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伪娘【一月之四】

池中鲤鱼:

【一月之四——花样作死冠军“陈伟霆”】

前两天A市刚下过雪,正好降温,树上挂满银霜,还有前几日圣诞节还没扯掉的彩灯,风一吹浮雪全掉进脖子里…
陈伟霆裹紧小棉袄往学校跑,冻的缩手。

刚在水房弄湿的裤子冻的梆硬,又被大腿的温度暖化——妈鸡,到底为什么冰天雪地跑去打架啊喂?老子好想在家搂着媳妇儿玩亲亲。

这个想法让校霸一愣!
他的血气呢!他的傲骨呢!他的王者之气呢!为什么会有这种想要退隐江湖的冲动?难道他老了吗?!还是……峰峰太勾人了?

拐了这个弯儿就是学校侧门,跑的更快了还抽手弄了两把新发型。

马天宇从初中就跟他是朋友,对他也是知根知底,校霸从小到大有什么看不顺眼的人或者有什么人看他不顺眼,天宇都清楚。

“伟霆!”忙是挥手,陈伟霆也看到现在的情况——作为一个从初中开始四处惹事儿的货,他一直有个死对头,叫高佟,他俩初中是同校的,这逼老是他妈的欺负他!后来陈伟霆修炼成功,带着小弟把这逼揍了一顿,再后来中考,这逼考去职业高中……隔三差五找事儿,挑事儿,最大的乐趣就是在网上逼逼威廉哥初中曾被他按在厕所里虐过的这点破事儿,但是他逼逼一次,威廉哥就带人削他一次,他再逼逼,威廉哥就再削他一次,削了一年多了,没有七八回也有三五回了,怎么还没完!!??

你不是爱上威廉哥吧你?

按常理,他不敢来啊…来一次伟霆准揍他,陈校霸不是啥善良乖孩子,至少对于这种屡次挑衅的人不会温柔的。
等跑近了陈伟霆才看明白情况,和着这是找到靠山了呀——体校的小黄毛…
没错就是被他骑着扇嘴巴子那个。

“哟!霆哥!”高佟穿着件翠绿翠绿的羽绒服,简直……有本事你把帽子戴上?还有那青楼老鸨“哟大爷”一般的语气改掉可好?!
陈伟霆讨厌三种人。烟不离手的,烟不离手的还有烟不离手的。
所以他看到高桐还有体校那个叫余泽川的黄毛以及几个同样叼着烟卷的货,顿时觉得热血沸腾了。

“伟霆…你慢点跑,你…草…………妈个鸡………”
大概是陈伟霆跑的太着急,离这十多米开始刹车,可是地面太滑…一路出溜过来差点扑地上,幸好秦凡给拉住了那自己胸口当了下人工气垫,所以霆哥只是“跑太快冲进基友怀里”而不是“跑太快脸着地”。

不然真卡脸。

霆哥揉着鼻子刚一站稳立刻换好一个自认为很diao的表情,仰着下巴语气不屑看着绿羽绒服的高佟,
“佟逼逼你又来了?”

很好,他一定帅哭了。

“挺长时间没捏你jj了。霆哥,你脸没擦干净。”高佟坦然接受这个名字,反倒笑着看他。这一声声霆哥叫的讽刺极了,每次都像提醒陈伟霆四年前的那些糟心事儿。

小卫生间里兔子似的威廉被一群同届的痞子欺负,男孩子不知轻重的侮辱到现在还让他记忆犹新,他们说威廉是女孩要扒干净看看,这看似幼稚的行为其实就是装着天真故意欺负人罢了,陈伟霆知道,但是初一时他刚来大陆没几年,本就不善沟通,身体还瘦弱,只有挨欺负的份儿。

万幸,在威廉真的被扒干净之前马天宇出现了,同样水灵秀气的男孩拿着扣分板用甜腻的语气问“你们几个几班的,要不要请家长?”

缩在卫生间一角的人强憋着眼泪,默默把校服拉好…
陈伟霆和马天宇的友情就莫名其妙的开始了,而且是这样恶俗的英雄救美情节。友谊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丝毫减退,说真的,马天宇对他来说是比朋友更深刻的一种存在,知己也不足为过。

高佟那张脸他格外想揍,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陈伟霆脾气并不大好,按常理有人指着他说,老子想要摸你jj了,这要这人不是李易峰他都会一脚踹过去的,但是这次他没动,霆哥手一揣兜
“明白了说吧,要是你太闲了就是想犯贱找抽,随时奉陪,要是专程过来挑事儿……就把……”
怎么搞的?他这么认真放狠话…对面的b笑什么笑?!
“………等会儿”马天宇看不下去了,一脸黑线的拉着陈伟霆,在对面几个体校学生面前扳过他身体,那用袖子在脸上一顿擦。

我知道你跟校草接吻去了,但是能不能把口红擦的干净点?吻的脸蛋上都是,嘴唇上倒吃的干净,这吻的是多激烈?

“这儿还有。”江淼伸手指,马天宇换个地方给擦擦擦。

这一看去哪里是校霸和他的朋友,分明是宝贝儿和他的爸爸们。

“行,撂狠话去吧。”

“哦…谢谢沃。”校霸恢复帅气,继续发表他的霸气演说“如果就来挑事儿,送你仨字儿加一个儿化音,草儿你妈。”

……
这个时候任何话都是废话,话音一落高佟借着有体校痞子撑腰,直接扑上去了…扯着棉服的衣领就要打脸。
又打脸?!
长这么帅容易吗!!!
校霸第一反应是护脸,离他最近的秦凡赶紧上前揪起高佟,陈伟霆利索爬起来,抬脚就踹。

这算彻底打起来了。

两边的人都混成一团拳打脚踢,很不雅观,如果李易峰看到一定会说——技术含量一般。

陈伟霆学过半年泰拳,也只是强身健体的初级动作,没什么实质性杀伤力,他到底还是跟体校的黄毛杠上了,俩人从高一就掐,掐到高二也是不容易了…到现在还没掐出个你死我活来。

“草…能不能玩起!别他妈咬人卧槽!!!”
陈伟霆震惊了,长这么大才知道打架还要人,大家都是男人能不能认真点,捂着胳膊呲牙咧嘴,这人真狠,隔着棉衣都能咬到肉…

“你是不是傻逼!”小老虎让激怒了,炸着毛扑回去,狗咬你一口,你咬它两口!!

经过一番争斗,
威廉是处于上风的,其他人怎样他不管也没空管,他相信他的基友们没有废物,就连从不参与打架的包穆辰黎打起人来都相当厉害,何况他们几个,但是拳脚之间……陈伟霆突然听到马天宇以近乎嘶吼的语气的冲他喊

“伟霆!刀!!有刀!!!”

……………

刀?
陈伟霆回头的功夫,之间被按在身下的黄毛眼里一抹狠戾,不知从哪抹出一把水果刀,银亮亮的……

——————

李易峰回到家后打开电视,看了几分钟就去洗澡,今天闹腾一整天他也累了,想到小老虎在水房个人能够让黄花大姑娘似的羞涩脸,心里格外顺畅。

陈伟霆。
三个字就能让他对着镜子发出一种类似痴汉的傻笑,李易峰揉揉脸恢复正常,用浴巾擦干。

床上还有小老虎的味道…奇怪,陈伟霆身上分明什么味道也没有,他居然还能能闻出来。
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了,这个味道就像自己家衣柜里的味道。

别说衣柜里是樟脑球,校草会揍你的…

衣柜里是什么味?

李易峰抓过自己的衣服闻了闻,然后控制不住的又一脸痴汉笑,就连娇俏的猫弧都咧开了——爷的衣柜里当然是爷身上的味道啊,所以陈伟霆身上的味道就是他李易峰的。

想到小老虎笑眯眯的甜样、李易峰突然饿了,想吃东西,萝卜糕最好。
说去就去,校草穿衣下楼,轻车熟路往甜品店走。能找到卖港式甜品店的店也不容易,加上那里的味道是威廉喜欢的…
自从他进入他的生活,一切都变了,这改变也让李易峰欣喜,心里一直体会不到的情感终于能这样清晰的感受到了……
威廉现在到家了吧?有没有吃饭…?

咳,要说他的小老虎现在何处,就要问李威洋了。

至于问什么要问李贱贱………咳……

温馨的甜品店,有人厚着老脸拍桌子上张嘴等着投喂好吃的,而坐在对面的陈伟霆居然难得的没有把一整碗酒酿圆子扣他脸上、反而吹吹凉再喂过去。
……看着可温柔了。

“威廉廉……我还疼啊,脸也疼,嚼不动,要不你嚼了喂我吧。”

“臭不要脸要有个限度,再这么多事儿你自己吃,老子不陪了。”陈伟霆剜他一眼把勺往碗里一扔,起身要走。

李威洋窜起来要拉住,胳膊伸了一半又暗搓搓收回来,柔弱的靠在墙边,捂着手臂
“嗷…你就这样抛下我!你忍心吗!我是伤员…我……”

“那你闭嘴,吃不吃,不吃滚蛋。”

“吃吃吃,威廉喂什么我都吃,啊——”

陈伟霆瞪着他那副死不要脸的样儿,无奈坐下
“要是峰峰看见一定会砍死你……然后再砍死我。”

“不是我说你昂,脑子抽了吧喜欢……”李威洋嘟囔着,下意识降低声音“你喜欢他?还跟他……哎哟,我滴心,伤透了。”

陈伟霆又把勺子扔下了,脸很臭,洋洋瞬间恢复贱样“没没没,他多好啊,校草,学霸,帅,跟你配。”

“闭嘴吃东西,烦死你了……等会儿去医院正好顺便看看脑子。”
说真的,如果不是李威洋窜出来及时,霆哥多半扑街了
——从B市回来的傻大个带着他的team被公车送到了校门口,元旦活动一结束学校就空了,就这么安安静静甜甜美美的校园,居然能听到嘶吼和骂娘的声音,显然是打架啊。
一听到熟悉的那声“卧槽”,用大怒脚趾头都能听出那是他家威廉廉。

撒丫子跑去救人,等窜到那儿的时候就看到他家宝贝威廉廉有生命危险!那个长得贼丑贼丑的虎逼比划着小刀要戳威廉廉,这还得了?
李威洋顿时发扬了水浒传里该出手时就出手的精神,一个神龙摆尾扑了过去,连着小黄毛带着水果刀全扑飞了…

刀没划着人,但是挨千刀的马路牙子磕了李威洋,洋哥顿时觉得胳膊有被截至的错觉,黄毛也被其他人扑倒胖揍,陈伟霆就赶紧跑过去研究死贱贱…

“威廉廉…我要是死了,答应我,要…要…要坚强的活下去,要幸福…”

“姓你麻痹福老子姓陈,装你妈麻痹死起来high!”陈伟霆又不是女主角,自然不会扑在他身上大喊我要随你去了!他只会一脚踢李威洋胸口,让他自己爬起来。

“别别别!我是真疼!!!!”李威洋喊的很真实,然后据专业人士——赵博,三分钟前上任的赵医生表示。
“去医院看看吧,疼成这样别是骨折了。”

“那行,阿淼,你们谁给他扔医院去。”霆哥拍拍裤子要走人,李威洋撕心裂肺的吼了起来……
“威廉廉你不管我?我是为你才受伤的!”

“……我看怎么是你自己摔上去的。”

“威廉廉~你陪我吧,求你了。”

陈伟霆没走出几步,所以看到李威洋那个眼神的时候再没说出一句拒绝的话。
他追李易峰的时候,估计也是这个眼神?求不得又舍不得,穷尽所能只是想多在他身边待一会儿,想到这儿霆哥突然有点心疼李威洋,就他这死皮赖脸的样子,如果追的是个妹子,这会儿都cao怀孕了……

“…你们走吧,我送他。”

“那你俩注意…安全。”这个安全格外隐晦,大家都知道指的是注意被捉奸的安全,毕竟班长家住这附近。

“你快他妈吃行不行。”说不怕是假的,李易峰今天的醋味能熏死人,这会儿他把人家扔家了,跑出来打仗了,打完还带着老相好…啊呸…还带着老朋友出来吃甜品,这不是花样作死吗?

如果被易峰知道,说实话,陈伟霆怀疑自己的生命安全。据说学霸都很变态,前一阵子二中不只有一个吗,把舍友给杀了,还分尸了!
妈个鸡峰峰不会这样做的!

“快吃快吃快吃!”一勺接一勺往李威洋嘴里塞,也不管人家咽下去没,校霸心里只想着——快离开这个随时会碰到李易峰的地方!!

“杀人啊你…唔……”

李威洋却是笑着的,他家威廉廉着急的样子真可爱。
甜品店的乳白色小门被推开,冷气匍匐着冲进屋子,冷风吹的风铃作响,红外线感应的绿青蛙机械着说“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李威洋的笑容僵硬了,陈伟霆背对着门不知道发生什么,只是一味往他老乡好嘴里塞酒酿圆子。

“吃啊你。”

怎么突然不吃了?烦

身后有冷气靠近,陈伟霆拿着勺子的手一抖掉了两颗。

“威廉……”
这是李易峰的声音。

有个欠揍的声音在陈伟霆脑子里响起:恭喜陈伟霆,赢得“花样作死冠军”头衔!
—————————


啦啦啦啦,小鲤鱼愉悦的,我记得我说过一月会非常那啥的

如果我说解锁下一章396热度你们会不会打我?




上一章200多热度我都平静接受了。

评论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