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峰霆】盲

繁花落尽君辞去:

三十题之三,关键词:蒙眼。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傻白粗糙还不甜。








00


霆哥有一招绝技。


他曾经被蒙住双眼,被背叛的下属挟持,却在瞬息之间挣脱束缚,抢到了那人的枪,还在那人仓皇而逃的时候一枪打爆了他的头。


从头至尾他都没有取下蒙眼的布条,只是在那人断气之后才解开布结,露出一双幽深又淡漠的眼睛。


仿佛他刚才杀的并不是自己曾经的心腹,而是一条不听话的狗。


01


霆哥是真的有养狗的。


那狗叫李一峰。


霆哥身边的人都私下称李一峰为霆哥的狗,他们都没见过这么下吅贱的物种,或许说狗都是恭维他了。


那人本来就只是个路上开出租车的小市民,又穷又俗的,不知为何偏偏入了霆哥的眼。他凭着极厚的脸皮,耷拉着舌头留着涎水一路爬到一向冷淡的霆哥的床上去,怎么赶都赶不走。霆哥嫌他烦,赶了几回他都不挪窝,便懒得理他。可是下面的人就不这样想。


这人凭什么能爬到霆哥的床上去?


底下的人都知道这李一峰是个穷小子,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但是霆哥除了和他睡,什么也没给过他,底下的人就知道霆哥只把这小子当个暖床的,根本没放到心上。


于是有人就壮了胆,去找那李一峰,说兄弟们出钱给你,你要不也陪兄弟们睡睡?我们可比霆哥大方得多。


李一峰问给多少,那人说一人五十,看你一晚伺候多少个了。


李一峰嫌少,没答应。


后来霆哥就去找了这人,让人把他扒光了,那话儿用夹子夹着,找了一堆人轮着操他,每一个人射了之后就在他跟头扔五十块钱,整整一个晚上,把那人操得昏来死去,下身一片狼藉。


那人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浑身被体吅液湿透。霆哥也只是坐在下头看报纸,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期间李一峰还打电话来问他晚餐吃什么,霆哥说随便,李一峰问吃不吃火腿肠,霆哥皱眉说不吃。


然后霆哥就抖了抖报纸,起身离开,离开前还对那人说,就算是狗也是我的狗,轮到你碰了么?


那人才知道自己是因为和李一峰说了那些话才被整成这样的。


02


霆哥第一次碰到李一峰的时候是因为上错车。


霆哥有点夜盲,那次在一个郊外仓库弄了一批军火,晚上从仓库出来黑灯瞎火的,霆哥一脸冷淡地往前走,后头的人唯唯诺诺地跟着。霆哥迈出的步伐太果决,后头的人都不敢提醒他走错了路,其实车在另一头。霆哥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拉开门就上去了。


李一峰窝在司机座上吃肉包子,满车油腻的味道,他停车还想着节油,车都没发动,就开着半边车窗透风。霆哥坐在车后座,就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李一峰,李一峰三两下咽了包子,吆喝起来:“哟,这位大哥去哪儿呀?”


霆哥说:“西山别墅。”


李一峰说:“那儿可不好走啊,住在西山的都是富人,自己都有私家车,我开到那儿想要再回市区就得走一趟空车,您看这……”


霆哥说:“你走就是。”


李一峰从后视镜打量了一下这人,黑衣黑裤,脸庞一半没在黑暗里,露出来的下巴精致漂亮,唇色如雨后娇花,肌如凝脂肤若白雪,一看就是个贵气的主。李一峰当下也不罗嗦,开了车就奔西山去了,留得霆哥一干小弟在那旷地上干瞪眼。


李一峰虽然是打了计费表,但他和大多数司机一样,在手刹那儿装了一个小装置,轻轻一碰那表上钱就会跳高。他等红灯的时候就看霆哥在后头闭目养神,就碰了那装置一下,从郊区到西山,过了二十来个红灯,那计费表上的数值蹭蹭蹭猛涨,李一峰心里乐开了花,还怕霆哥睡不安稳,特地开了电台放歌。


西山到了,霆哥睁了眼,他目中一片清明,似是根本未睡。李一峰转过头想去告诉霆哥路费,就见霆哥直接拉了车门下车。


李一峰说:“诶!诶你还没给钱!”


霆哥手插在裤袋里,面无表情:“没钱。”


李一峰立刻就也拉开车门下了车,急急忙忙走到霆哥面前:“你这人怎么能仗着有钱就赖账?车费都付不起打什么车?我说不来你还说走,那个时候就怎么就不说没钱?现在到了地方就想要直接走?没门没门没门,你今天不给我钱,我还就赖着你了!”他伸手就去抓霆哥的手,霆哥就让他抓着了。


霆哥就用他那琥珀色一样的眼睛看着李一峰,李一峰还在那儿喋喋不休:“看你穿得这么好,不像个没钱的,这儿也就两百来块,我们干司机的多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我爸还得了老年痴呆,哎哟喂,没钱治可不行!你看看那些个什么好声音,参赛选手个个身患绝症或是死了亲朋好友,那些我就不胡编乱造了,但是我爸得了老年痴呆这是真的!老人家连自个尿都管不住,一失禁啊……”


霆哥皱起了眉头。


李一峰还要再说,霆哥就说:“二十五下。”


李一峰愣了。霆哥就说:“你打表器多跳了二十五下。”


李一峰神色不自然起来,霆哥又说:“你爸得了老年痴呆,你就出来骗钱?”


李一峰马上改口说:“哎哟您在说什么呢,打表器怎么会多跳二十多下?您想赖账不成,那表上是多少就是多少,我还会骗你吗……”


霆哥说:“不然一分都没有。”


李一峰说:“哎嘿——”他心想这荒郊野岭的我还治不了你这小白脸不成?脸长得好看怎么人那么讨厌!


他拳头还没抬起来,后头树丛里站起乌压压一片黑衣人,个个眼睛会放绿光似的盯着这里,李一峰惊出一身冷汗,就听霆哥低声喝止:“都退下。”


那群人又乌压压退下了。


李一峰把拳头贴着裤腿缝,不敢再抬了。霆哥问:“到底多少?”


李一峰说:“一、一百五。”打表器上是二百五。


霆哥说:“嗯。”然后下头来了个人,交了一百五给李一峰。霆哥看也不看李一峰就转头走了。


李一峰捏着那一百五,无语凝噎,这么有钱的阔少,一百块都不给我!


03


霆哥第二次见到李一峰,李一峰正在和一大姐在路中间吵架。


两个人的车子刮擦了一下,李一峰的车前保险杆都给撞断了,明显是那个大姐先撞上来的。偏偏大姐死活不承认,钱也不肯赔,非要说是李一峰先撞得她。两个人在大马路上吵得唾沫横飞,粗俗用语不堪入耳。霆哥在一旁的咖啡馆里和某千金小姐相亲,那千金小姐动作斯斯文文,恪守食不语的祖训,咖啡喝了两三杯,两人一句话都没说,那小姐都上了三回厕所,霆哥还是一脸世外高人不屑与凡人交谈的模样。


那千金小姐听到大街上有人吵架,就连霆哥都侧过脸去看,千金小姐终于找到了话题,说:“唉,现在的平民啊,就是没素质。”


霆哥抿着一双唇,说:“嗯。”眼睛还盯着外面。


那千金小姐说:“那个男人也是的,多让着点女士嘛,一点绅士风范都没有,不像我在英国……”


霆哥说:“我就是平民。”


千金小姐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站了起来,走出了咖啡馆,迈着大长腿走到路中间,二话不说就扇了李一峰一巴掌。


那清脆的一声让整条马路上看大戏的人都惊了。李一峰捂着半边脸也惊了。


然后他们就听到霆哥对那肇事的大姐说:“赔他钱,不然你可以试试看我的巴掌疼不疼。”


霆哥冷着一张脸说:“我不是什么绅士,下手可不会留情。”


李一峰连交警队都没去,就拿到了一万块的私了费。他捂着半边脸跟在霆哥后头,霆哥走到哪他就跟到哪,霆哥嫌他烦,皱眉问他:“你做什么?”


李一峰呼哧呼哧学狗喘气,说:“霆哥,你家还缺狗吗?”


霆哥家还真没养狗,不过也不缺狗,多的是人想跪舔霆哥的皮鞋尖,这狗还分三六九等,李一峰最多只算得上里面最low的中华田园犬。


霆哥看了那站在咖啡馆里气得拧手帕的千金小姐,轻轻地“嗯”了一声。


李一峰立刻就恪尽职守,霆哥往哪他往哪。霆哥回到咖啡馆坐着,他就坐霆哥对面,那千金小姐站在一旁干瞪眼,就见霆哥垂着眼睛看报纸,李一峰掂着桌上的点心吃得满嘴渣。


千金小姐指着李一峰,半天吐不出个脏字来,最后只能掩面泪奔。


李一峰转头去看她,嘴巴里还塞着蛋糕:“唔那人肿么惹?”


霆哥头也没抬,说:“路人,别理。”


04


霆哥真的长得极俊美,李一峰想倾尽所有的学识来形容他的相貌都做不到。


李一峰其实是想当大明星的,奈何演技过人,世道不公,什么选举比赛无论他的表现多么惊为天人,入围名单却连他的影子都没有。他爸那时还能帮他给组委会塞点钱,不过全部石沉大海。


后来他老爸就得了老年痴呆,这病还真不是他诓霆哥的,他爹的记忆就和金鱼差不多,想撒尿了下一秒就忘了自己还想撒尿,哧溜一下就尿湿了裤子。李一峰哪还有什么精力去当明星,每天和一条死狗一样在外奔波谋生,回来给他老子把屎把尿,真的是活得像条狗一样。


所以自己在外当野狗,和在霆哥那儿当走狗,其实对于李一峰来说都一样。霆哥那儿待遇还好些,还有劳斯莱斯给他开。他有时候开到楼底下去接老子上医院,吓得他那些邻居个个蜂拥出来拍照发朋友圈。


霆哥从来不会说他公车私用怎么的。李一峰本来非常讨厌霆哥的,一百块钱都不给他,白嫖他一趟出租车,现在他宁愿给霆哥白嫖了,脱光了让他倒贴都行。


你说霆哥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李一峰对着霆哥的照片摩擦下吅身,粗粝的指腹摩擦着吐着汁的端眼,霆哥的神色永远冷淡,像是目空一切。李一峰特别想看见霆哥在他身下的表情。


那肯定美极了。


他就把一管汁都喷照片的霆哥脸上了,有种颜吅射的快吅感。李一峰满足地叹口气,又仔仔细细把那些秽吅物擦了,霆哥还是那副冰冷的模样。


李一峰就把照片放在胸前,就好像把人都揣在了心里。那样妥帖放着,没人抢得走。


05


李一峰和霆哥处得久了,发现霆哥其实是有点儿弱视的。


他的眼珠子像琥珀一样,颜色通透,特别是在阳光下看,之前没有人发现是没有人曾经离得那么近过。李一峰以为霆哥只是懒得搭理周围的人,后来才知道其实霆哥他的眼睛是分辨不出周围的人在那儿的,除非离得近了。所以有时候李一峰和他说话就离得很近,霆哥就不会为了找他而皱眉眯眼睛。霆哥晚上的时候若是没有光,就完全看不见,所以当初才会误上了李一峰的车。李一峰会一直带着一个小手电筒,如果周围没有光,他就会替霆哥打着电筒。


霆哥对他这个行为没说什么。其他的手下就笑李一峰,说霆哥那么英明神武的人,怎么还需要你给打手电筒。


李一峰想,你们懂个屁。这就是为什么我能爬上霆哥的床而你们不能,你们这群傻逼。


李一峰说的爬上霆哥的床,是字面意思上的。那天霆哥喝醉了酒,霆哥本来是不能沾酒的,不知道哪个傻逼把白开水端成了白酒,霆哥给别人敬酒的时候闻出来了,但是杯子已经端到跟前,也不好当着对方的面换掉,只好喝了下去。霆哥真的是一杯倒,只能靠李一峰把他抬回家,霆哥倒在床上的时候把李一峰也带着一起倒了上去。李一峰一睁眼就看见霆哥醉眼朦胧的脸。


霆哥白皙的脸上发着红,他伸手摸着李一峰的脸,说:“你不要晃。”


李一峰说:“我没晃。”


霆哥说:“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李一峰说:“我怎么会骗你?”


霆哥说:“你爸真的得了老年痴呆?”


李一峰说:“真的,改天你和我去看就知道了。”


霆哥说:“哦。”


霆哥就闭了眼睛,手指按在眼皮上说:“眼睛……看不清楚。”


李一峰有点心疼他,他凑过去说:“我离近点儿你就看得清了。”


霆哥睁开眼看他,琥珀色的眼睛里有点迷茫。


李一峰吞了吞口水,说:“你看不清,不要紧……我会离你很近很近,这样你就能看得见我。”


霆哥说:“真的?”


李一峰说:“真的。”


霆哥闭着眼睛睡着了,李一峰侧脸看他的脸,如打磨上好的玉器,精雕细琢,让人舍不得触碰。


李一峰就在霆哥的床上躺了一整晚,望着天花板,霆哥的呼吸就在他的耳畔。他不敢动,他想霆哥早上醒来,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他。


06


霆哥真的和李一峰去看了一回他爸。


李一峰家住在安置房里,他妈死得早,他爸又得了老年痴呆,他一天十几个小时在外头跑,赚的钱还请不起人来照看他爹。幸好邻居家有个女孩子,想跟着李一峰学表演,每天会来照看他爹两个小时。李一峰回到家叫他爸,他爸都不搭理,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对面的墙壁。


李一峰对霆哥说:“他生病了,平时就是这样,连我都记不住。”


霆哥说:“你该找个人来照看他。”


李一峰笑了笑说:“哪里来的钱……”


霆哥没答话。门铃响了,隔壁的女孩子闻声跑来了,粘着李一峰让他教她演戏。


霆哥皱眉看着他俩。表情大概不太友好,女孩子被他的气场吓到了,战战兢兢地走了。


霆哥皱眉其实只是因为看不清,李一峰正好也不想让那女孩继续缠着他。没想到霆哥问:“你喜欢演戏?”


李一峰抓抓头说:“嗯……以前跑过几个龙套,还参加过一些大赛。对了,就是那个《谁是演技王》,我还拿过冠军呢!”


“冠军不都去当明星了?”


李一峰说:“家里给的钱不够……只能被默认刷下来了。导演还和我说,在他们心里我是冠军。”


霆哥嗤笑,说:“他和每个人都这样说。”


李一峰说:“你笑了!”


霆哥收了收嘴角的弧度,说:“怎么?”


李一峰说:“我第一次见你笑,还是为了嘲笑我!”


霆哥说:“所以呢?”


李一峰说:“我倍感荣幸!霆哥,我可以跪舔你吗?”


霆哥皱眉:“不能。”


霆哥嘴巴上是这样说的,后来他就派人把李一峰的爸爸接到了私人的疗养院里,每天有老头老太太陪着他爹唠嗑,他爹状况好了不少。霆哥还对李一峰说:“你别当我的司机了。”


李一峰着急了:“为什么啊?霆哥你不要我了吗?我还身强体壮着呢,没到退休年龄……”


霆哥看都没看他,推给他一张邀请函:“《谁是演技王》,自己去吧。”


李一峰盯着那张邀请函,眼睛都涨红了。


07


李一峰红了。


他在《谁是演技王》最新一季里拿了冠军,又拍了一部古装仙侠大戏,立刻就成了当红小生。走在街上都得带墨镜口罩,派头比他霆哥还足。


可是李一峰还是愿意跪舔他霆哥,这和他是不是当红小生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他变得太忙了,很难见霆哥一面。霆哥忙着清理帮中的杂碎,也没来得及想起他。最近一次想起来还是因为晚上爬楼梯的时候磕了一下脚。


霆哥觉得自己视力越来越差,连眼镜也无法拯救了。


他在电视上看到李一峰拿了一个什么鬼奖,刷得满网络电视头条都是他。李一峰说获奖感言的时候就说:“我想给一个人背一首诗。”


主持人说:“看不出李天王这么有情调啊。”


李天王就笑了一下,台下一片尖叫,霆哥皱了皱眉,看不清他的脸。


李一峰深情款款地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那主持人说:“这是诗经里的《蒹葭》吧?李天王为什么要背这首诗?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霆哥靠在沙发上,想听清李一峰回答了什么,可是一切光亮都慢慢远去了,大脑变得混沌起来,他感到有血液从鼻子里流了下来。这不是他第一次流鼻血了。


李一峰说:“……”


他说了什么?霆哥想,好像已经听不清了。


08


霆哥是蒙着眼睛的。


他的视力越发下降之后,视力反而成了累赘。所以他在杀人的时候,会特意蒙住眼睛。


他能从声音辨别出敌人的方向,脚步的轻重缓急判断出对方的体型,从而能在眼盲的情况下做到一击爆头。


蒙住眼睛能让他其他的感官更加敏锐。


所以李一峰偷亲他,和在他身边自吅慰的事,他是知道的。


李一峰以为他睡着了,其实他没有。他早就习惯了夜不能视,听觉反而更加敏锐。他听到李一峰在他睡着后偷偷地下了床,低喃着他的名字揉搓自己。他高吅潮的时候喉咙间会发出模糊的轻吅喘,声音很性吅感。


李一峰会仔仔细细洗干净手和身体,才爬到床上来。霆哥闻到房间里淡淡的体吅液的味道,几乎不可察。李一峰会挨到他身边来,有时候会偷偷亲吻他的侧脸。李一峰的嘴唇很软,霆哥觉得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像是悸动。


霆哥养了那么多狗,那些说要为他出生入死的,最后还不是背叛他了。


霆哥觉得自己不能相信任何人。


他只是有点儿失望,他还是很想知道的,那首蒹葭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09


霆哥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头一回看见这么清晰的景色。


他知道病房是以白色为主,却从不知道这白色这么刺眼。


他侧过头,看见李一峰坐在椅子上打盹,头发被搅得乱七八糟,一点天王的形象都没有。他睡着的时候,头还一点一点的,像是老翁钓鱼。


霆哥慢慢撑起身体坐了起来,歇了一会,就下床去打水喝。


他一边喝水一边打量着李一峰的脸,他的眼睛下青了一大圈,想必是一直在他身边守着。


霆哥伸手去推了推李一峰的肩膀,说:“去床上睡。”


李一峰迷迷糊糊地睁了睁眼,一副没醒的样子看着霆哥,说:“霆哥,我又梦见你了。”


霆哥慢慢举高了杯子,遮住自己的脸,眼睛不自然地移了移,说:“嗯。”


李一峰笑了笑说:“真好……”他又趴在床上睡了。


霆哥给他盖了被子,然后把下属叫了进来,处理生病这几天积存的公事。他才知道自己脑子里长了个东西,压到了视觉神经,差一点就要瞎了。


霆哥摸了摸眼睛,他还一直以为自己只是近视了。


晚上的时候李一峰才醒来,支棱着乱七八糟的头发,迷迷瞪瞪的。霆哥笑着看他:“醒了?”


李一峰唔了一声,转头看霆哥。


他愣了半晌,说:“霆哥你笑了哦。”


霆哥说:“嗯。”


李一峰也傻笑了一下,然后突然开始流眼泪。他张着眼睛,还在笑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霆哥皱眉:“你怎么哭了?”


李一峰说:“我高兴呗。我高兴。我高兴就得哭……我就是这么奇葩。”


李一峰说:“要是每天都这么高兴,我一直哭也没关系。”


10


霆哥才知道李一峰不打算演戏了。


霆哥问他为什么,李一峰说:“我不在你身边啊,连个照顾你的人都没有。”


霆哥说:“我不需要你照顾。”


李一峰说:“那我接着当霆哥的狗呗,霆哥您说舔哪!指哪舔哪!”


霆哥把手指搭在自己的唇上:“这儿呢?”


李一峰凑过去,轻轻地舔了舔霆哥的嘴唇,然后微微张嘴,把那花瓣似的两瓣唇含了进去。


霆哥闭上了眼睛。任李一峰用唇舌爱抚他的唇。


霆哥问李一峰:“那首《蒹葭》是什么意思?”


李一峰抱着霆哥,说:“那个啊……就是我有一个心上人,他离我好远好远。然后我就一直在找他,找啊找啊找啊找啊,走了好多好多地方,最后我终于找到他了。”


霆哥愣了:“这么简单粗暴?”


李一峰说:“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他伸出手来,蒙住了霆哥的双眼,低下头,轻轻吻着霆哥的嘴唇,然后是下巴。霆哥轻颤起来,他才发现蒙住眼睛之后身体如此敏感。


李一峰说:“霆哥,以后就让我做你的眼睛吧。天涯海角我都牵着你走,好不好?”


霆哥说:“嗯。”


他慢慢地闭上眼,陷入一片黑暗。李一峰牵起他的手,他在一片黑暗中抓住他了。


他说你不用看见全世界,你就看着我就好了。


他们会手牵着手,一直走下去。


END.

评论

热度(116)

  1. Queen of Dreams陈先生总是不开心 转载了此文字
  2. 西瓜女皇陈先生总是不开心 转载了此文字
    繁花落尽君辞去
  3. 风声鹤唳陈先生总是不开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