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超霆/宇biu】围城(编号6)

繁花落尽君辞去:

然而即使没什么人看我也写得很high……


嘛,如果没什么人喜欢这个故事的话,我就只写一些我喜欢的场面了。自己过过瘾就好了嗯……


---------------------------------------------------


-


 


Bill排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通过了检疫进入了军营。姜希宇睁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Bill和一旁的守卫闲聊起来,他问:“大哥,哪里有饭吃?”


 


不管怎样,吃饱是第一大事。


 


Bill从仓库领到了两人份的食物,还多要到了一块巧克力,把食物和巧克力分给了姜希宇,姜希宇看也不看面包和火腿,拆开那块巧克力就开始吃。


 


Bill说:“小傻子你还会挑食?”


 


姜希宇说:“希宇不是傻子。”


 


Bill无语,把面包和火腿塞进姜希宇的口袋里,说:“行吧,你乖乖呆在这儿,饿了就去仓库要吃的。我要走咯。”


 


姜希宇看着他:“Biu去哪?”


 


Bill说:“我要当兵去,打倒那个叫陈霆的混蛋。”


 


姜希宇十分赞同地点点头:“陈霆混蛋,欺负Biu!”


 


Bill说:“不是他欺负我——哎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呆在这,别跟过来了!再见!”


 


姜希宇似乎想说什么,又闭了嘴。他看见Bill站了起来,冲他十分敷衍地挥了挥手,转身就走。


 


姜希宇乖乖地坐在台阶上,看见Bill的背影消失在了人群里。


 


-


 


第一批丧尸涌了上来,接触到了电网。


 


巨大的电力让他们瞬间死亡,一排排的尸体挂在电网上,由于根本没有智力,后面的丧尸依然在前赴后继,踩着前排的丧尸尸体往上爬。无数丧尸尸体的重量压得电网往内倾斜,陈霆紧紧地盯着电网倾斜的临界线,高声道:“大家注意!电网支撑不了多久了!”


 


电网后的军人们开始往丧尸群中抛手榴弹,丧尸被炸得肢体乱飞,有的丧尸直接扑在地上,抓着同类的四肢进食。项允超端着狙击枪,一枪打爆了一个正在进食的丧尸的头,他怒道:“妈的,还吃同类,真是丧失!”


 


“少讲废话!本来就是丧尸!”陈霆冲他吼,巨大的爆炸声让他们根本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


 


无数的丧尸倒了下去,更多的丧尸涌了上来,项允超吼:“这有多少?有没有十万只!”


 


陈霆把手榴弹抛过电网,吼回来:“恐怕不止!反正我们不需要杀光它们,只要它们不进入军营就好!”


 


“这群傻东西会改道走么!”


 


有下属军人吼道:“陈霆中士!技术人员申请关闭电网将电网扶正!不然电网支撑不了多久了!”


 


陈霆眉头紧锁:“需要多久!”


 


“前后大约三十秒!”


 


陈霆点点头,高声吼道:“听我命令,所有士兵准备御敌!电网将关闭三十秒钟,三十秒钟之内不允许放入一只丧尸,否则军法处置!”


 


军人们热血沸腾,齐声吼道:“是!”


 


陈霆端着枪,命令道:“关闭电网!”


 


电网的电力突然停止,丧尸一窝蜂涌了上来,巨大的吊臂机械慢慢将电网扶正,无数的尸体从电网上滚落,丧尸们踩着电网爬了上来。项允超几次点射,射下了即将爬过电网的丧尸。


 


所有的人神经紧绷,把丧尸一只一只地打落下去。三十秒钟终于过去,电网重新发电!还在电网上的丧尸瞬间变成焦炭!


 


陈霆说:“很好,这样下去,拦住它们不成问题。”


 


“长官——!!”


 


后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陈霆诧异地回过头,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军人跑了过来,他神情惊惶绝望:“不好了!不好了!有人开车冲破了东边的电网逃跑!东边开了一个大口!丧尸全部涌进来了!兄弟们抵御不住——”


 


“什么?!!!”陈霆怒吼,“这边的弟兄撤下二十个和我去东边!快!”


 


“我和你去!”项允超第一个站了出来。


 


很快就集齐了二十个人,他们朝东边狂奔而去,路上就能遇见不少丧尸,陈霆越打越慌,脸色变得惨白。


 


那个跑来报信的军人半路死亡,陈霆一枪送他上路,免得他二次变异。


 


东边的小队竟然已经全军覆没了,无数的丧尸从那个豁口涌入,陈霆举着无线电,说:“请求撤退。”


 


有丧尸扑了上来,项允超用枪托把它砸倒,再一枪爆头。


 


他们听到南军营中响起震天响的警报声,机械的女声道:“请所有人员听从军区指挥,有序地撤离营地!请所有人员听从军区指挥……”


 


陈霆摸了一把脸,说:“为其他人撤退争取时间!集中兵力到东边!”


 


“是!”


 


不出多时,大部分兵力被集中到了东边的豁口,爆炸声枪声响彻云霄。陈霆对项允超说:“允超,这次也许就是你最后一次上战场了。”


 


项允超脸上都是鲜血,他拉开一颗手雷扔进丧尸群里,大笑道:“你觉得我会怕?”


 


“没有人不怕死!”陈霆道。


 


“我当然怕死!可是你在,我就什么也不怕!”项允超说。


 


陈霆和项允超背靠着背,一人抬腿踹飞一只丧尸,陈霆说:“少说肉麻话!有本事就活下来!”


 


项允超说:“当然会活下来!没有再吃你一次……我怎么会甘心去死!”


 


巨大的爆炸声在他耳边响起。在血肉横飞,生死攸关的战场,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那么贴近陈霆,知道他作为一个军人的责任和无畏。他多么有幸能爱上他,多么有幸能和他并肩作战。


 


-


 


Bill还没有找到入伍的地方,军营里就响起了警报,营地里一下子就乱了套。


 


有人哭叫嘶喊,人们四散奔逃,根本就没有人听见警报里不断强调的要遵守秩序。已经有男人和守卫兵发生了冲突,想要冲破防线逃出去。


 


Bill抓着一个人就问:“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人发着抖说:“都怪这些没用的政府,听说有丧尸打进来了!他们要放弃这个营地,抛下我们撤走了!”


 


Bill皱眉,他见到陈霆那会看见了他们的防御工事,三米高的电网和散布四周的军队,没道理会拦不住这一波丧尸啊?他放开那个人,又找到了一名守卫兵问:“有丧尸攻打进来了?”


 


守卫兵怒道:“营地里有人听说了有大批丧尸攻打过来了,就窃走了一辆军用车逃逸!他们趁着电网停电的时候冲破了东边的电网逃走!丧尸都是从那个豁口进来的!”


 


Bill怒火中烧:“妈的!这些人都他妈的是傻逼吗!他们逃了,营地里这么多人……这么多人……!”


 


没等他说什么,平民和军人的冲突升级了,有一个男人竟然从身上拔出了一把小刀,捅死了拦路的军人,顿时军人的防守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人们纷纷从那里逃跑。


 


Bill一阵心寒,他往后退了一步,想起之前那个牺牲的军人对他说:“这场灾难里所有的英雄和受害者,你不可能知道每一个人的名字!”可是又有多少人是做了无谓的牺牲呢?


 


Bill的手伸到口袋里,他一惊,从口袋里掏出半块巧克力来,是姜希宇剩下的,那个小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半块塞进了他的口袋。


 


有军人开始鸣枪示警,人群的骚乱终于平息了一点,有军人吼道:“大家不要慌……政府会安排大家安全撤离……”


 


Bill想到姜希宇那双清澈的眼睛,咬咬牙,朝军营内奔去。他听到人群里传来了尖叫声,似乎已经有丧尸闯进来了。


 


Bill大吼:“姜希宇!姜希宇——!”


 


“小傻子——笨蛋——蠢货——!你在哪?!”


 


Bill转过头,他已经可以看见丧尸了,人群惊惶地四散奔逃,丧尸把女人孩子抓伤,张开腥臭的口撕咬着他们的皮肉。


 


Bill看到了一个男人的尸体,他从它身上翻出一把水果刀,他看见男人死不瞑目地张大着眼,狠下心来,割断了他的脖子。


 


有丧尸在军营里游走,Bill心急如焚,姜希宇那个小傻子,不会也凑到逃出去的人群里了吧?那样必死无疑!


 


Bill突然背后一冷,他猛地侧身一躲,一个丧尸扑了个空,Bill回手一刀,割断了丧尸的一条手臂。丧尸咆哮一声,再次朝Bill扑了过来。


 


这回Bill看清了丧尸的模样,它穿着笔挺的军服,全身皮肉溃烂,流出腥臭的腥黄色粘液,Bill瞳孔紧缩,即使他与那个人只有一面之缘,他还是能将他认出来。


 


那个开着车来救他们的人,那个牺牲自己面对丧尸大军的人,那个说“这场灾难里所有的英雄和受害者,你不可能知道每一个人的名字”的人。


 


他变成了杀死自己的东西。


 


Bill发出一声怒吼,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扑到了那只丧尸身上,把它压倒在地,手起刀落,割下它另外一条手臂。丧尸张嘴咆哮,Bill把刀猛地插到它的头颅里。


 


“王八蛋!”他把刀拔出来又插进去,丧尸面容模糊,血肉横飞。


 


“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Bill撕心裂肺地怒吼,每一次怒吼他的刀就又插进去一次,丧尸的头颅皮肉撕裂,他吼道,“不准侮辱他——他是英雄!”


 


丧尸的头被彻底破坏,成了一具死尸,Bill的脸上身上溅满了腥臭的液体,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浑身湿透,像从水里捞出来的。


 


他的心脏突然绞痛得厉害,他用力地捶打自己的左胸口,疼得几乎窒息。


 


他从来没有这么憎恨过这场灾难。平时他的生活就像下水道里啃食腐肉的老鼠,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没有什么追求,自甘堕落。拿青春和生命在玩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即使灾难发生,他也只想着只要自己不死就好,其他的都无所谓。


 


直到他看到那个军人,他才知道有的人可以这么伟大。


 


伟大到你只是看着他,就觉得自惭形秽。


 


是这个军人让他第一次燃起了想要好好活一场的希望,他想加入军队,他想做和他一样的英雄。


 


而这个军人,独自面对千军万马,连个替他收尸阻止他变异的人都没有。


 


他死在乱世里,没有电视新闻报道他的丰功伟绩,没有人替他难过替他默哀。英雄总是孤独的。


 


Bill拆下军人军服上的军徽,别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我会记得你的,看着吧,这场灾难会结束的。”


 


“再见了……英雄。”他说。


-TBC.

评论

热度(37)

  1. Yahun陈先生总是不开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