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鸣潮】下下

池中鲤鱼:


【鸣潮】下下
(暴力…特别暴力……真的,慎入。不打tag)

冰冷的金属扣紧人鱼纤细腰肢,身上几处都被固定,只把赤裸的后背露给李易峰,看起来像某种邪恶阴暗的祭祀仪式。

“你会相信我吗,威廉。”

李易峰知道这一切对于威廉来说有多么莫名其妙,它本来应该在水底披着神秘面纱自由生活,只因为…只因为他的好奇,他的科学精神,就要彻底打破威廉平静的生活。

说到底,是他把它害成这样。

人鱼顺着李易峰的手掌蹭了下,湿乎乎也冰冷冷的。李易峰在想它多久没吃东西了?十天?现在威廉太虚弱了,不然它一定会挣开这些束缚。


李易峰握着针筒,心中杂乱。
针筒前方是金属探测枕头,只要找到脊椎把它插进去,针头就会自动调节深度,最后定在骨髓的位置开始取样。

很简单,很疼。

这条人鱼信任他,好像也很依赖他,他记得在实验室那段期间只有他可以靠近它,只有他喂的东西它才会吃…李易峰每天对它比划着各种手势,跟它无休止的唠叨,威廉总是歪着头疑惑的看他,收起所有深海霸主的戾气,乖顺的如浴缸里的热带小鱼。
不想让它疼,李易峰转身对着布莱克
“麻药给我。”

“哦?你说什么,麻醉剂吗,在这儿。”布莱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西林瓶,里面装着淡粉色的试剂,这是一种很不错的麻醉剂,作大型手术时也用得到,李易峰庆幸,因为有了这个至少不会那么难受。

布莱克欣赏够了他惊喜的表情,“但是,李先生不是说过,这样稀有的畜生不应该被注射麻醉剂吗?所以…这瓶东西没用吧。”

他笑着在李易峰眼前摊开手掌,倾斜……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李易峰箭步冲上去,还是晚了一秒——粉色药剂摔碎,撒了满地,被踩在军靴下。

好,很好。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布莱克恐怕已经被他弄死一万次了,但是就算弄死他一万次,应该也不会再得到一瓶麻醉药。

“…你会下地狱的。”李易峰发誓他第一次这样诅咒一个人,他瞪着地上的粉色药剂渐渐握紧拳头,恨不得捏碎手里的金属针筒,然而一切无济于事…

人鱼听到他的声音身体动了动,有些不安。

“威廉,我在这儿。”

“峰……”
这是十天来人鱼说的第一个字,也只说了一个字。周围的雇佣兵对于人鱼发出声音而诧异,他们还以为鱼不会说话。就连布莱克都用那种打量的目光投向他们。

李易峰站在人鱼与背后,神色不知不觉的温柔了,那样子就像在看一个情人,他都没发现会有这样的变化。
既然没有麻醉剂……

李易峰知道,他的声音能安抚威廉的情绪,他抚摸威廉的发丝
“记得我说过我的家吗?那儿喜欢用辣椒炖鱼,还会撒上胡椒…你一定没吃过熟的鱼。还有中国,中国有长江黄河,有海,有我的家……”那些西方人显然听不懂这样生僻的中文,只是瞅着眉头用枪杆催促他快点取脊髓。

枪杆才第一次碰到科学家身上,人鱼猛然挣动,那一刻威廉眼里的冰冷和威胁意味十足,大兵看的一愣,只得默默收回枪后退。

李易峰按揉被抢杆敲击生疼的肩膀、最后把手掌贴在人鱼后背抚摸,它的皮肤比想象中更细腻,苍白如纸张,蜿蜒黑发都被抚去胸膛,比常人深的脊椎蔓延而下,没入后腰的鳞片。
“威廉,我想带你回家,我想带你走…可是我没有任何办法,对不起。”

握起针,可是…他做不到,几次抬起手,当银亮的针尖快要刺破柔软皮肤时就泄了气,李易峰也曾给其他动物提取过脊髓,就算灵长类动物用水汪汪的眼神看他,他也不会有这种感受…
他下不去手,根本做不到!到底为什么?!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心口疼,不是闷疼也不是丝丝落落的痛,那里就像横着一根针,随着呼吸翻搅,只要他动丝毫要伤害威廉的念头,心脏就惩罚性动愈发疼痛,疼得几乎握不住针筒,甚至站不稳…
就在李易峰觉得他要被这种矛盾感折磨疯的时候…小腿蓦然有什么湿滑的东西在摩擦,他低头看去——半透明的尾鳍缠在自己小腿上,鱼尾也顺势贴服,带着轻微的力道往它的方向拉扯,像在催促什么…
透过湿润凌乱的发,威廉尖尖的下巴还在滴水,它缓缓扬起的嘴角,那般故作轻松模样就像在鼓励李易峰把针头刺进去,人鱼竟然拥有这样高的智商和直觉,它对人类情感体察的如此准确细致。李易峰不再犹豫,他知道如今他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就算他不忍心,布莱克也会使出其他方法折磨威廉,然后抽取脊髓,无论任何生物的脊椎都是致命的弱点,这伙人显然不在意人鱼的死活更别提是否会留下终身伤痕了,他相信,如果不是还没取到眼泪,布莱克早就杀了它取脊髓和心脏了…所以,现在他亲自动手至少能保证威廉的安全……

心中虽这样想,他握着针筒的手仍不受控制颤抖,越靠近肌肤抖的便越厉害,他还记的以前多严峻的手术和试验他都不会有半分紧张,现在面对人鱼他没办法保持片刻冷静。

“威廉,我是专业的,所以不会很疼也不会受伤,你是相信我的,对吗?”当针头艰难的抵在脊椎缝隙,李易峰低声安抚,也是给自己鼓劲。

人鱼听到他的话轻微转动头颅,然后…小幅度的点头。
他信任他,所以他不能让它失望。
——针刺入身体的瞬间,李易峰的心脏都跟着被搅弄,金属针头莫入苍白的皮肤,刺进骨缝时的咯吱摩擦声让人头皮发麻……等针彻底末入,从针筒四周的剥离下固定的金属片,像罪孽的花朵盛开,也像吸血蛀虫张开鬼爪,狠狠吸附在背上,针头开始试探性的自动收缩弹出,人鱼徒然开始挣扎!
纤细的手腕拉着金属铁链作响,针头还刁钻的在身体里穿刺,寻找着最佳取样深度…

怎么会不痛,李易峰记得实验室曾经给许多动物抽取过脊髓,就算打了麻药都会痛的挣扎不止…
等针筒上的提示灯从红色转变成绿色就意味着开始提取脊髓了,而威廉已经没有力气挣扎,身体颓然吊挂在铁链…它似乎不会因为痛苦而哀鸣,几次只是像要渴死的鱼般微张着嘴,最后抿着唇死咬牙根,一动不动,就连缠在李易峰小腿上的鱼尾也慢慢松开…

“威廉?”如果他只是因为一只稀有的动物因为受到虐待而难过,这样是不是太深刻了?他现在只恨不能以身代受,不能帮它分担,这下李易峰也弄不懂了…

在很多航海书籍对于人鱼都多多少少有记载,人鱼是古老而神秘的水生动物,有着天使的面庞也有魔鬼般嗜血的性子,据说它们连海豚都杀,人鱼的指甲可迅速生长,伤口愈合速度快于任何动物,可以发出至少30~8000频率的声音,这些是那十几天里李易峰从威廉身上得到的信息,至于其他……他不许任何人对人鱼进行非人性虐待,所以关于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的解释可以说是零。

李易峰开始后悔了。
如果当初没抓它来,现在又会怎样?至少威廉不用在此受苦
“别伤害自己。”手指抚过威廉紧咬的下唇,自从那个吻后他的心脏就不受控制了,一听到关于它对只言片语都会狂跳不止,知道它受到折磨就会痛的无以复加,这条人鱼已经不是他单纯的研究对象了,它的举动和遭遇可以轻易的牵引李易峰的情绪,因它的愉悦而愉悦,因他的痛苦而痛苦……这是诅咒。

因为那个吻。

人鱼抬起头,唇角已经被咬出血,从未见识过的绿色血液与瞳孔如翡翠的通透相得益彰,李易峰没考虑人鱼的血液是否有毒,是否有未知的细菌,甚至会不会要了他的命…
低下头吻它的时候,他只是不想让人鱼伤害自己,因为胸口实在太疼了。

那天他隔着玻璃告诉它,只许一不许二,这次却是他主动索求。

威廉只是一刻错愕后立刻松开齿关,怕过分尖锐的犬齿伤了李易峰,乖顺的张开嘴迎合着来自人类的吻。

背上抖针筒像水蛭般恶心的死死洗在皮肉上,抽取脊髓液,威廉的情绪却稳定下来,如蝶翅睫毛抖动,身体放松依附在李易峰身上。

一只手摸上它后背一片光滑,最后停留在七八两节的位置,哪里有个小小的尖锐,只要一碰威廉就抖的厉害。
这就是那节断针,李易峰有十成把握,不会弄疼它,就像是按摩,他打保票按摩师松手的那一刻一定比他压你酸痛肌肉时轻松很多。

指尖捏着那截针,嘴唇用力吮吸着,同时迅速抽出…
威廉下意识要咬牙,贝齿一错,犬齿就在科学家嘴唇上开了道口子。

而这期间布莱克一直看着他们。
像一条生活在阴沟里的毒蛇一样嗜血的目光盯着这对儿深吻的人儿,他还阻止其他雇佣兵上前打扰。
……
金属针管发出一声滴响,采样结束,两人唇齿松开,拉扯出一条银丝,还带着血色…
布莱克三步并作两步过去从人鱼背上拔出针,凶恶道“Lee,玩够你的人兽恋了?那我们玩点别的。”

雇佣兵得到许可,握紧枪杆上前。

“你的小畜生无论怎样都不哭…他这么坚强,你说我该怎么办?”他手里拿着那管脊髓,放进隔菌瓶,双目毒辣打量这明显不安的人鱼和神色紧张的科学家。

“我想也许你可以,对吧?”

“……你在说什么?我不会再伤害他的,绝不会!”

“他?怎么不是它了,哦对对对,你们关系不一样嘛……来吧康纳,给这个文弱的亚洲人一些颜色。”布莱克阴阳怪气道。
之前无论怎样那条人鱼都不哭,人鱼甚至以绝食的方式妄图自杀,可是现在……他找到了一个很棒的方法,比如,杀了它的白痴主人,那这条忠诚的人鱼就会落泪吧。

李易峰没来得及施展嘴炮的功能,膝盖真切又夸张的痛让他跪倒了身体,脸色苍白,人鱼眼看这一幕发生,身体比任何一次抗拒都激烈的挣扎起来…
“锁紧它。”

叫康纳的黑人雇佣兵掂量着的手里的警棍,蹲在强忍痛楚的科学家旁边,等着布莱克下一步命令。

“看,你的主人因为你的冷漠无情收到了惩罚…人鱼不是水下天使吗?不是善良的小精灵吗?哭啊,宝贝儿哭出来,我只是想要你一小点眼泪,别这么抠门……哭啊!!”

布莱克快要疯了,以这个固执的人鱼喝亚洲科学家,他早就该到手的五个亿支票已经被克扣成了四个亿,五天之内再不把东西送过去就又要被扣一个亿!该死的奸商!

“或者你想看看惩罚。”

布莱克的枪口指着李易峰,手指扣上扳机,后者双腿没有一丝直觉,全部力气用来忍住呻吟,只怕让威廉担心。
其实他现在应该对威廉笑一下,告诉他别害怕,但是说真的……笑不出来,太他妈疼了。

人鱼不停的摇头,湿发晃下水珠,用近乎渴求的眼神看布莱克。

“这可不行宝贝,虽然很美……”布莱克失望的摇头,扣动扳机…
刺耳的枪鸣声过后,地上晕染看一片血迹。

人鱼随之疯了般扯着锁链发出脆响,力气之大使冷硬的手铐搓的手腕血肉模糊,浓重的绿色血液顺着白嫩手臂滑下一路。他拼了命的要到倒地不起的科学家身边去,执着的可怕。

“hey.hey…我不要你的血了。我要眼泪,明白吗,tear。”

意识到挣不开锁链,至少依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无能为力的,威廉颓废的低着头……肩膀颤抖
“哭了吗?还没哭好吧,刚刚那一枪在腰,现在这样枪在哪呢?腿,手臂,胸口?”

地上的血液还散发着热气,浓重的血性气充斥地下实验室,布莱克又开了两次抢,准确无误打在科学家小腿和胸口上,这期间李易峰没发出任何声音,却了抽搐的手指几乎看不到任何生命体征。
人鱼痛苦的摇头,无声哀嚎,扯动锁链到鲜血淋漓,任谁看去都是悲伤极了,可是他就是不哭,眼里干涩的找不到一点点泪光……

科学家没动静了,人鱼也不动了…

有一枪打在肺部了,导致他呼吸困难,失血过多看上去坚持不了多久,人鱼也任人宰割般失去生气…

布莱克看不到威廉的表情,但是这条鱼浑身都在发抖,尤其肩膀…它像在酝酿什么,一直不动也不出声。

布莱克穷其所能了,现在突然有穿着白衣的人赶来地下实验室,他拿着文件神色匆匆“少校…我们找到了这个,根据抓它来那天拍的透视发现,人鱼似乎没有泪腺,所以不会哭……”

人鱼不会哭,但是会悲伤,比人类更深刻的悲伤,这是他们超高的智商要付出的代价。

此刻那条人鱼突然抬起了头,逐渐开始愈合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众人看到它的侧鳍不知何时锋利起来,像两把细心打磨的刀刃,不论谁都会轻易死在那上面…

人鱼的瞳孔变的深邃,比墨绿更深沉的颜色,更像是一谭墨汁,它轻轻张开淡粉色的嘴唇,从喉咙中发出歇斯底里的鸣叫…
那种声音根本没办法形容。

能穿心透骨似动刺耳,不会伤害人的耳膜却能让人毛骨悚然,甚至心情暴躁
“他妈的这畜生发什么疯!!!"

“快让它闭嘴!”

“上帝啊我要杀了它!!”

“康纳!把它关到隔音的地方去!老子受不了了!把那个要死不活的亚洲人也扔进去!”

人鱼只有在悲伤时“歌唱”,据说有水手听了他们的歌声就睡生出轻生的念头,跳海自杀…但人鱼很少歌唱,因为这也叫做鸣潮,鸣时潮起,熄时潮落,潮起潮落后,人鱼会与他的伴侣交。欢,而它们选择伴侣的方式是那样简单直白,只一个吻…一个吻结束后,非其不可。

(……下一章内容…额……人x人鱼,这是he…小威廉会救废物科学家的………方法如下,ooxx!)








评论

热度(376)

  1. 漫汐池中鲤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