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等水仙/峰霆】洋葱和冷冻鸡

二喵:

#写在前面#

*bill性转—阿碧
 何瀚性转—何寒

*脑洞来源于MY阿健健的片段文(没看过点我。)请务必看完再回来!

*现在点X还来得及,我已经OOC的没眼看了。

——

#

何寒的手指隔着由于浮力发飘的透明一次性手套描摹着已经解冻半个小时却还是冻成一大坨的鸡肉。
鸡骨冷硬,切面泛着浅浅的红。

要赶在允超回来之前把晚饭做好。何寒这样想着。

其实在买来后鸡肉已被何寒分块下锅沥去血水,只是当时不吃就装袋封口丢到了冰箱冷冻柜深处。
现在因为冰冻时间过长所以只化开了很小一部分。
有细小的碎肉和黄色的皮质沉在盆底随着水波轻轻的晃动着。
何寒只得下手剥离这些粘连不断的浅色肉块。

#

“大小姐,我不在家你也不知道自己煮饭吃的啊?”阿碧捏住何寒尖尖的下巴,“Man爸知道了会以为我欺负新人的。”

“我……并没有做过饭。”何寒垂下了眼帘,长长的睫毛素白的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莫名让阿碧想起了阿本。
当初他也是如此这般坐在沙发上,踩着那双颜色鲜亮的小狗毛绒拖鞋同自己讲:“阿姐我肚饿。”

阿碧突然感觉一阵心焦的烦躁,松了那只不自觉用上力捏住何寒下巴的手,鲜红的指痕留在皮肤上有点刺眼。

#

何寒褪下手套,手指已经由于浸在冰水里太久,冻得有些红紫。
从筷笼抽出一把汤匙,鸡肉倒入生抽老抽各两勺再加料酒花椒和葱姜腌好。
何寒动作娴熟的摆弄着这些她曾经无比陌生的瓶瓶罐罐。

鸡肉要腌半个小时,切好了土豆和香菇的何寒在这等待的空档里一不小心发了个呆。
当初也是炖鸡,却没有这样大而明亮的厨房,两个人挤在小小的灶台间忙碌,自己还总是弄错调料。
这样的低级错误终于惹得那人失了耐心,何寒的脑袋被不轻不重的敲了一记,动作太过自然,像是习惯。

本以为会被好生责骂一番的何寒闭了眼,半晌后睁开却发现对方正已经陷入回忆,失焦的大眼睛盯着灰暗的水泥地,嘴里滑出一句。

“傻仔。”



意识到自己开始回忆当初和阿碧同居生活的何寒慌忙回过了神,甩甩头像是要把什么念头甩出去一样。

洁白的瓷砖上倒映出何寒靠在灶台边单薄的身影。

#

“以后呢,我出去做事,你就在家做好饭等我回来。”说这话的时候阿碧正往嘴里送鸡肝。
埋头吃米的何寒点点头,做饭其实没什么难的,阿碧教了炖排骨,明天可以试着做一下。

注意火,把排骨和山药炖熟,记得放葱姜盐和一点陈皮。多么简单的要求啊。

看着何寒乖巧的模样阿碧不由得下嘴调戏:“这么讲真的好像我在包养你诶。”
何寒没由得心头一乱就呛了嗓子,放下碗筷慌忙找水的背景音是阿碧毫不掩饰的爽朗笑声。
没过一会儿笑声就停止了,阿碧也来到了客厅。

她也呛着了。

#

何寒从冰箱里拿出了洋葱。
圆溜溜的紫色球体看上去特别的可爱。

剥去最外面一层皮的洋葱在空气中释放出了辛辣的气味,呛的何寒嗓子痒痒眼睛发酸。
何寒努力克制住用手揉眼睛的冲动把水龙头打开冲洗着手中的洋葱,一会儿切它估计战况会更加惨烈。

还带着水珠的球体被一劈两半,刀面蘸水使得洋葱少散发了几分辣气,将洋葱切好装盘后的何寒红着眼睛去拿鸡蛋。

一个没留神鸡蛋就从手中滑落“啪”的在地上摔了个金黄四溢。

#

“大小姐,也真难为你切洋葱了。”喝了一肚子酒还没吃饭的阿碧刚到家就被屋里残留的洋葱味顶的有点想呕。

何寒站在厨房边低头攥着围裙的一角没有说话,脸上的泪痕都没干还在不停的眨着眼睛,鼻头红红的看上去好像刚被人欺负了一样。

阿碧只得走上前去牵过她的手把她带到了厨房,告诉她切之前先把刀用水淋一下,就不会这么呛了。
何寒抽抽鼻子,嗯了一声。带着点小小的鼻音。

以为阿碧说完了的何寒想走去桌边盛饭却被捉了手腕压在冰箱上,何寒害怕碰倒冰箱也就没敢太用力挣扎。

“要我教你东西,可是要付学费的。”阿碧身上淡淡的的香传过来。
何寒发现自己并不是怕她,反而随着阿碧的凑近心里有了隐隐的期待。
耳根发烫的想要别开脸,阿碧却变本加厉的整个人贴上来,何寒无处安放的视线只能落在阿碧的低胸吊带裙上。

啊……她的左胸上有一颗小小的痣。

这是何寒被带着红酒味的唇吻上前,脑子里最后的念头。

#

何寒蹲在地上擦拭着黏腻的蛋液,今天一整天她都觉得自己状态不对,心很慌乱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一样。

就在她纠结着要不要给允超打个电话叫他回来路上小心些时,手机屏幕亮了。

是项允超发来的短信。

——晚上临时有事不回家吃饭了,你早点睡。

又是自己一个人吗。
何寒望着冰冷的水池突然就没了食欲。

收了碗筷便回了卧室躺下闭上了眼。

最近项允超晚上总是加班,何寒也没有特意等他回来再睡,半夜迷蒙间就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唔……允超的味道。

这样想着的何寒突然间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身边一片冰凉。

何寒按亮手机想要看一下时间,却收到了一张发件人未知的图片。
像素有些模糊但仍能看出图上人是项允超,左耳的耳钉暗暗的反着光。
背景上的壁纸何寒熟悉无比。

#

同阿碧住的第二个星期,Man爸要求何寒出来接客。

说是阿碧带她,可她在阿碧那里还真没学会什么技能。
当然,做饭不算。

此刻何寒有些尴尬的扯着刚刚盖过臀部的百褶裙,经由改造的学生制服成了情趣道具一般的存在,反复深呼吸后何寒推开了那扇在她眼里无比沉重的包厢门。

音乐嘈杂光线斑驳,一片乌烟瘴气中何寒头晕脑胀的被人扯到了大腿上,视线相接,短暂的错愕后只剩满满的尴尬。

熟人。
简直太熟了。
是弟弟从小到大的朋友,项允超。

而此刻他的手正好死不死的放在何寒的腰际,脸上玩味的笑脸僵在那里,好像吞了苍蝇一般。



何寒当晚被项允超带回了家里,在车上时两人均是保持沉默没有开口说话。
到家时有些落雨,项允超为何寒开了车门,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何寒的肩上。

进屋后项允超叫何寒先去洗个澡换下衣服,他会去给Man爸打电话。

洗澡后的何寒脸色泛着健康的潮红,看上去不像平常那样病殃殃的苍白。
刚吹干的头发,光裸的长腿和身上项允超宽大的白衬衫看上去比在Man爸店里的制服更有诱惑力。

项允超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
他轻咳一声强迫自己转移了视线。

#

何寒攥着挎包坐在出租车的后座。
包很轻,里面只装了一样东西。
她的眼睛落在马路的对面。
虽然很晚了但是那间装潢考究的夜店依旧有人不停的进进出出。

她已经在这等了一个小时。

无论如何她都要等到他出来。

#

项允超只恨时间不能停止,自己还没措好辞何寒就已经洗完澡。

项允超心里纠结着是装傻再问一遍何寒怎么回事还是大方表示自己已经从Man爸嘴里得知所有情况,一面递过了手里的热牛奶。

好在何寒也没什么表示,接过杯子坐在床边小口的抿着。

牛奶喝完的何寒捧着杯子舔舔上唇的奶圈:“你都知道了吧。”
项允超只得眼神复杂的点了头。

“你家出事那段时间我爸把我锁在家里封了我的消息叫我不要插手……我出来以后找过你,而你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也没想到小慕……呃,他会这么狠。”
项允超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了头,虽然这事与他毫无关系。

“成王败寇。”何寒放下了杯子走到项允超面前站定。

“而你,把我买回来就打算这么晾一晚上?”唇角微挑眼神是坦然直白的勾引。
不似何寒往日的笑颜却又有着无穷的诱惑力。

项允超没有打算分出精力去探究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原因,只觉得再忍下去就不是男人了。

#

时间十一点十四分。
门口终于出现了自己一直在等的身影。
旁边挽着他胳膊的那人也曾经像这样的挽过自己。

而她的眼神从出来以后就一直在寻找着什么。

“阿碧……”
这两个词割破喉头吐出,何寒只觉得连着好几天不曾准时用餐的胃部也跟着开始隐隐作痛。

拿上挎包打开车门不理会司机在后面叫着还没给钱。
何寒大踏步的走向对面。

#

感觉不太好也不至于那么疼,项允超顶进来时何寒有些无措的抓着他的后背,眼角泛红。

“我知道你是第一次……”项允超缓缓的动着腰,嘴唇蹭过何寒的耳垂往里吹气。
这个动作,好像阿碧也对自己做过。
当时她说什么来着?

——喂,你一定不想让那些臭男人占你便宜吧?
——不如给了我,我只用手指都能让你爽到。

“我是不是弄疼你了?”耳边传来的是项允超有些慌张的声音。
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用手附上何寒的脸。

何寒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

#

何寒站到那两人面前时她看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项允超的脸上浮现出堪比第一次在店里见到她时的惊讶与尴尬,还有着所有出轨男人被抓到时脸上应有的惭愧之色。

而阿碧则从看见她的瞬间亮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一步步走来。
丝毫没有害臊紧张这些理所应当的神情。

靠的越近何寒越能看清她眼中燃烧着的,和自己一样的,名为思念的情绪。

#

何寒就这么被项允超买了回去。
或许用“赎”会更为恰当一些。

日子依旧过,她负责做饭,项允超出门工作。
和在阁楼里被阿碧“包养”唯一的差距就是她会跟项允超做爱。

项允超很温柔,有耐心,喜欢没完没了的吻她。
与他舌尖纠缠时何寒总会不自觉的回想,那次接吻时阿碧究竟有没有把舌头伸进来。

明明是不久之前的事,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

何寒并没有多理会在一旁纠结万分的项允超,她看着眼前的阿碧感觉有些陌生。

她瘦了。
过分削尖的下巴衬得她的眼睛更加大而明亮。
它们正瞬也不瞬的看着她,包含其中太过明显的情愫使得何寒突然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对上阿碧的视线。

何寒颤着手从挎包里拿出了那把她装了一路的水果刀。
紧紧手指,就要捏不住,刀尖明晃晃的对着阿碧。
心里好像缠了一团杂乱的毛线,怎么也解不开。

阿碧没动,甚至连躲的意思都没有。
她仅仅是站在那里何寒都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真的下不了手。

还是项允超先有了动作。
他从旁一把拉过何寒苍白细瘦的手腕夺下了刀子丢在地上,把何寒圈在了怀里。
顺着她的头发小声的哄着她给她道歉说要带她回家。

回家这两个字使得何寒就像是大梦初醒一般开始了挣扎,她用力的推开项允超,转头对向了阿碧。

“照片是不是你发给我的。”何寒不自觉的就用上了质问的语气。
“是。”阿碧这厢到答的干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一片坦然。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何寒感到浑身都在打颤,明明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却让她的心彻底凉透。

“因为啊……”阿碧上前一步走到何寒面前,熟悉的,淡淡的香水味重新萦绕在何寒的鼻尖。

“我想见你。”



何寒再也没办法欺骗自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是被掐了一把,酸酸的泛着疼。
她小声呜咽着勾住了阿碧的脖子吻上她的嘴角。

Man爸赶过来刚好看见这一幕,她不明白明明是来捉奸的,为什么最后小三和正室却吻在了一处独留奸夫呆愣一旁。

先反应过来的阿碧将何寒往后推开一点,嘴唇分离时何寒红着眼圈不明所以的又往前凑凑想要重新吻上她的样子实在像极了一只小兔子。
阿碧拼命忍住继续亲下去的想法彻底推开何寒,俯身捡起了那把水果刀。

顾不上看其他人的表情,阿碧用刀狠狠划过左脸转身面对Man爸。
“我破相了,以后都不可能再吃这碗饭了。”

















阿碧丢了刀牵起何寒的手,有温热的血液蹭在何寒的手心。

“放我们走。”







——没有啦——

*呜,非常感谢看到这里!!卡了一周终于把这锅粥熬好了QVQ 不好喝也请不要退货好吗?
还是没有忍心按原来的想法让寒寒捅死项总和阿碧……信我这是HE啦!最后刀疤脸的阿碧狠狠压榨了项允超一把带着寒寒好好过日子去啦!

*感谢衣食父母 @Youknowyoulovehim  @牛寺。 我爱你们!比心

评论

热度(37)

  1. Yahun二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