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昊凯 情不知所起番外之久别重逢(车,慎)

该账号已被折叠:

hehe~:



假 勿上升,与明星同名





小马哥从没见过王俊凯看一份行程表看得那么细致,五月份的行程表他整整看了十分钟。忍不住问:“怎么了?有问题吗?”

王俊凯摇摇头,要了笔,把中间一个星期给圈出来。

小马哥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皱眉道:“我知道那谁马上拍完戏回北京,但是也不用…你这个周五下了课过去,周日可以回家了吧?”

这个星期的多动症儿童明显消停了很多,每天都乖乖地吃饭,乖乖睡觉的。小马看着他一丝不苟把碗里的最后一粒米饭吃进去,一碗鸡汤也喝个底朝天,心里奇怪,在全世界都卖吃货的可爱人设时,这小boss却在记者前摇摇头老实说“对吃没有多大兴趣”。
小马边收拾碗筷边忍不住赞扬一声:“最近胃口不错噢!”

小少年垂眸帮忙擦桌子,没有回话。
并不是胃口不错……
而是…
为了贮存体力,他真的不想再输了…被搞得一塌糊涂哭着求饶真的很丢脸。另一方面,养胖一些去见他,他会高兴一些。
咦?胖了吗?
小少年转而站在体重计上,看着和之前丝毫没有变化的指针悄悄叹了口气。

又跑去照了照镜子,最近回校上课,饮食和睡眠都十分规律,脸色略带红润,眼睛有神。小少年满意的拍拍手,体力、睡眠、模样都是不错的状态,就等着把草原大君阿苏勒拿下马来!

北京的王俊凯在雄心壮志、养精蓄锐之时,远在新疆酒店整理行李的刘昊然打了个喷嚏。他拿下黑框眼镜揉揉鼻梁。
五月份天气转暖,衣物轻薄起来,临出门前,堂三提醒自家老板把不小心露在外头的那个小小的长命锁放进衣领里去。

刘昊然的手碰触到那个小东西,放进去与自己肌肤相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快到顶了,不论是身还是心。尤其是四月份以来,数次梦见那小东西大张/着腿坐在他怀里婉转/承欢,醒来臂弯中却空空如也,焦躁的火越压越高,愈演愈烈。有时候拍戏到深夜,回来一通凉水澡,却依然硬得发疼。
品尝过那绝妙滋味,再也不想通过其他方式解决,只想在那紧窒火热的体内尽情驰骋。

到了机场后,刘昊然给小爱人打电话报备准备回京,那家伙嗓音有点颤抖,“你,你不说是周五才回吗?”
刘昊然皱眉,“怎么回事,宝宝难道不想老公早点回来吗?”
“我……”
“接下来至少一个星期都空出来,”顿了一下,声音暗哑,一字一字的说:“老公真的很饿。”
然后罔顾电话那头小少年烧红的双颊挂了电话。


小少年选择深夜出门,小马哥换了一台车送他。大大的口罩背着个书包,从头到脚都是乖巧清丽的,小马哥掩护他进了楼梯间。幸好楼梯直达入户,不会有任何外人进来。看着上升的数字,心跳也越来越快……
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双腿控制不住的微微发颤,怎么回事…就算单独站在数万人的舞台上也从来没有过这样子。

王俊凯用钥匙开的门,熟悉的气息一下子充斥着鼻尖,看见桌上摆着一束玫瑰花,小脸上荡漾起美丽的红晕,锁好门走进去,见浴室门关着里面隐约传来水声。他轻轻放好书包,换好睡衣,躺到床上。

不管如何…先抓紧时间睡一会…


水声停止,刘昊然腰间裹着浴巾走到大厅,先是抬头看了看挂钟,正要拨打电话,却突然看到一双整整齐齐摆在鞋架下面的白色板鞋。他立即转身向卧室走去。

深蓝色大床上,匍匐在薄被中睡着的人,纯洁得像个献祭的天使。
男人俯下身,湿发上的水珠滴落在那张小脸上,男人伸出手给他轻轻拭去。

本就没有睡沉的人睁开眼睛,映入的眼帘的男人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熟悉的是那双眼睛里跳动的火簇,高挺鼻梁在脸颊上打出的阴影,微微下抿的嘴角;陌生的是头发长了,额发全部被爬上去,几缕落在额边,看起来与平时不同的狂野不羁。
才刚刚略平复的心狂跳起来。
无论哪一处,都是他无数次想念过的。
小手松松的搭上男人的后颈,声音糯软:“昊然,你回来——唔…”


地址可以看评论

https://shimo.im/docs/k6toOVMMDxQrouZb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