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大圣归来】【白龙/混沌】《妖他妈生的》1

佛心蛊:


 


 



 


图&滴滴打妖@靴下猫腰子 


 


————————————————————————————


一切属于《大圣归来》


————————————————————————————


1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这是天地之理,没有人和妖生就能出世的,那是从石头子儿里蹦跶出来的齐天大圣。
然而混沌也不记得娘亲,他生在一个小水洼里,最小的时候长得像个蝌蚪那么大,吃几条活蹦乱跳的鱼虫就过一天。
所以到底要怎么办,怎么修怎么练怎么当妖成神,那都是自己用黑爪爪摸索出来的。
没眼睛伤不起啊亲!


小水洼也就够混沌长到半拉大蛤蟆那么大,就快要干掉了,混沌就拖着尾巴,迈着爪子去河边。那可真是摸着石头过河了,毕竟没有眼睛就是瞎,瞎着瞎着就摸到了,至于中途经过了什么艰难险阻就不是个事儿了。


后来直到混沌捧着被大圣爷给捶折了打着绷带的爪爪问白龙话的时候才透漏了那么一丁点儿。


他张开大嘴巴摇着尾巴问,龙啊龙,你知道你知道吃石头什么味儿么?


小白龙摇摇头,不知道啊!没事干谁啃石头蛋子玩,闹呢你?


哦,你不知道的,你肯定不知道的,因为因为你是龙,人家把好吃的都送到你跟前来。你只要张开你的长嘴巴子含着就是了。可我呢,一肚子的石头塞满了,坠得慌,好想哭啊!一摸脸上没眼睛。


你干嘛吃什么石头?找点别的吃呗!


古代有个人类,他是个皇帝,他的国家遭灾啦!百姓没有吃的,他看了好伤心啊!就问百姓为什么不吃肉糜呢?肉糜吃了就不会饿死啦!


混沌用爪子挠挠脸,皮肤又厚又紧,黑爪爪挠得卡兹卡兹响。


我看不见,不知道还有多少路才能到河,我用大嘴巴吸空气,察觉里面的水汽,就朝着那个方向爬,遇到什么就吃什么呀!运气不好就吃石头呗!龙啊龙,你就是那个问平民为什么不吃肉糜的皇帝,有肉糜我早吃啦!才不吃什么石头!


白龙蟠曲在石山尖尖上捉着蓝色的海星星当瓜子儿磕,一边磕一边说那你不舒服就吐出来呗!


太沉,吐不出来。混沌的声调很沉痛,然而面无表情,就一张嘴,强求表情太困苦。


所以说你吃它干嘛使。


填肚子啊!


那后来怎么办?


找个没有太阳的地方熬着呗,挺着肚子等石头慢慢融化掉。混沌又挠了一下脸,卡兹卡兹地响。


小白龙注视着混沌,从山尖上溜下来,龙肘子趴在地上,低着头去就爪。


卡兹卡兹。


挠脸和打呵欠一样会传染的。


混沌转转大脑袋说,龙啊龙,你是不是在我面前啊?我现在妖力不足变化不出眼睛来,虽然变化出来的看到的也不是特别真切,就像上了年岁的老爷子,模模糊糊的,可好歹那是看得到的。眼下我只能闻到你身上的味道,阳光和海的味道,有点鲜。


小白龙从鳞片上用爪子摘了一个海葵下来,剥开放进混沌嘴里。


就是这个味儿!混沌BIA唧着嘴说。


比石头好吃吗?


好吃多了。混沌侧着头回忆着石头的味道,导致小白龙从侧面看见他的大嘴那跟人类园林的月亮门一样有个半圆的缺。


不过石头还是有点用的,世间万物有灵,化掉的时候还是可以补充点儿气力,就是太难吃,没味儿。


白龙的鳞爪摸着混沌肉肉的头,灰黑色的巨虫想躲开,但不知为何并没有彻底地躲过去。


你也忒不容易,难怪修炼得都邪乎了。


修炼这种事就要脚踏实地,当然踩着水也行,你看我,还不是老老实实地吃海鲜吗?人是挺好吃的,捏着嫩,闻着香,可是这不能吃啊!人是灵之首,修炼一下就成了罗汉菩萨,吃了人佛祖要找麻烦的啰!玉皇大帝也不会放过你。


摸一摸,拍一拍,再摸一摸,揉揉。


混沌抬着还好使的那个黑爪爪去拨龙爪,奈何爪子太细太短摸不到自己头顶,只好说声你别摸。


白龙是海里的王族,摸了也就是摸了,吃了也就那么个事,于是怪道为什么不能摸啊?


混沌就拧着脖子左右摇摆,有节奏得跟打摆子个样。


没有人摸过我的头啊!我很弱的时候没人愿意摸,路过的人都用脚踹我,还想拿剑砍我,你说我冤不冤?不就是嘴大点儿至于吗?


后来我就变强了,不管是妖还是人啊,只要不是猴子那种异类,一门心思的总会变强的。


变强了自然更加没有人摸头啦!好男不摸头,好女不搂腰。不尊重嘛!所以你不要摸。


可是我觉得蛮爽。


白龙的爪子还在混沌头上,轻轻地挠。


反正你现在打不过我,摸你也打不过。


你还是别摸吧!虽然我也打不过。


混沌叹口气,旁边绿呼呼的山妖跑来一堆,在他身上摸摸捏捏,一脸的紧张。


大王啊大王你怎么样,哪儿疼吗?为什么叹气呀!大王可不能有事儿,不然咱们怎么办啊!


混沌一抖身子,山妖们就飞出去,倒栽葱一样扎进老林子里,惊飞一群老乌鸦。


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白龙游着,长长的身子围着混沌绕成一个圈儿。


龙啊龙,你怎么这么烦?


为什么呀?


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你一摸,我就想哭。


可眼下我幻化不出眼睛,好吧!其实幻化出来也没什么用,眼泪还是朝着里面流,灌进喉咙里面去。


又苦又涩,好难吃的!


白龙想了想,又从身上抠了个海葵,放进混沌的大嘴巴。


混沌吞下海葵说,这个比刚才的小。


 


白龙说,要不你跟着我混吧!你别看我乐意驮着大圣,其实是因为他答应给我弄吃的。


什么吃的?童男童女?


都说别吃人了,他说给我抓大头鱼吃。


大头鱼好吃吗?


好吃!就那个头就特别好吃,烤得香酥酥。


噫!猴子烤的?


嗯呢!


他看见我就砸。


没事儿,你跟我去找江流儿小师父,他原谅你了,大圣就不会再打你。


真的?


真的。


龙啊龙,你真好。


 


白龙伸出爪子,摸了摸混沌的头。


混沌朝上顶了顶,肉肉的头落在白龙爪子心里,实实在在的。




 


待续

评论

热度(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