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色气的】千万少年陈等等(脑洞?)

冬末_乖萌甜嗲:

那是一个快三十的漂亮男人,为了一份小礼物,认认真真准备了好久好久。


搬来了板凳,虽然爱美,可这一次也带上了眼镜。像要高考那样,录了好多遍。


在手机软件里悉心选了粉色的花瓣特效。虽然别人看来,画质和音质都渣得不行,但他还是心满意足,稀罕得不得了。


卡着时间,小心翼翼的发出去……


一想到这样的家伙,真是想狠狠欺负他啊。


—————以下是禽兽的内心世界—————


一双手忽然贴上抱着手机等回复的男人。


他还没来得及回头看看,颈部就被按住,整个人扑倒在面前的吉他上。


“唔……”他发出难受的鼻音,企图挣扎一下。


背后的人贴在他后颈一舔,带着冷静的笑意。“宝贝,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男人立即红了脸。“你不是在国外……啊!”


话还没说完,便被背心扯裂的声音打断。后背那双手粗鲁的讲碎片往上撩,随意挂在他赤裸的背上。


双手捉住他劲瘦的腰,狠狠摁在桌上。顺着肋骨来回抚摸过,最终抓住裤腰,往下利落的一拽……


“不……”


突出的部位已经在他臀缝里蹭了几个来回,背后的手绕到他面前,强硬的挤进那潮湿温热的口腔……


“唔……”说不出话的男人只能无助的扭动身子,眼中的水汽给眼镜蒙上一层雾。


难以控制的唾液渐渐沾湿对方的手指,又被送入难以启齿之处。


他的呼叫声越发大了起来,间杂着含混的求饶和哭腔。


背后的人却置若罔闻,解开拉链,直接推入他紧致的身体。


那个瞬间,男人匀称的身体顷刻绷紧,肌肉画出一连串优美的线条。喉间似是一声绝望的痛呼,然后放弃般的倒在桌上,无声哭泣起来。


随着身后的冲击,他潮湿的脸在琴弦来回磨蹭,嘴唇也无力的开着。


一次次撞击在桌上,敏感的身体渐渐变得潮红。眼角混杂着快乐与极度的羞愧,他用那糟糕的国语小声的哀求道:“求你……快点……会有人嗯……求……求你……”


————就到这吧————

评论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