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为什么偏偏我是绝世美人(2)

RHunter猎虹者:

有人跟我说“为什么偏偏我是绝世美人”这名字太难听了【。我就换名字了。【。然而我现在又被威胁地改回来了……真是个没原则的码字员【。


蹲我这个坑的朋友的确是正经的人。【


Legend Of Brother Bai.←英文名


 @还魂草  @金趴趴不是啪啪啪 




——————————————————————————————


皇上去上早朝的时候我听说后宫有人撕逼。貌似说要整我,香妃跑来给我通风报信,说上到皇后下到柴人都想弄死我。


我想着应该没戏,毕竟我有主角光环。


所以该吃吃该喝喝。




正好皇家要办什么庆典,文武百官都来了,我也不好不出现,穿得和平时差不多,一路走到大殿路上没几个人能看着我好好说话。


我是有多美啊,你们至于吗?


半道上就碰到了王爷,王爷从侧面杀过来,向我问好。我也回了声好,他眼神不对,我不知道他戏份多不多,是个正经配角还是纯粹NPC,但是王爷挺帅,看起来比我家小皇上要威风。


但毕竟我的官配攻应该是皇上,应该,我也说不准,那个写耽美的没告诉我就把我投进来了。


王爷送了串珠子项链给我,说是可以防身的。


我拿着珠子心里想,你当我傻,这玩意儿怎么防身,勒死别人吗?




在大殿呆了一会儿我就觉得无聊,跑过去问香妃,“出去抽一根儿不?”


“走。”


我跟香妃两个人蹲在后花园抽烟,吞云吐雾。


还是无聊。


“你会打弹珠不?”我问香妃。


“不会。”香妃说。


我把手上那串珠卸下来,扯断了,哗啦一声珠子掉了一地,我弯着腰跟香妃一个个拾回来,“我教你,”我说,“打弹珠可好玩儿了。”




一直打到凌晨回屋睡觉。




皇上知道我跟香妃打弹珠了,特别不高兴。


“朕哪天就斩了你们两个,”皇上躺在我怀里说,“哪天香妃生个娃出来,娃也斩。”


“你心情这么不好啊?”我爬起来,从床底下摸我的烟盒,“抽一口,沮丧抽支烟,快乐似神仙。”


皇上吸了一口烟,呛起来,眼眶鼻尖儿都红了,坐在旁边儿抱怨,“朕要把你们的珠子也扔了。”


“扔扔扔。”我说。


“你还跟他打弹珠,朕打不死你。”


“打死我打死我。”我说。


“以后你只能跟朕打弹珠。”皇上看着我,鼻尖儿红彤彤的,“打弹珠咋玩儿?”


我瞧着他的眉眼,下了床把那串儿珠剩下的几颗拎了出来,“这几颗没玩儿,没在地上滚过,”我笑咩咩地回到了床上,把穿着这七八颗珠的绳子末端打了个小结,“我跟你玩儿个新的,别人都没玩儿过的,咋样?”




我可真污。




“……你这玩儿法当真是有的?”皇上膝盖打颤,撅着屁股在那儿呜咽,“你跟香妃玩儿的是啥?”


“在地上玩儿的跟在床上玩儿的不一样,”我把最后一颗珠子推进去,听这小皇上嗷呜一声收紧了屁股,“您这是真龙戏珠。”


“朕要打死你。”小皇上红着鼻头说,屁股一戳一颤。




自从听说有人要弄死我,我就变得比原来还胆大,听说蓉妃是最想要搞掉我的,我猜测了一下,她大概会下毒或者下毒或者下毒或者下毒吧。


或者毒死别人陷害我,但是在上一章这个手法已经被绣花受用过,再来就不新鲜了。


婢女给了我一根银针,让我吃什么之前都得插一下。




“你敢拿那玩意儿戳朕的龙阴,朕真得斩了你。”皇上在床上盘着腿,指着我手里的银针,“再靠近一步朕真得斩了你。”


我当即就把针扔了。


我需要一个银杵。




“您要这么大一个这干什么啊?”丫鬟拿着银杵望着我,我伸手接了,把银杵跟珠子放到一起,擦得倍儿亮。“试毒啊,”我说,“量身定做。”




后来皇上也开始担心有人会害我,我想了想,派人守护我是没有意义的。


要从本质上解决这件事情,就是要让我自己能躲过诸多生死劫,而最厉害的武林高手都是能保护自己的。


我决定学武功。




皇上派人在江湖里寻找最适合我的功夫传人,过了几天宫里来了一个老头子,一看到我就疯狂拍手,说自己的武功终于有了后继之人。


“吾派功夫,只传貌美之人,”那老头子说,“一旦学成天下无敌,而长得丑的人学,就会暴毙身亡。”


说完他拿出了几本书,“你骨骼清奇,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一看便知是绝世倾城美人受,这般姿态,必要从腿开始练——”说着他亮出了书名。




《降龙玩年腿》。




师傅说只有天生玩年腿才能练此等武功,有这样的资质的人不多。


而后我开始叼着烟在后花园练起了《降龙玩年腿》,《五罗玩年掌》,《八荒六合唯我玩年功》等。




我师父相传年轻的时候也是方圆百里一支花,美得上穷碧落下黄泉。




后来我在这边儿练功,香妃在那边儿跳舞,皇上站在中间给我们俩打拍子。




而我功力大涨,已经可以用五罗玩年掌在床上跟皇上玩儿珠子了。


“朕要打死你。”皇上撑在那里嘤嘤叽叽,“你这是欺君。”


“我没骗过你。”


“你欺负朕。”皇上抱着银杵不让玩儿了,今天只能玩儿珠子。




还是没人标记香妃这可咋办啊。太监递给我一个纸折子,说是香妃给的信儿,他发情期了。


都怪我上次说让驮个Alpha回来,少驮点儿抑制剂,现在抑制剂不够用了。


全皇宫就我闻着那香,难捱死了。


我拖着皇上不让下床,黑盒子都不给抽奖了,直接解决。




“快给香妃找一个阿尔法标记他吧,”皇上哭哭啼啼地躺在我怀里,屁股里含着珠子和我,手里还抱着银杵不让我玩儿,“朕的龙臀不行了。”他又打了个嗝,“再不上早朝不行了。”


我也觉得有点苦闷,觉得肾疼。




驿站的马又去了,隔了一段时间,西域来了十五个人组成的使团,十五个全是阿尔法。


香妃在房子里抓门。他还在发情期里我们不能放他出来强奸这些使节。


皇上亲自去给香妃挑丈夫了。我作为一个绝世倾城美人,只有蒙着脸在帘子后面听的资格。




不一会儿就听到一个使节用他极不标准的普通话夸我的小皇上长得好。


皇上一下乐了,直接挑了那个夸他长得好的。




当天夜里小皇上说他要去改折子,竟然没来让我侍寝。我有点孤独地翻滚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听说皇上跟那个使节彻夜长谈。


“真的只是谈话,”公公在我一双玩年腿下跪地求饶,“谈的都是治国安邦,那个,师夷长技以制夷……”


“师尼麻痹,”我横踢竖踢,踢得老公公到处蹿,“这洋鬼子找死!”




下午的时候我去找皇上了。


公公一看见我就跪下了,害怕我使出降龙玩年腿,连报都没敢报。


一进门就看到那个洋阿尔法在跟小皇上赏鸟,真鸟,笼子里叽叽叫的那种。小皇上看见我,哆嗦了一下。


“哟,赏鸟呐,”我说,“怎么不先去标记欧米伽,知不知道什么叫当务之急啊?”我抬起我的腿,指着问道,“知道中国功夫不?”


洋阿尔法摇了摇头。


我呵呵一声,轻蔑介绍,“我这是江湖上失传多年的绝门武功——玩年腿!”




洋阿尔法只见我耍了一招就吓得连忙跑走了,公公带他去见香妃,只剩下我跟小皇帝还在屋里。


小皇帝为难地看着地,“朕就跟他看看鸟。”


“我也要看,”我说,“脱。”




“朕非得打死你不可。”小皇帝红着脸坐在书桌上,两条腿分得极开,“看够了没你。”


我一把扯了小皇帝下来,小皇帝哎呦一声,龙臀还是没捂得及。


“不给朕生娃,还欺君!”小皇上一边咬我一边呜呜叫,“朕哪天……”


“砍死我,”我接话,一边抱着他不松手,“砍死我还怎么跟我怀龙种?”


小皇上呜咽一声,耳朵尖儿和屁股蛋子都红了。


————————————————————


TBC.









评论

热度(127)

  1. Yahunliehongzh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