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为什么偏偏我是绝世美人(3)

RHunter猎虹者:

#绝世美人白大格#


#万万没想到已经写到第三章了#


#The sorrows of young White#


 @还魂草  @金趴趴不是啪啪啪 


—————————————————————————————————


我师父带来了我师兄。


我师兄本来是个出家人,姓张,叫张无涯。后来因为实在太英俊,烧香火的女施主们一踏进佛门重地就越穿越少,对整个佛门都形成了挑战,他在庙里的师父就跟他说,你这么帅,败坏佛家名声,你走吧,不要再打扰为师了,自从你长大,师父我一本经都念不进去了。


于是我师兄就离开了寺庙,他走了之后,对面的尼姑庵就拆了。


然后我们现在的师父找到他,给了他新生活。


于是我师兄也开始练降龙玩年腿,两年之后,靠实力称霸了武林,成为武林至尊。


但是我师兄这么厉害,却有一点不为人知的秘密,后来我跟师兄一起在后花园儿抽烟的时候我俩聊到了房事。


我师兄一脸羞涩。




“你咋会是个处男?”我嘬了一口烟,不敢相信。师兄他可是风流倜傥,美艳绝伦,那真不是他想洁身自好就能洁身自好得了的。


我师兄忧愁地吐了一个烟圈,叹了口气。




原来他有一个传说中的15 英寸 big cock。




这在同人文里都是神级别的男人,我想到那个耽美写手在塑造他的时候一定赋予了他很多的爱。


“哇,那你应该是总攻了,”我说,“我就是正常人的尺寸,我是个受。真可惜,我也想要15寸龙。”


“我朋友都叫我张根硕,”他幽幽地说,“多重含义上,然而这一点都不好。”


“怎么个不好?”我问。


“我贫血。”




我师兄说他每次勃起都头晕眼花,血压难以负荷他的冲动,所以行房的时候就一直贫血。


“我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他幽幽地看着我,“勃起了一次就头晕眼花手脚发麻,休息了半个小时才缓过来。”




“后来我又试着第二次勃起,陷入了深度昏迷。”




自从知道我师兄在洞房花烛夜陷入深度昏迷这件事之后,我对他的同情很深刻,每天都让我的婢女给他熬人参汤,虎鞭汤,鹿茸汤。


而我,因为姿态亮丽,美若天仙,拥有天生的玩儿年腿玩儿年腰玩儿年臂,天资聪颖,无人能敌,很快就在江湖上有了名气。




我拉着小皇上说我现在已经不害怕贱人们来害我了。小皇上很欣慰,拉着我的手点头。我把小皇上抱起来吧唧了一口,说,“要龙子不?娃生下来也没人敢害他,老子玩儿死他们。”


小皇上嗯了一生,脸有点儿红,他悄声问我,“造小人儿疼不疼呀?”


“不疼的,”我说,“咱还要多生几个呢。”


小皇上红着脸蛋又嗯了一声,就任我抱到床上去了。




而香妃竟然依旧没有被标记。但是有一点已经有了进步,他找到了梦中情人。


而他的梦中情人竟然是个女人,。


来的那15个阿尔法里,竟然真得有个女阿尔法,香妃一看到她,就被她身上的alpha气息吸引,发情的难以自拔。但是自小就知道自己的omega的香妃,对这件事简直难以承受。


香妃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你说我是不是异性恋,”香妃哭丧着脸,“我爹一定打死我的。”


“你爹最多烧死你。”我简直纳闷儿了,这个耽美小说里的欧米茄,咋的还是个异性恋,这不是违背大社会么?!太不正法了,我正要说他几句,但转念一想,其实也无所谓么,反正女的阿尔法也是攻方,香妃还是能安心当一个受的。


“你怕啥,你就跟那个女的在一起么,她是个阿尔法啊,”我无所谓地拍拍他后背,“你照样能被受孕,娃出溜一下就生出来了。”


“不仅仅因为这个,”香妃看起来已经要哭了,“她虽然有着两个生殖器,但是女性的那个完全没有,所以她只能分泌男性荷尔蒙。”


所以那个女的是lady bear style。


“这不是挺好的么!”我如释重负,“有胡子有杰宝,还是个阿尔法,除了穿裙子以外哪儿哪儿都好!你不是异性恋,你还是个基佬你放心。”


“哇——!”香妃却哭了起来,“可是她有胸——!她有一对!硅胶胸!”


“为啥是硅胶胸??”


“因为雄性荷尔蒙太旺盛她长不起来胸,就丰胸了,说要做优雅女人。”


这太变态了,我想。


ABO等级里的女人到底在用什么方式来维持自己的女性形象,何必呢,明明就是个男人。


“没有关系,”我安慰香妃,“你已经长大了,不用吃放心奶。”




香妃和他的夫婿,熊女士,办了一场中式喜事,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扎着双马尾,穿样式很西式的裙子。


熊女士一见到我,就从兜里掏出一包烟。


哎呦,我欣慰地笑了。




我师兄羡慕坏了,在一个深夜立在井边哭,说自己一辈子都没办法行房,太痛苦了,太可耻了。


他要切掉自己的大鸡鸡。要不然就投井。


我,我师父,小皇上,我们都吓坏了,赶忙把他拦了下来。


“你怎么可以切鸡鸡呢,”师父说,“鸡鸡犯了什么错?你简直不可理喻。”


“你这老糊涂!”师兄边哭边骂,“不怪他怪谁?难道怪我的父母,生我巨龙在天?”


师父听了就上去打他,“你这个小混账,空有一条好龙,白瞎了你的皮囊,这还能怪谁?要不是你不好好吃蔬菜,你能贫血?要不是你不好好吃水果和瘦肉,你怎么长大了贫血?人家白美人怎么不贫血?”


“他的屌没有15寸!”师兄大喊,“而且我还低血压!”


“多嘴!”师父打了他的后脑勺。




最后我师兄没有自切鸡鸡,也没有投井自杀,而是听从了我家小皇上的建议,缺啥补啥。


我们给他准备了鸡血羊血牛血鸭血粉丝汤,赤豆小元宵,酒酿圆子,二胡卵子等帮他补血。




而我的小皇上不负众望地怀孕了。


我的房事突然就成了问题。




但是隔壁的香妃已经生了两个了[震惊脸




“你咋一个月不到就生了俩?你怀孕没过程的?”我吓尿了,看着香妃一手抱着一个娃哺乳,“你咋在喂奶呢?!你老婆……不对,你夫婿呢?!”


“我是omega啊,我想咋生就咋生,想生多快生多快。而且我是omega当然是我喂奶。”


我听着就把手里的扇子摔在了地上,这什么狗屁世界观设定?!


“而且我娃要喝放心奶。”香妃说。




又过了一个月,我抱着我家小皇上,深知我不能在他怀孕的时候搞他。但是每天瞧着他鼻子眼睛嘴的,心里麻痒麻痒。


最后只能一个人在后花园抽闷烟。


忽然皇后娘娘来了。


“白贵人啊,最近可好?”皇后问我。


我赶紧站起来掸了烟灰,“好好好,都好。”我说,又添了一句,“就是有点儿憋的慌。”


“我知道~”她装出和我很熟的样子,“我知道弟弟你近日必然喜悦难抑,也有别的难抑制之处……”她眼珠子动了动,“我听说东洋有种蝴蝶,捉来共寝,可以消除床笫难捱之苦。”


“真得?”我有点好奇,“什么蝴蝶?”


“东洋特产,雅蠛蝶。”




你当我傻。


我笑了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sorry,I don't understand.”


“你说鸟语也没用,赐——”皇后娘娘一挥手,“给白贵人赐只雅蠛蝶。你今夜就不要回自己的寝宫了,东宫的床已经给你铺好了。”


我低头应了,知道她铁定害我。但我现在总不好当众使出我的玩儿年腿把千岁皇后踢成傻逼。




小皇上晚上要是看到我不在房子里,该多伤心。


我一步一回头地黯然走到东宫,一开门,就看到一个H胸魔鬼身材的亚洲女性躺在我的床上,我心里疑惑,只看到她身后张开一对翅膀,发着光。


尽管她一丝不挂,我还是没有碰她。而她有点不高兴,忽闪了一下翅膀,我突然就像着了魔一样地摸了摸她的翅膀。


“雅蠛蝶~”她说。


我一个激灵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跌倒在地。




平地摔交是《八荒六合唯我玩年攻》的第二招——见招拆招,平地摔交。




雅蠛蝶怕是没想到我这么柔弱,赶忙过来扶我,而我就是不起。


“呜呜……我……我可是好人家的受,”我作出梨花带雨状,“你欺负人,我告我夫家去。”


“你明明是自己摔得。”她说。


“是你撞我,”我眼中含泪,“若不是你撞我,你为什么扶我?”扶着自己的腿,眉间微蹙,“你撞人还不认,我丈夫一定砍死你。我儿子还没生下来,他的父亲就要受此苦……”


“哪有这么严重!”她的一双H乳在我面前晃荡,“你这是碰瓷!”


“我是不是碰瓷,要找别人来评判,你等着,我去叫我师兄来!”说着我就跑到了门外,一个玩儿年飞,跃过几层房顶,到了师兄练剑的园子,师兄果然还在练功。




“无涯!无涯!”我跳了下来,师兄看到我,匆忙收起了拳脚。


“我找到能够配你15寸巨龙的姑娘了,你现在供血如何?”我抓住师兄的手,明显觉得他比补血前的日子更孔武有力。


“天生我材必有用!”师兄激动地大吼一声,立刻随我青云而去。




师兄进了房,我没进,我回了我的寝宫。


小皇上竟然衣衫整齐地在外出。


我们俩大眼瞪小眼。


皇上看着我,有些惊讶,应该是没想到我突然回来了。


他脸很黑,说,“你过来。”


我赶忙过去了。


“朕听说你,听说你私藏姘头。”他说着,面无表情,手却在抖。


“你这是要去捉奸在床吗?”我有点无奈,笑了起来,“那不是我姘头,那是我嫂子。”


“真得?”他明显有点委屈了,反问我的时候大眼睛里闪着泪珠子。


“真得。”我看着他,一脸真挚。


小皇上低着头,不肯让我看到他表情。好像有点不情愿的,一个转身一声不吭地往回走,身边的侍卫和公公吓得筋斗绷直了,我挥挥手,让他们悄悄都散了。而我站着没动,看着小皇上自己走到了门口,一扭头看到我没跟上来,身后也空荡荡的。


我的小皇上肚子已经隆起来一点,有些委屈地在门口看着我,天太黑,不过我能想到他的表情。


“你怎么还不跟上来!”他在门口气地要跺脚,“朕真要砍死你了。”


我一听他的邀请,麻利往前跑,几步到了门口一把搂住他。


“没大没小!”他骂我。


我开了门儿把人推进去,赶忙抱进了怀里。


——————————————————————————


tbc.

评论

热度(104)

  1. Yahunliehongzh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