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billXben】Underwear

猫di阁楼:

 


 


 


 


 


我觉得我真的是……太好人了


 


好人下周四要答辩了


 


所以这是那之前最后的爱的奉献


 


 


 


 


----------------------------------------------


Ben回到家时,bill还没有回来,他径直走到冰箱前,空荡的格架只有bill的几瓶啤酒摆在那里,ben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拿出一罐,扯开拉环,仰头倒进嘴里。


 


今年夏天来得格外早,就算是夜里也闷热难耐,家里冰箱的饮料喝啤酒总是很快就消耗殆尽,这次轮到ben负责采购,他想明天不论下班多晚都要去买些东西来填充冰箱。


 


正想着,电话响起来,ben手一抖,剩下的啤酒全都喂在了身上,电话叫了两声就断开了,ben想那可能是骚扰电话,便没有理会,眼下要紧的是清理现场换衣服,以及不要被bill发现自己偷喝了他的啤酒。


 


在浴室里匆匆忙忙清洗完,ben裹着毛巾冲进卧室,他和bill共用一个衣柜,衣柜很大,但多是bill的衣服,他们不常混着穿,bill嫌ben的衣服不成熟,ben觉得bill的衣服太暴露。


 


拉开放内衣的抽屉,ben皱起了眉,自己的内裤没多少,总共就7条,多是可爱的卡通图案,除去昨天被风吹走的一条,被bill扯坏的两条,还没洗的两条,刚才弄脏的一条,就只剩下最后一条孤零零的躺在抽屉里。


 


Ben提起那条布料少得可怜的内裤,这条内裤是bill买给他的,据说是名牌,他不懂这些,只是不喜欢这种穿上去后屁股还暴露在外的款式。


 


“要不然怎么说你过时,现在最流行这种知道吗,暴露?那叫透气好不好!”


 


撇了撇嘴,ben还是把那条内裤放了回去,刚才弄脏的内裤已经洗干净晒出去了,这么热的天应该很快就会干,ben隔着玻璃窗坐在开了空调的卧室里,光着屁股看着阳台的超人小内。


 


“啊嗤!”


 


这么热的天不会感冒吧,Ben揉揉鼻子,决定还是找一条内裤穿上,尽管家里没有别人,ben拉开bill放内衣的抽屉时还是轻手轻脚的,bill的抽屉与ben想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各式各样,各种花色,应有尽有,ben在其中拿了一条纯灰色的棉质平角裤,套上身后他在穿衣镜前看了看,不自觉得笑起来。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小时候他们的衣服都相同,内衣也是,妈妈把兄弟俩的衣服放在一起,穿的时候随便拿,根本就不分彼此,更不知道今天穿的衣服是上次谁穿了的,上了中学后,校服上绣有学号,考试的时候bill先写完试卷,然后再和ben一前一后要求去洗手间,两人在洗手间里把衣服对换,再回到教室去考试,这招他们一直用到中学毕业。


 


Ben对美好往昔的回忆,被不耐烦的拍门声打断,ben一边喊着来了一边跑去开门。


 


Bill一进门就直冲冰箱,拿出一罐啤酒仰头喝掉一半,突然bill发现有情况,又拉开冰箱门看了看,把ben从卧室抓了出来。


 


“你是不是偷喝我啤酒了?”


“没有啊……”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今早还有5瓶,现在只剩下4瓶了?”


 


Ben想不到bill记着剩下的数目,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在这同时bill又看到了别的异样,但这次他没恼怒,而是坏笑着眯起眼,目光在ben下身流连一圈后回到他脸上。


 


“ben,”bill拽着ben的手腕把他按在冰箱门上,“偷我的啤酒喝就算了,居然还偷我内裤穿,我都不知道你有这种癖好……”


 


Bill故意压低声音,说话时吐息打在ben的耳畔,啤酒的淡淡香气飘进ben的鼻子里,他像被抓个正着的犯人一样,窘迫并急切的想为自己解释。


 


“冰箱里只剩啤酒…我喝的时候洒在衣服上了,然后,没…没有内裤可以换…阿哥,借我穿一下……”


“好啊,借一下是吧?一下到了,现在还给我。”


 


Ben抬起眼慌张的看着bill,bill的表情很认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他也知道bill不喜欢别人未经同意就动自己的东西,这么轻易就被发现自己实在是太笨了,ben在心里数落着,手指勾在内裤边缘就要往下脱。


 


勾着内裤的手突然被抓住,ben疑惑的抬头,遇上了bill调笑的眼睛。


 


“傻仔,别人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能不能学会说no 啊?穿好,赶快去睡觉……”


 


你是我阿哥,我当然什么都听你的,ben知道bill这么说就是允许自己穿着他的内裤了,心情颇好的在哥哥沾着啤酒的唇边亲了一口当作感谢,转身就要走回房间。


 


“喂!傻仔你别穿着我的内裤自己撸啊,搞脏了你就死定了。”


 


Ben闷闷的应着声,对着bill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Ben今天提前下班了,他打电话跟bill说自己去超市买东西,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bill让他在原地等着。


 


“这次轮到我买东西,阿哥你不用去的。”


“轮到你买是你来付钱的意思,我有东西要买你不让我去啊?”


 


Ben摇摇头,他其实很开心,哥哥开车载着自己一起去超市,那感觉就像小时候妈妈接他们放学后一起去买东西一样,bill会带着他在巨大的超市里探险,在卖鱼的冰柜里偷偷抓一块冰来玩,在林立的货架间玩捉迷藏,数一数还有多少种零食自己没吃过,在ben的记忆里,超市就像一个巨大的游乐场,里面堆满了他和阿哥愉快的回忆。


 


一进入超市,bill就让ben拿着手推车,自己则负责挑选,啤酒没有了,要买,傻仔爱喝的酸奶也没有了,要买,家里也没有鸡蛋了,总是要买好麻烦,不然养只鸡?还有最重要的东西,这回要换个款式了……bill正拿着一手的东西要往手推车里放,回头却不见了ben的踪影。


 


Bill在货架间找了一会,就看了扶着手推车的ben,这个傻仔拿着手机,说话的声音软绵绵的,拖着慵懒的尾音,一听就知道电话的那头是谁。


 


“阿哥过来了,妈你同他讲啦。”


 


ben将手机递给哥哥,开始翻看bill放进手推车里的东西。


 


“嗯…知道了…好……我懂,多吃水果多喝水早点睡觉不要熬夜……妈没事我挂电话了,ben在翻我的东西…我怎么可能欺负他?!不说了!”


 


Bill抓住ben手腕的时候,他正在从手推车里拿出一个深色的盒子,bill抓握的力度很大,ben疼得一下松了手,盒子掉回手推车里。


 


“妈没教过你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吗?”


“我不喜欢这种……”


“我管你喜不喜欢,又轮不到你用。”


 


Ben嘟着嘴,继续数着手推车里的货物,bill知道他再算账,虽然这完全没必要,但是顺道开发一下傻仔的智力也是好的。


 


“怎么买那么多…”


“买一送一我就多拿了点,不怪我,都是妈遗传的。”


 


他们还小的时候家里并不富裕,两个孩子本来开销就比较大,陈妈妈很是省吃俭用,百货商场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优惠折扣,陈妈妈最喜欢买一送一的活动,只要买一件就可以给满足两个儿子,那时候兄弟俩很多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bill好奇心重,他曾问过妈妈,为什么我和ben的东西都是一个样子的。


 


“因为是买一送一啊,所以都是同样的咯。”


 


陈妈妈解释得很简单,在bill的脑袋里却不断的放大变化。


 


“傻仔,我才是妈咪生的,你是上帝送给妈咪的,所以我们长得一样。”


 


“上帝为什么要把我送给妈咪?”


 


Ben不懂这是bill在争宠,只是觉得哥哥说的话自己都不能理解,感觉非常厉害。


 


“这个…我也不懂,可能当时上帝在搞大酬宾……”


 


这些伪科学的言论没有影响ben的身心健康,反而让他觉得自己很幸运,上帝把自己送到这个家里,遇到疼爱自己的父母,很厉害的哥哥,只是他不希望上帝在搞优惠大酬宾了,如果再送来一个ben,他一定会失宠的,ben也觉得这么想很自私,但是他真的希望哥哥永远只关注他一个人。


 


“怎么,你没带够钱啊?”


“不是啊,数一下还有什么没买……啊对了!还要买内裤!”


 


Bill敲了一下ben的脑袋,告诉他买内裤这种事不需要喊那么大声。


 


转到卖内衣裤的货架前,ben认真的看着每一种款式,bill完全不在意,他才不会在超市里买这种贴身衣物,bill对生活的要求很高,宁缺毋滥,而ben就十分能将就,只要用着不难受,他都觉得是好东西。


 


“内裤这种东西干嘛要在超市买……”


“正好来了,就一起买嘛,而且买了新的内裤,我就可以把阿哥的内裤还回去了……”


 


Bill很无奈,傻仔看来很在意自己那时的话,他并不在意ben穿自己的内裤,相反的,当他看到ben穿着自己的内裤时全身的血液都向下冲去,灰色的棉质布料勾勒出ben身体的弧线,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身材,为什么在看见ben的时候,自己就会血脉喷张呢……


 


“阿哥,白色好不好?”


 


Bill看了一眼ben手上拿着的内裤,嫌弃的推远,他最讨厌这种容易脏又难洗的颜色。


 


“你多大了?还买这种中学生才用的颜色……”


“那…黑的?”


“这种黑色的布都是染得,而且染料肯定很漏野,到时候沾你一屁股全是黑色……”


“还是买灰色吧,阿哥灰色好不好?”


 


灰色…bill脑子里又闪过ben被自己压在冰箱上,自己那条灰色的内裤包裹着弟弟的身体,前面被器官撑起的曲线,鼠蹊部若隐若现的肌肤……


 


“随便你,你自己选……”


“好了,现在去结账。”


“喂,你买两条?”


“这个款的买一送一啊……”


 


Bill哭笑不得,看来傻仔也很好的遗传了妈妈。


 


回到家,ben第一件事就是把买回来的内裤拿去洗干净晒起来,bill看着在洗手间和阳台之间忙碌的弟弟,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


 


“洗那么勤快…去帮我把那件衬衫也洗了……”


“阿哥……”ben犹豫着开口,“我想…新买回来的内裤,我们一人一条,好不好?”


“干什么?强迫症啊?你想同化我啊?”


“不是啊…就是…”


“是什么啊傻仔,两条一模一样,万一收的时候拿错怎么办?我要是穿了你那条,我就会变得跟你一样傻……”


“可是我穿着阿哥的内裤…也没有变得跟阿哥一样聪明啊……”


 


Bill不悦的皱眉,这个傻瓜现在越来越厉害了,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的bill决定使用暴力,把烟丢在地上踩灭,扯着ben的裤头把他拉过来,伸手就去抽他的内裤。


 


“翅膀硬了是吧?那么能干就把我的内裤脱下来!快点!”


“阿哥!不要扯!勒…勒到了!”


“你这种傻瓜,根本不需要穿内裤,快点脱掉!”


“我脱…现在就脱……阿哥你别弄了,阿哥…不能再这里…”


“正好在超市买的套子能用一用,别乱动,不许叫,不然整栋楼都要出来看你挨操……”


 


Bill如愿以偿的在‘与弟弟亲热的场所’中又增加了‘阳台’这一项,不过事后为了哄生闷气的ben,bill也有所付出,就是同意了新买回来的内裤一人一条。


 


后来每一天,ben都会很好奇哥哥今天穿的是什么内裤,bill觉得ben很可笑,穿情侣装就算了,情侣内裤算什么回事?不过每天看着ben失望的眼神,bill还是有一丝不忍,不就是条内裤吗,至于这么在意么。


 


“别看了,我今天也没穿那条。”


 


Bill大大方方的扯开自己的外裤,ben像是得知今天下雨不能出去玩的小狗,bill觉得如果他有耳朵,现在一定失望的耷拉着。


 


“都说了那种一模一样分不清的东西我不会穿的。”


“如果分得清,阿哥就会穿么?”


 


这是什么逻辑?bill觉得上帝一定是在ben脑子里遮住了帘忘了掀开,看着ben期待的眼神,他只能敷衍着说是。


 


收到肯定的答复后,ben开心的哼着歌上班去了,bill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懒得去想。


 


夜里bill回到家,就看见ben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似乎还攥着什么东西,bill走过去摇醒他,让他回床上去睡。


 


Ben揉揉眼睛,看清bill后,兴高采烈的向他挥舞手里的东西,bill接过一看,是从超市买回来的那两条内裤,在内裤的边缘,用黑色的线歪歪斜斜的分别绣着【bill’s】和【ben’s】。


 


“阿哥,这样以后你就能分得清了。”


 


Ben笑得一脸得意,似乎对自己的做法很满意,bill无语了,ben能做到这份上他还能说什么,他甚至感觉自己要是现在还拒绝ben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了。


 


“行了行了,你赶快给我去床上睡觉……”


 


Ben答应着,摇着尾巴回卧室了,bill拿着绣上两人名字的内裤,在衣柜前站了一会儿,最后把两条内裤分别放进了两人的抽屉里。


 


Ben拉开抽屉,最上面躺着绣有【bill’s】内裤安静的躺在那里,ben心里好失望,哥哥最后还是不愿意要,没精打采的ben想翻出自己的那一条,然后把这两条受冷落的小内打进冷宫,翻了一会儿,没找到绣有【ben’s】的内裤,他又去翻哥哥的抽屉,也没找到。


 


“阿哥,你有没有看……”


 


Ben跑进洗手间,bill正在里面洗脸,腰间露出内裤边缘上,黑线清清楚楚的绣着【ben’s】。


 


“阿哥,你穿错我的内裤了!”


“谁穿错你的了,”bill把毛巾挂好,他才不会说自己故意穿了低腰裤就是为了露出内裤的边缘,指着ben手里那条绣着【bill’s】的内裤问他“你看清楚这上面写着什么?”


 


“那上面写着‘bill的’……”


“就是了,你是不是我的?”


“是……阿哥~mua~”


 


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


我们都属于彼此


 


Ben抱着bill,给了哥哥一个绵长的吻,随后手脚麻利的把绣有【bill’s】的内裤穿上,bill用指尖描绘着那歪歪扭扭的黑线,慢慢把手探进布料和肌肤之间。


 


被他抓着半边屁股的ben当然知道哥哥想干什么,一个劲的往后缩,嘴里说着不要不要。


 


“阿哥我今天不能再迟到了……”


“那算你欠我的,晚上回来翻倍还。”


“知道了……阿哥,这次不要在阳台好不好……”


“好。”


“多谢阿哥~啾~那我上工去了~”


 


Bill看着弟弟愉快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低头轻柔的抚摸绣着【ben’s】的黑线。


 

傻仔,我说不在阳台,可也没说一定在床上哦……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