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峰霆】Nitesky【Omega!峰XAlpha!霆】【项允超X陈均平】

鹭归:

又名:善用社交软件,菊花珍重【……


名字是随便取的_(:зゝ∠)_


是的是OA梗你没有看错_(:зゝ∠)_









很傻很雷文笔很渣_(:зゝ∠)_












确定还要继续往下看吗?_(:зゝ∠)_














你确定吗!!!!!!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눈_눈)



 正文:


  ——相当不可思议。


 


  陈均平从喉咙口粗重地摩擦出一声喘息,他从身上人的嘴角一路吻到耳边。他低笑:“我得说……你技术相当不错。”依旧西装革履仪表端正的男人挑眉看了他一眼,“多谢夸奖。”说着他把手伸进陈均平的衬衣里。流连在小腹那块柔软紧致的肌肤。陈均平伸手去扯他的领带。


 


  ——不可思议。


 


  没有一个人的荷尔蒙能与他契合到这种程度。即使他万花丛中过,也没有一个Beta或者Omega的味道,这么让他躁动。陈均平半倚在床上,手肘撑着床,乜斜着眼看眼前的男人将衬衫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不得不说,相当色气。陈均平在心里默默地吹了一声口哨。他的嗓子有些沙哑,“所以,属性?”


 


  “那很重要吗?”衬衫被脱去了,扔在床边。跪在陈均平腿间的男人咧嘴一笑。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明明暗暗地闪烁着。——危险。陈均平眯起眼。他意识到这个人也许比自己还厉害。天知道他只是太无聊了才约了个炮。——说真的,陌陌那种软件真的能约到这样的——呃——火辣又带感的精英?他意识到21世纪的社交软件真是太伟大了。


 


  “对我而言,是的。”陈均平耸了耸肩膀,“我喜欢了解得透彻一点。你知道,如果有什么隐疾——什么的。”男人不再说话了。他解开他的皮带扣。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斜睨着陈均平。他将皮带扔到一边。陈均平不满于他的沉默,于是他稍稍释放了一点他的Alpha信息素。空气中多了一些凌厉的味道——像香樟和柠檬。男人翕动着鼻翼,然后笑起来,“很好的味道。”“……谢谢夸奖!”陈均平有些没好气。他觉得受到了蔑视。说真的,他自己也不怎么喜欢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这让他闻起来像个Beta或者隐性Omega——反正不像Alpha,娘里娘气的。他在床第之间不怎么用信息素压人。所以所有他上过的小妞都夸他是个温柔的Alpha。但眼前这个人不一样。他比陈均平曾经遇到的所有人都要危险一百倍——他连他的信息素都闻不出来。真是见鬼。陈均平会看上他完全是因为他的屁股,还有脸。


 


  “好了属性不明先生,”陈均平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他指了指自己高高挺立的小弟,“你打算怎么处置眼前的状况?”他满脸都是“快躺下让我操你”的毋庸置疑。“我叫项允超,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他看了陈均平半晌,突然突兀地说。陈均平撇过头,不打算搭理他。谁想知道他的名字。拜托,打炮明明就只要下半身交涉完美就好了好吗?但是作为一个文明人,陈均平很有礼貌地回礼,“陈均平。”他们静默地凝视了半晌,然后立刻抱到了一起。猴急得好像八辈子没上过炕一样。


 


  陈均平的心急速地跳动着。他估计眼前这迷人又可口的危险人物估计是一个Alpha。——哦不要担心他的屁股,谁操谁还不一定呢。


 


  项允超的接吻技术相当娴熟。他懂得怎么用舌头让你爽到天上去。陈均平含糊不清地发出几个单音节,代表他很满意。项允超把陈均平抱在怀中,他的手掌轻轻摩挲着陈均平脑后。从他汗湿的头发一路抚摸下去,越过脊椎,腰窝,伸进他的裤子里握住了他的臀肉。陈均平迷醉在惊人吻技中的脑子迅速清醒过来,他猛地抓住项允超的手,拧起眉毛:“你干啥?”


 


  项允超挑起一边眉毛,脸上很明显地写着“还能干吗当然是操你”“放心老子会让你爽到飞”。陈均平勾起嘴角,他绯红着脸,眼睛湿漉,摘掉眼镜后有一层漫不经心的茫然。他说:“我也是个Alpha。”所以你为什么不乖乖躺下呢。看眼前人不为所动,他说:“让我闻你的信息素。”他加大了放出的信息素的量,现在满房间都是香樟和柠檬的味道。Alpha的天性。喜欢掌控一切。陈均平舔了舔嘴唇。项允超的眼神渐趋阴暗。他顺着陈均平的下巴啃咬下去,力度有些大。陈均平嘶了一声,他皱起眉挣扎了一下,“我得说你确实很辣。但是我不喜欢一直这么玩神秘。也许我们适可而止?显然你不打算让我们有更进一步的交流。”他微微扬起下巴。适可而止?别做梦了。他的Alpha本能到现在还在沸腾。这注定是一场火辣并让他终身难忘的性爱。如果他能坦诚一点儿——陈均平想,如果他能坦诚一点儿,他倒是不介意做一下Bottom。


 


  项允超并没说话,但是空气中混杂了一些陌生的味道。冰冷又锋利——像蘸了水的武士刀。凌厉,危险,致人死地。它像一把忽然飞来的暗器插进了陈均平略显温柔的信息素里。然后两者迅速融合。项允超盯着陈均平仔细嗅闻的样子,他看起来像个小动物。项允超觉得自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只小东西的肚皮揉个透了。


 


  “可我还是不知道你是什么。”陈均平遗憾地说。他也许还想说什么——或许不——但是他已经被项允超死死地摁在床上吻住了。他们争相把自己的舌头压进另一方的喉咙里。挑衅似的想让对方先发出呻吟。这已经不像一场性爱了。陈均平朦朦胧胧地想。这像是在床上打架。


 


  在接吻的空当里项允超已经手脚麻利地将他们两个人都剥干净了。两个人肆无忌惮地抛洒着自己的信息素,不要钱似的。陈均平觉得今天他释放的信息素足以让一个Omega软成一滩水了。——但是,事实却是——


 


  “什么?!”陈均平不可置信地看向身后,“你他妈再说一遍??!”


 


  “怎么了?”项允超一脸纯良,“我是个Omega。”


 


  WHAT THE FUCK!!!!!!!


 


  陈均平想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他现在极其地想把贴在自己身上的某人踹下床——不管他的老二是不是在他屁股里。但是——天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说真的,我还以为你不会有性别歧视。”项允超一边卖力地挺动着腰一边说,“毕竟你个人介绍上说了来者不拒。”


 


  我说的来者不拒是指躺倒在我身下!!!而不是在我身上像个永动机似的操我!!!


 


  陈均平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濒死的呜咽,他觉得自己脸色惨白——但事实上他被操得红彤彤的——“我以为……你是个Alpha。”


 


  “哈,大家都这么想。”项允超歪了歪头,那张天使似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笑,“毕竟没有哪个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像我这样。”他俯下来吻了一下陈均平吻痕斑斑的背,“还有你赶巧了,陈先生。”他一个深挺,笑意意味不明,“——发情期。”


 


  陈均平自暴自弃地用手臂掩住脸。


 


  这操蛋极了。


 


  果然,他还是不该用陌陌这样的社交软件的。


 


  ……明天就去APP市场给差评!!!!


 


END


 


_(:зゝ∠)_又短又渣真是对不起了【跪


 


哈哈哈哈其实OA这个梗超级萌的快入OA邪教!!!【够


 


 

评论

热度(110)

  1. Yahun鹭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