩上王俊凯的脚狠狠地用力,“快往前开!”


 


“你干什……”王俊凯话还没有说完,车灯打到前面的电线杆上,他压下了自己所有的流氓气,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从脊背往上攀升。


 


电线杆下聚集了一帮看不清轮廓的群体,灯光扫过去一眼看到的全是血迹,在被灯光刺激后,他们迅速分散开,那扇淡漠的灯光直直的射进了一个蹲在那里的人的眼睛。


 


王俊凯甚至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被称上是人。


 


他对着灯光猛地张开嘴,嘴边还挂着鲜血淋漓的人体组织,眼白完全占据了眼眶的全部,头发披散下来,他一边咧着半边嘴,一边揪着头发往自己脖子上绕,而他身边的人围着他互相啃咬着,来回嘶吼,就像是野兽的觅食。


 


“这他妈是什么!”


 


王俊凯猛地踩下油门,在他们扑上来前冲了出去,易烊千玺倒是已经平静下来,拿出他口袋里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然后贴在了他耳边。


 


电话那头的人整个声音都在颤抖。


 


“老大……”


 


“给我堂堂正正站起来说话,这怎么回事?”


 


那边的人被王俊凯一声吼拉回了点神智,强忍着恐惧说:“老大你们走后,警局里就冲进来一位老奶奶,浑身是血,我们还来不及问,她就开始发疯似的抽搐,我们就把她绑起来,现在警局周围全是这样的……”


 


“直接击毙。”


 


王俊凯一边摆弄着方向盘一边冷静的下了指示。


 


“我马上回来。”


 


“老大,你不能回来!”


 


王俊凯没再说话,直接夺过易烊千玺手里的手机按下了关机键,猛打方向盘,撞翻了一群靠过来的怪物,然后猛踩油门拐上了另一条路。


 


“你回去是送死。”


 


“那不好意思,”王俊凯对易烊千玺笑了一下,“要连累你一起送死了。”


 


“人类活体实验的失败品,”易烊千玺一边笑着和趴在车窗上用头猛撞车窗血肉模糊的人挥了挥手,一边云淡风轻的继续说:“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丧尸。”


 


“你知道这座城市有个秘密的人体实验室吗?”


 


易烊千玺一边给王俊凯指着路的方向,一边继续无所忌惮的释放着他身上那股子浪荡气,“怎么你们这些一天到晚就跟这些黑暗势力死磕的人,不知道这些藏污纳垢的存在?”


 


“易烊千玺,”王俊凯平复了一下情绪,“你最好收回你现在那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


 


易烊千玺乖乖地闭了嘴。


 


王俊凯用娴熟的技术甩开一波又一波往上涌的丧尸,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然后突然伸手把易烊千玺按在了他腿上。


 


“趴好,这车窗质量不好,真要他们闯进来,我可不想看你这么合我胃口的人脑浆四溢。”


 


易烊千玺难得的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他虔诚的躺在王俊凯的腿上,对方每一次踩动刹车的时候腿部肌肉的紧绷感隔着布料传到他心脏的位置,而王俊凯略显粗糙的手扣在他头发上,力道竟然是温柔的。


 


“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大概就是翻版的你。”


 


王俊凯一边骂骂咧咧的躲着往上涌的丧尸,一边还能用一股子长篇大论般的语气跟他聊天,真天赋异禀。


 


“所以我一看你这股子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就忍不住上手揉揉捏捏,把你那斯文败类的皮给扯下来,然后往里面灌一点烟火气,这样你就飘不起来,只能本本分分在我身边待着。”


 


“说真的,待在我身边吧?”


 


“我好好治治你。”


 


易烊千玺没由来的泛上来一股笑意,还没来得及压下去,王俊凯忽然整个人压到他身上,然后大声吼了句:“趴好了!”


 


那辆王俊凯省吃俭用好几个月买来的车直直的撞上了警局门口汹涌的丧尸群,车身压在他们身上冲进了警局内,正好卡在前座后,玻璃大门被撞碎了一个巨大的口,无数碎玻璃片坠落下来,王俊凯打开车门,抱着易烊千玺滚了出去,刚滚开几步,巨大的轰鸣声就在耳边炸开,那辆一直以性能优良著称的车烧成了一团火。


 


爆炸时涌出的气流冲散了警署门口的丧尸群,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也未能幸免,两个人直接被冲撞到里间,脸上全是尘土,胸口蔓延着沉闷着的痛感。


 


“少爷你没事吧?”


 


王俊凯抹了一把唇角的血,把自己怀里的易烊千玺扶起来,来回摸了摸又拍了拍他的背。


 


“哥……”易烊千玺有些无语的推开王俊凯的手,“您吃豆腐也别赶这个时候。”


 


“没事就成。”王俊凯说完就把抬脚勾起一个椅子,踢向门口被撞出来的那个窟窿,勉强堵上那个口子然后抬手拍了拍桌子。


 


“说说上面怎么说。”


 


一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最后宋芸打破了沉默,她尽量用上了平静的口吻:“王队,上面的意思是封城,现在没法判断源头也没法估计幸存者的数量,只能把这里封起来。”


 


“城封了,那人呢?”


 


宋芸没再说话只是摇摇头。


 


“妈的,给我接张局电话!”


 


王俊凯吼完后,所有人的都停在原地一动不动,倒是易烊千玺翻了翻边上的联系手册然后把电话拨通后按下了免提。


 


“张局。”王俊凯的语气已经染上了一丝寒意。


 


“小王啊,”张局的语气有些倦怠,“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上面的意思就是这样,我的能力最多给你们出一个直升机,也只能载五人,这还是我拿自己的命担保的。”


 


“C城马上就要成为一座死城了,直升机一会到,你自己定吧。”


 


张局说完这句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整个房间被死寂灌满,和不远处丧尸撕咬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每一声都带来全身的颤栗和心脏的抽动。


 


“一共六个人,得留下一个。”


 


易烊千玺坐在办公桌上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王俊凯听到他这句话突然对站在一旁刚还揶揄他的小程挥了一拳,小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整个人往后趔趄了好几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王俊凯,声音也带上一丝颤抖:“老大,你……”


 


王俊凯把自己的外套脱掉,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真到这个时候,也没必要说什么感情,我是一定要走的。”


 


满屋子哗然。


 


“真要说感情,我和你们能有什么感情?”王俊凯一边逼进近小程一边轻描淡写的说:“同事而已,谁也别看太重。”


 


“老大!”


 


小程整个嘴唇都在发抖,眼睛里也有些滚烫的热意。从他来这报道的第一天,他就跟着王俊凯,一路被他提拔指点着,虽说有些不着谱,但在大事上,王俊凯从来都是主心骨,危险的任务也都是自己上,从来没让他们碰过。


 


王俊凯避开了小程的目光,又一拳挥了出去,这次对方挡了下来,看到王俊凯眼里毫无温情可言,他的目光终于冷了下来,男人骨子里善斗的因子被挑拨开来,他狠狠地回击了王俊凯,王俊凯有些承受不住,整个人撞向了身后的储物柜。


 


“里面的人听着,迅速到顶楼。”


 


“重复,里面的人听着,迅速到顶楼……”


 


小程看了一眼艰难着想要起身的王俊凯,狠狠咬着下嘴唇然后推着其余的同事一起往楼上跑,宋芸迟疑了一下,她看向了王俊凯。


 


王俊凯轻轻朝她笑了一下。


 


宋芸眼神有瞬间的失焦,她想要挣开小程的手,王俊凯却忽然对着她的方向用手比了一个手枪的姿势然后微弯着唇角轻轻说了句:


 


“听话。”


 


宋芸眼里蔓上了大片大片的雾气,她想到她第一次跟王俊凯去现场去出任务,她一直是射击方面的高手,王俊凯非要挑她的刺。


 


“你太端着了,真到现场,哪那么多规矩,击毙犯人,保住自己的命就是王道。”


 


王俊凯说完后还对她比了个手枪的手势。


 


同事都上去后,王俊凯拍拍身上的灰,坐到了易烊千玺身边。


 


“逞英雄?”易烊千玺的语气有些低沉,“故意刺激别人,让人真的觉得你自己要逃,降低他们心里的愧疚感,你真这么不经打,一拳就能给撂倒?”


 


“行了,别说了,再说我都不觉得你可爱了。”王俊凯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在桌子上摸了半天找到一个打火机点上后放到唇边吸了一口。


 


“我是他们老大,罩着他们是应该的。”


 


“我读书的时候喜欢一个女孩子,那长得真叫个水灵啊,每天我就希望她在我眼前晃,啧,身材也是真棒。”王俊凯整个人瘫软了点,往易烊千玺身上靠。


 


“您这把什么都说带上点流氓气的技能我是服气的。”


 


王俊凯没管易烊千玺的调侃,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后来她死了,在我的面前死的。”


 


易烊千玺有些诧异的偏头看了一眼王俊凯,对方的语气里没有太多的悲伤,眼睛里也是寻常的光影,只是指尖微微的颤着。


 


“站在悬崖峭壁上的城市的边缘人,已经无无路可走了,随便拉个人垫背都比他自己一个人好,但我现在都想不通,那么多人,你说说啊,那么多人,”王俊凯掐灭了手里的烟,“怎么就找上她了呢?”


 


“那个女孩子当时和他喜欢的学长走在一起,那个人拿着刀砍过来的时候,那个学长直接把她推了过去自己跑开了,最后警察来查,他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我从那天起,就从那天起,”王俊凯的眼眶有些泛红,“我一定要做个体制外的警察,我要比任何人都自私,心里不装什么大义。”


 


“我要是她学长,我要是……”王俊凯的声音哽在嗓子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嘭”的一声巨响从屋外传来,王俊凯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他拍拍易烊千玺的肩膀,“上顶楼,能躲一会是一会。”


 


易烊千玺点点头,然后跟着王俊凯一起往顶楼跑,到了顶层的时候,王俊凯回身关上身后的铁门然后站在了易烊千玺身后。


 


整个楼层空无一人,而四周灯火通明,空气里的血腥味刺激人眼睛都睁不开。


 


王俊凯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抵上了易烊千玺的后腰。


 


冷冰冰的触感靠上来的时候,易烊千玺有些僵硬,他停在原地,风吹的他柔软的头发来回绕着跑,有些窜到眼前,眼前的世界被割裂成无数个碎片。


 


“我怕你不听话。”


 


王俊凯说完后就朝一直在上方盘旋的直升机挥了挥手,巨大的机器从夜幕里降落下,小程跳下来的瞬间,易烊千玺忽然抬起后肘猛地撞向王俊凯的胸口然后弯腰一转身夺过他手里的枪,瞬间掌握了主动权。


 


“带你们老大走!”


 


小程有些愣怔的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做,易烊千玺已经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带他走,没必要带我这个死人。”


 


铁门外已经传来声嘶力竭的喊叫,指甲扣在生锈的铁质门上,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剐蹭声,浓郁的血腥味让这座城市坠入了修罗场。


 


就在易烊千玺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王俊凯从突然被打的那一拳的疼痛感中抽离出来,他利落的一脚踢向易烊千玺的后腰,对方整个人往前一扑,小程连忙接住他,易烊千玺手里的枪也滑落了下来。


 


“快走!”


 


小程也不再耽误,扛起易烊千玺就往直升机那边跑,易烊千玺整个后腰撕裂般的疼痛,王俊凯受过专业训练后完全力道打开的一脚对比他正常人的体格还是强了很多,疼痛完全主宰了他的思想,但他还是强撑着大吼了一声:


 


“王俊凯你他妈逞英雄!”


 


王俊凯在看到直升机的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低下头笑了。


 


“老子一直都是英雄,你懂个屁。”


 


身后的铁门终于抵挡不住丧尸群一波又一波的撞击,颤抖着摇晃了几下轰然倒塌,王俊凯站在天台边缘,对准冲上来的丧尸,一枪一个。


 


等到最后一发子弹打完的时候,他笑着把枪往靠的最近的丧尸嘴里一塞,然后张开双臂往无边的黑暗里坠去。


 


他听见自己斩钉截铁的声音:


 


“我要是你学长……”


 


 


等到最后一声枪响也归于寂静后,被王俊凯喊做小程的人终于忍不住眼里灌着的泪水,他想到刚才王俊凯挥拳逼近他的时候压低声音说的那一句话:


 


“让我留下,听老大话。”


 


“真自私,”易烊千玺坐在窗边的看着落寞的无边黑夜喃喃自语,“王俊凯真自私。”


 


“这么多年都没长进。”


 


 


直升机已经飞离了被丧尸攻陷的C城,稀疏的阳光透过云层映射了进来,而茫茫雪地上偶尔溅落的血迹像是傲寒独自坠落的梅花。


 


一派良辰美景。


 


 


›››


 


“不是你这小孩怎么回事啊?”


 


男孩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蜷缩成一团站在墙角的比他矮一个头的男孩,看着对方瑟瑟发抖的样子,换上了稍微温柔一点的语气:“被人欺负了怎么不还手呢?”


 


“你跟他打啊。”


 


“看你校服跟我一个学校的,行了,以后还有人欺负你报我的名字,学长罩着你!”


 


“我叫王俊凯。”


 


那天的夕阳缀满了油墨味道,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斜背着书包走出小巷子,小声的低语了一声那个名字,像是揉了蜜,念的时候有股子甜意。


 


那个时候他还未被易家承认,只是个未被接受的私生子,一直颠沛流离的生活让他有些畏手畏脚,王俊凯则是顶天立地闯入的。


 


易烊千玺有时候觉得王俊凯像是他生活的转折点,那天后他忽然被易家接受,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还未来的及再找到那个男孩道声谢就强势的被塞入了另一种生活。


 


易烊千玺用自己的方式想念着那个男孩。


 


他让自己变得玩世不恭,他四处惹事生非,他跟所有欺负自己的人打架。表面上看起来他就像一个堕落的富家子弟,其实他只是在浓缩的景象里想念一个男孩。


 


他身上有着王俊凯曾经的影子。


 


›››


 


2022年,新型仿生AI投入市场,作为AI公司总负责人的易烊千玺保持着自己一贯的神秘作风,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管家老陈看到易烊千玺换上了一身学生时代的衣服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的时候,目光暗了暗,然后轻声叹了口气。


 


正是夏天下午时分最好的光影,阳光被滤透后轻柔的飘了一整个房间,窗边的绿植悠然自得的拦下了过路的风,房间的藤椅上躺了一个男孩。


 


易烊千玺轻声走到他身后,然后伸手盖在他眼睛上。


 


“猜猜我是谁?”


 


“你这小孩,天天玩这个不腻?”


 


男孩笑着把易烊千玺的手移开,转个身看着他,然后伸手勾了勾他的鼻子。


 


“我要是你学长,一定好好治治你。”


 


“常安,我以前有个认识的学长,他特别自私,”易烊千玺坐到他身边,剥开他额前的乱发,轻声说了下去,“特别强势的来到我的世界,什么也不留就离开,后来等我好不容易找到他,他又离开了。”


 


“再也没回来过。”


 


说完后易烊千玺有些期待的看向夏常安,结果对方只是单调而重复的说着那一句话:


 


“我要是你学长,一定好好治治你。”


 


易烊千玺的眼光暗了下来,毕竟是人工智能,只有他输入语言指令,对方才会有新的动作。易烊千玺没再说话,只是把夏常安轻轻抱在了怀里。


 


夏常安,你为什么要叫夏常安?


 


王俊凯,下辈子,愿你常安。


 


 


 


END


 


大雪天解读一下夏常安这个名字


注意保暖哦


 


 


 


 


 


 


 


 



评论

热度(734)

  1. 尔玉千欤 转载了此文字
    永远活在最温暖的夏季一世安 长安 常安 夏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