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为什么偏偏我是绝世美人(1)

RHunter猎虹者:

Legend Of Brother Bai】。 @还魂草 


每天药都按时吃,每天按时都吃错。


正文开始,加上了试阅部分。


警告:还是雷,雷得慌,小心点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叫白大格,是恐怖小说写手,因为种种原因被同办公室的耽美小说写手诅咒,陷入了一场风波。




我现在是绝世倾城美人受【点烟




按照那个耽美小说写手的的设定来看,我美得非常有涵养,走在路上的时候都没人干活儿,我是个男的,但是他们看着我就是不干活儿,只看我,拉低了办事效率,给国家建设带来了灾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前天早上的时候我家丫鬟过来说皇上要我去跳舞,我说不去,她说不去不行。她跟我说皇上那边贡品很多,天南海北的大鲍鱼,天南海北的大牡蛎。


我去了,照着皇上的脑门儿弹了一下。


皇上可高兴了,要我做他妃子。




“我是个男的,你看我,我没有胸部。”我扒开上衣,露出了我绝美的胸膛,那一瞬间各处都投来了噼噼啪啪的火花,我知道我美,这不是我的本意。


耽美写手的意思是要让我在这个世界里被上到死,貌似我还可以怀孕,之前她在写一个什么生子的文,我大概嘲笑的声音太大了点。




在这里所有的男人都生娃。




而我并不害怕,生娃算什么,老子前年在济州岛生吃活章鱼。


老子生吃知了蛐蛐儿蚱蜢蚂蚁大蜈蚣小蚕蛹。


鸡肉味嘎嘣脆。


谁让我生娃我吃谁。




现在我是个绝世倾城美人受。每天洗得很干净就等着皇上来霸占我,虽然我家的丫鬟和对面未出阁的闺女都喜欢我,但我没什么兴趣,我要跟皇上结婚。


南边儿来的贡品里有烟草。


啥都能缺,烟不能少。




皇上在座位上指着我,“朕说要你,管你是男是女?今夜就你来侍寝!朕给你大把银两,大把金银财宝……”


“有烟草吗?”我问。


“应有尽有!”皇上说。


“嫁了。”我合好衣服领子,扫了扫四周的人,他们通通被我的美貌迷惑住,坐在皇上跟前的另一个妃子看着我脸都绿了,我怎么知道我一个男人为什么长得比你美,你看着我我还是可美,美的皇上都不想干活儿。




哪儿不太对。




今天是我做绝世美人受的第四十二天,皇上出早朝去了。我卷了根烟坐在藤椅上抽,旁边另一个小受在绣花儿。


“你是个受,你怎么不绣花啊?”那个小受扎了一手的血点子,期期艾艾地看着我,“皇上还那么喜欢你,你定是有什么法宝吧?好不好给弟弟我说说?”


绣你的花儿去哪儿这么多废话。




老子活儿好。




“皇上呢?”我问旁边的侍女。侍女做了个揖,“回贵人,这个点儿皇上应已上过早朝,在书房批折子呢。”


“走,”我站起身,掸了掸烟灰,“看看去。”




走了没两步就听到院子外面一两个人窸窸窣窣地说着话,“呸,那个妖孽,也不知使了什么法术,把皇上迷的神魂颠倒,一点也不顾及后宫其他妃子了。”“好姐姐,您也不好这样讲啊,那白贵人必是有过人之处,才能得尽宠爱。”“不就长得美些,也不见得有多美。为什么就偏偏说他是绝世美人?还是个男人,可笑死了。”




“几位姐姐?”我闪出了身,刚在里屋掐灭了烟头,苦味儿还没缓过来,我从袖口里掏了两根烟出来,“心情不好吧?抽一口,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她们死活不抽,害怕我给她们下毒。


最后我跟侍女两人蹲在连廊口把那两根儿烟抽了。




刚走到御书房门口,公公老远瞅见我,撒丫子就往回跑。跑什么,我只是来看看,闲着没事儿,不是说皇上是个昏君么,上什么早朝批什么折子啊。


来玩儿啊。




“皇……皇上!皇上!”太监颤颤巍巍地跑进屋,“……那个,那个美人来了!!”


“什么?!”皇上膝盖发软,毛笔啪嗒一声掉折子上,“跟他说朕批折子呢……说朕批折子呢朕没空!”




“呦呵,”我推开了门,门口的侍卫都跪在后面动都不动,“您批折子呢?”


“哎呀美人,美人,朕,朕正忙着呢……”皇上连连后退,老太监已经急急忙忙退了出去,门儿也赶紧关好了。我走过去往书桌前的椅子上一坐,拉过皇上就窝进怀里,他还不老实,老动。


“你批你的,我干我的,不耽误。”




“耽误!”皇上大叫,猛地哽住了音,“……嗷呜朕的龙臀!”






西域来了个洋汉子,不知道是西边哪里,看样子像美利坚的。他身上飘香气儿,引得蝴蝶都飞到他身边打转儿。


宫里面都说我受宠的日子要到尽头了。


我跟皇上说这人可香了,皇上就叫西域那个汉子“香妃”。




自从跟我同房之后皇上的早朝越上越拖沓,主要是起不来床。龙臀有苦说不出。我做了五张纸条,一张上写着“上早朝”,四张上写着“上皇上”,都揉成团儿放到一个黑盒子里。


让皇上抽奖。


我很民主,一般不会任意妄为,抽到啥是啥,绝对不耍赖。




朝中盛传我误国误民,说我是妖孽,狐狸精转世,再这么下去国家一定要完。然后香妃就来了,看着不太高兴,但还是在大堂里给皇上跳了支舞。


那蝴蝶飞的到处都是,真乱花迷人眼。


皇上看我,我看他屁股,他不敢看香妃了。




晚上的时候我搂着皇上唠嗑,“你为啥喜欢男的呢?”


“我本来不喜欢的,”皇上哭丧着脸,“你之前朕都只喜欢女的,但是因为听说你是绝世倾城大美人,朕才找你来跳舞。”


“结果你弹朕脑门儿,朕觉得你好特别。”


我听了不信,戳他脸,“你后宫明明有男的,那个绣花儿的,你知道不?也是一个受。”


“不知道。”皇上说。




哦,不知道啊。不知道算了。




第二天我在后花园碰到了香妃,他一个一米八二的汉子在那边儿跳舞呢。又是到处飞蝴蝶,乱花迷人眼。


我过去问他,“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啊?”


他一脸地惊讶,开口都是洋鬼子的腔调,“甚摸?尼闻得到人家?!”




咋的你香成这样儿这儿蝴蝶都快成酱子了就算闻不到也能看到你当我瞎啊?




“呢不可能闻得到窝啊,知有窝门果家的壬才能闻得到香啊(゚Д゚*)。”香妃吓尿了,我为了安慰他,从袖口里取出一支烟,“受惊了?别害怕,受惊抽支烟,赛过活神仙。”


我跟香妃两个人蹲在后花园抽烟。


“悠的人会闻到窝特别香,因为窝是个Omega。”


“啥?”


“Omega。”




他说他们国家的人生不生娃就看你是不是Omega,整个西域都是那样儿,我们东边儿的都能生,他们是资本主义阶级分层生,受孕的都叫欧米伽。


他握着我的手说,“呢是一个阿尔法。”


咋还有这设定啊。


这我还麻痹得怎么生娃。




鉴于我忽然成了这个都能生娃的国家里一个不能生娃的异类,皇上听说之后对我刮目相看,觉得我是稀世珍宝。


“美人啊,朕万万没想到你是一个阿尔法,你如此与众不同,千金之躯,朕赐你‘黄金阿尔法’名号,望得一方敬仰。”




而皇上觉得自己亏大了。


新婚初夜的时候皇上一句话没说好,对着我说了一句,“美人,一定要给朕怀个龙种。”


我跳起来就说,“谁他妈让我生娃我就吃了谁!”


一步就登了皇帝的菊花。


当时我还想着我咋这么猛,我手腕儿这么细皮肤这么嫩杨柳腰瓜子脸的一看就是个风吹倒啊,为什么一把擒住那小皇帝的腰他连扑腾一下都做不到?


妈的原来老子是个阿尔法,我不猛谁猛。




但是我是个绝世倾城美人受。


我要做好一个受的本分。




大部分的时间我啥都不干,躺在床上等皇上来霸占我。但是前两天抽奖抽得太多了,龙臀有点儿不适,作为一个受我也不知道我该干啥了。


下了床我就是个NPC好吗,我跟别的角色的区别就在于,我是绝色天香,没人来霸占我我还能干个啥啊。


只能出去捣乱了。




刚走到后花园,就看到一米八二又在那儿跳舞呢。


满都是蝴蝶,乱花渐欲迷人眼。


忽然这一米八二一个横扑,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哎呦我的娘喂,这是唱哪儿出?!


我赶紧跑过去打横把一米八二·欧米伽·香妃往起一抱,火速往房间里跑,还让婢女去叫御医。


不一会儿皇上就来了,问我是不是想毒死香妃。




说因为我害怕失宠,想毒死香妃。


我看着皇上的屁股,“你龙臀不疼了?”


“你别岔开话题!就问是不是你下的毒!”皇上面上一红,向后退了两步。


“不是我。”我扭头一眼看到之前那个绣花的受,正躲在正门后面鬼鬼祟祟,我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把人逮住了。


“是不是你!”我问绣花受。


绣花受哭得梨花带雨,跪在地上一抽一抽的,“我是个受,我哪里有这样的力气去害人呜呜呜……”


“你是歌手和害人有什么关系!”皇上一步步靠近,“会唱歌的好多都杀人,戏班子里……”


“皇上,”我打断了他,“他说他是个,受。”


“哦。”皇上看我,“就是他不审了。”




绣花受被拖下去了,香妃睡了几天醒过来。


爱我爱得要死要活。


“不行我是个受,”我跟他说,“我真不能标记你。”我向天边拜了拜,“真不成,不信你问问皇上,你看他同不同意。”




妈个叽皇上竟然同意了。


皇上躺在我怀里哭得满面泪水,“美人,朕的龙臀不行了,你让其他人也帮朕分担一下吧。”他抽了抽鼻子,可怜地打了个嗝,重复道,“朕明天想上早朝。”


“那香妃生了孩子怎么办?”我问。


皇上懵了一下,有点震惊,“他还要给你生孩子?”


“我是个阿尔法,欧米伽一跟我同房就给我生孩子,生得到处都是。”


皇上哇一声又哭了。


“不成!”他眼泪鼻涕地哼唧,“生孩子不成,生孩子不成,你还没给朕生龙种,不能又有了别人的孩子。”


“要生也是你生,”我摸了摸皇上的肚子,“我生不了,只有你能生。”我靠近了点,捉着皇上的手,“我好看不?”


皇上乌黑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脸上还有点儿泪,“好看。”


“跟我怀个龙种不?”


皇上一下没说话,一脑袋扎我怀里,耳朵都红了。






香妃没办法被全中原唯一一个阿尔法——我标记,只能让驿站派马去给他从西域拿抑制剂来,我给驿站的人捎信儿说别驮抑制剂了,治标不治本,也驮回来个别的阿尔法最好,直接斩草除根。


皇上已经跟香妃关系变得特别好,一个在后花园跳舞,一个在旁边打拍子。




但是驿站的人分不清种类,驮回来了一个没味儿的。




这人叫小蕉,也从西域来的,皇上闻不到他们谁有味道谁没有,以为西边儿来的我都觉得香,就叫他香蕉。


香蕉是个Beta。


“窝是个贝塔,”他开口也是洋鬼子腔调,“窝绳哇几率特憋小,干活特憋厉害。”


说完就去干活儿了,我从他身边经过,他一边看我一边干活儿。


皇上哭着对我说,国家终于有了栋梁。




但是香妃还是没人标记他。这可咋办。


皇上靠在我背上,“美人,你要是被朕发现偷偷跟香妃生娃,朕把你俩都斩了。”


“好,”我拿出了黑盒子,“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先来抽奖。”


——————————————————————————


TBC.


这个就看心情更好了。





评论

热度(151)

  1. Yahunliehongzh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