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伪娘——五月之二十一

我天哪有生之年!!

池中鲤鱼:

【伪娘——五月之二十一】
(我,大概,算是,诈尸?忘了剧情的小公主们…要么…看看前面吧,我确实是很对不起你们…)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如约而至,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两个大小伙子许是太久没睡过这样安稳的一觉了,对刺眼的阳光不为所动。
最后,还是威廉妈的敲门声惊醒了两人。
陈伟霆睁开眼就看见李易峰半眯的眸子里,隐约,有,非常,熟悉,的,起床气…紧接着,就是更加熟悉的一声巴掌响,配着大腿上一阵刺痛………敲门声安静了。

“威廉?”门外,老妈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是钥匙插入门锁的咔咔声。
陈伟霆一边揉大腿一边慢吞吞反应了一秒,然后猛的坐起来。
卧槽!!!李易峰!
看着床边搂着被子陷入回笼觉的李易峰,再回头看着转动的门锁,千钧一发之际,陈威廉不做他想,对着他亲亲小峰峰的胸口,抬脚就是一踹。
伴随着“咚”的重物坠地声,霆妈开门进来了。

“威廉…?刚才…什么声音?”

emmmm…

柳海英环顾屋子里,屋子里倒没什么问题,床有点乱、窗户开着的,儿子大腿上……一个粉红的新鲜的巴掌印。
“这……?”海英语塞。
“我自己打的!……”陈伟霆一百二十分的紧张,想了想,又接了句“有蚊子!”
刘海英啧了一声“你开着窗户能没蚊子?”说着,往窗边走去…
陈伟霆一口气瞬间提到嗓子眼!妈蛋李易峰就在床另一侧地上趴着呢!丫不会还在睡吧??
再说地上的李易峰,说真的,就陈伟霆那当胸一脚,别说他只是睡着了,就算床边躺着只死猪都能被他一脚踹诈尸。尤其这一摔压在了受伤的手腕上,疼的整个人都精神了。
还来不及暴起伤菊,李易峰也瞬间意识到这地板躺起来不是自己家的感觉,再一听刘海英的声音和逐渐逼近的脚步声,赶紧翻身滚进了床底下……

霆妈关了窗户,靠着窗台满脸怜爱的看着儿子。或许是儿子如临大敌的表情实在伤人,柳海英光顾着心痛了,没注意到床底下伸出来白净的手,暗搓搓的把地上多余的一双运动鞋拉进床底下。看着儿子莫名又放松的神态…想到孩子三天没吃饭,刘海英试探着问:“妈煮了瘦肉粥,吃点?”

“好!…来一…不,三大碗!我饿死了!”陈伟霆点头如捣蒜。

“………”

柳海英出去不忘轻轻带上门。与此同时屋里发出两声如释重负的叹息…李易峰听到头顶传来窸窸窣窣的蠕动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倒着探下来,八颗牙晃的人眼睛疼:“嘿嘿,峰峰……”
李易峰只看了一眼就觉得胸口隐隐作痛,脑袋发懵,便一只手臂挡住眼睛,狠狠打了一个哈欠,半响才哑着嗓子说:“宝贝…真是好脚力。”
陈伟霆尬笑两声,语气发虚:“形势所逼嘛…诶你别出来!我妈马上回来,拿吃的了。”
李易峰只好继续挺尸。

早饭这三大碗里,自然有两大碗是给(从不假吃)陈伟霆的。虽然他嘴上说着“峰峰两碗”,但吃起来是风卷残云毫不留情啊…李易峰单手敲着鸡蛋,剥的很是缓慢,好不容易坑坑洼洼抠完一个,自然喂给了心尖儿小威廉吃。
陈伟霆连吃俩鸡蛋,才后知后觉的嘟囔:“你强迫症治好了?蛋剥的这么丑还……”李易峰屈指敲他脑门打断抱怨::“挑三拣四,自己剥?”

沉默中…
当第三个丑鸡蛋诞生的时候,饶是迟钝如陈伟霆,也觉得不对劲儿。勺子一丢,趁其不备猛的擒了李易峰藏在小桌底下的手。
“嘶…”李易峰英眉拧做一团,只在心里道没轻没重的。
陈伟霆更是呆了。这好好的猫爪子肿了一圈不说,还带着紫红的淤血,看着就疼。他也不嚼嘴里的鸡蛋了,鼓着腮帮子盯着看,脑袋越埋越低,眼眶越来越红。李易峰让他这小模样逗得噗的笑了出来:“哟哟哟,怎么还心疼的要哭了?快给我瞧瞧,我别是找个小哭包当媳妇儿?”
“放屁,你才哭包!”陈伟霆猛吸鼻子,这一句骂得鸡蛋飞的到处都是,李易峰也不嫌弃,拿纸巾给他擦个干净,难得没调侃被忽略的“媳妇儿”这茬。

李易峰这手肿的虽然吓人,但是他也清楚只是脱臼了,找个医生噶吧一按,修养一阵子就能好,可是陈伟霆不懂,他只当这手是折了完了废了残了,满面忧愁:“到底怎么弄的…”
“找你的路上着急,摔的,挫伤了。”
陈伟霆将信将疑,呼呼吹了两下,想了想又露出天塌脸:“你这以后…不能弹琴了吧?”
“那不正好?”校草把手一收,语带笑意“我从小就讨厌学钢琴,他们逼我学的,以后手残了,就有理由不弹了。”
本是用来安慰陈伟霆的话,谁知这小崽子听完双眼一亮,猛的抬起头:“那…我要是把你鸡儿也打断,他们是不是就不逼你跟女的搞对象了!”
“………”
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你的想法是真tm优秀…
所以,当柳海英开门进来收拾碗筷的时候,就正瞧李易峰瞬间僵硬的后背,和自己儿子眼中还没来得及收起的狡黠光芒。
听到开门声时二人就知道:晚了,聊得太认真,都忘了这茬。
到底是校草更脸皮厚点,只尴尬了瞬间就起身对着柳海英端端正正叫了声:“阿姨。”
陈伟霆只觉得一颗心猛地下坠到谷底了,下意识抓紧李易峰另一只手,也涩涩开口想解释:“妈…我……”

他们二人其实也知道瞒不了多久。毕竟只要李易峰的爹妈一开门,看到床上空无一人后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打电话给陈伟霆父母。可是被发现的这么快,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温存一番,二人心里还是…很不甘愿的。

房间陷入许久沉默之后,陈伟霆只听到柳海英语气淡淡的,摸不出情绪,轻轻道了句:“你爸不在家。”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的两个小伙子一脸迷茫,柳海英端起桌上的碗筷往外走,又补充了一句

“穿衣服,去医院。”

(有些短小啊…老了老了)

评论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