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伪娘【四月之七】

池中鲤鱼:

【四月之七——我想吐】

比赛结果毫不意外,陈伟霆拿了第二。

他从跑道上下来、走起路腿都软绵绵的,大滴汗珠从额头滚下来,湿透上身,裸露的肩膀被太阳晒的红彤彤的,布满汗珠。

芙蕖被大家哄闹着推上前,拿着一瓶水,迟疑着送给陈伟霆。

“谢谢。”

汗流浃背的男孩难得高冷起来,其实就是…累的说不出话,他打开矿泉水猛灌几口,突然想起李易峰说过剧烈运动后不能喝这么多水,就硬生生憋住了,把剩下的大半瓶水从头淋下来。

陈伟霆微昂着头,任由凉水扑面,湿淋满身,五光十色的水珠挂在脑门上,把空水瓶还给芙蕖,帅气的撸一把头发就滚去找不远处的李易峰了。
留下众人花痴…

一个水乎乎拥抱被校草泡进冰水里的眼神镇住,陈伟霆尴尬的放下手臂
“…你怎么了。”

“衣服穿上。”

………所以说金牛座果然最小气。

这么热,你说谁穿衣服啊!…变态变态的啊!

可是陈伟霆担心如果不照做,李易峰就会把手里刚买的拿瓶冰水捶自己脑袋上…然后他就成为史上第一个被男媳妇儿拿冰水捶死的男人了,这便乖乖拿着上衣套上了。

真,t,m,热,

李易峰还算满意的嗯了声,把纸巾拍他脑门上,然后……就…走了。

背影写满了:我不开心。

霆哥何其宠爱媳妇儿,这赶忙追上去了,正巧看到媳妇儿背对着班里女孩,在别号码牌…

“干嘛去?”

“一分钟投篮,替补。”李易峰低头挽袖子,气场低沉。

“我靠,你会打篮球吗?球脏…天宇呢?让他去。”

李易峰看他,没回答,两只袖子都挽到手肘高度,人就走了…留下陈伟霆在原地茫然。
怎么感觉都是自己被…冷暴力了!
“伟霆,四百米决赛检录!”

“知道了…”陈伟霆抓了抓后脑勺,自知惹了峰哥不高兴,消逼停滚去跑四百米…

这是要累死的节奏。

在一群体育生中,陈伟霆拿了个光荣的倒数第二…然后被江淼一众抗回观众台,累的趴在一众男人的大腿上昏昏欲睡,小弟们赶忙动手捏腿的捏腿,揉肩的揉肩,

“霆哥,深呼吸!别死!孩子快出来了!坚持住霆哥!”马天宇贱兮兮的抓起他脚踝左右分开放在自己大腿上。

“闭嘴,老子要累死了!睡会儿…”

“靠,就是不让你睡才喊的,一会儿风给你吹感冒了。”马天宇伸手戳他腰,陈伟霆一扭差点从一排男孩子大腿上滚下去,下一秒就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了堂堂校草单手拦住,拎起来,放在座位上。
“坐直了。”

“啊,峰峰你回来了!”
“嗯。”李易峰应了一声,甩甩手上的水,坐一边打开一包薯片就咔嚓咔嚓的啃,没有跟陈伟霆继续对话的意思。

陈伟霆眼巴巴看了一会儿,想上去主动搭话,又怕李易峰问到裤子的事,那小模样就像阳光下等待投喂的小狗狗,呆萌无辜。

而李易峰怎么可能忘记那条裤子的事儿?无论从物理生物化学数学角度来看!那他妈都是被人撕坏的啊有木有!

至于到底是谁撕的…用大拇脚指头都能猜到好吗?!陈伟霆还敢骗他!胖了?晚上回去不把陈伟霆屁股抽胖一圈,峰哥就对不起他李家高贵的红军血统!

李易峰继续在不远处散发阴森总攻气场,小老虎默默缩紧好哥们们的怀抱里装死。

广播喇叭又响起来,公布刚刚四百米决赛总成绩前四名,陈伟霆的名字不在其中,然后又公布了一分钟投篮的成绩,
“第三名,白小宇,第二名,李威洋…”到这里的时候全校哗然
有没有搞错!李威洋居然第二!一米九三的傻大个打篮球居然第二!!!已经被市区篮球队看上的篮球苗子第二!?

“第一名,c班李易峰。”

于是全校的妹子,高潮了,而装死的陈伟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不可思议的盯着李易峰。
一分钟篮球嘛…谁说矮子不能得第一,再说峰哥181哪里矮!就差一厘米啊一厘米,又不是差在鸟上了,陈伟霆不过是高了李易峰一个小小小小脑瓜尖儿,不足为惧。

现在那个小小小小脑瓜尖儿瞪着一双水辘辘的小狗眼儿,不知是崇拜还是茫然时眼巴巴瞧着自己,那点儿总攻的恶劣自豪感油然而生,李易峰清清嗓子坐直
“发挥的不太好。”

卧槽,第一名你还发挥不好?!装逼遭雷劈啊峰峰…
抬头仰望晴空万里,八成李易峰一时半会儿很难被劈死,陈伟霆不禁抚了抚胸口,幸好幸好,朕不用殉情了。

一上午的活动结束,中午大家一起到对面吃十二块钱一碗的麻辣烫,陈伟霆吃了十五块钱。
李易峰全程缄默,就在陈伟霆跟老板说再加面加糖的时候表情有些崩裂,你说这么能吃…吃哪去了?小崽子瘦的跟营养不良似的…但其他人显然是习惯了,马天宇叼着筷子笑道“伟霆,你早晚糖尿病。”

“……闭嘴吧你。”霆哥把老板送过来的白糖袋撕开,一勺一勺放糖,在第四勺的时候被李易峰一把拦住,只能悻悻然抱着碗喝面汤,还嘟囔不够甜啊好辣啊一类的。

下午就有两千米了,李易峰看陈伟霆又到跑道上站着,心里突然就不是个滋味了,小崽子回回累的跟狗似的,图个什么?

“下来,我替你跑。”李易峰说,直接从人群里把刚跳远回来的陈伟霆扯到一边去。

陈伟霆哪里肯?

两千米啊,就是体育生跑下来都累的喘不上气儿,没受过特殊训练的都跟丢了半条命似的难受,李易峰白白嫩嫩一看就不是能在阳光下疯跑的人,可是以上了跑道就是为了班级荣誉,那必须玩儿命跑,陈伟霆可不想看李易峰累成狗…

“我没事儿。”陈伟霆指着跑道另一头“你等会儿就站在终点等我,给我加油,就行。”

“………”

李易峰没回答,手一揣兜,走了。

这又怎么了这…咋不高兴了?

体育老师言,当你觉得自己跑不动的时候,整体前倾,每一步都像把自己扔出去一样,幻想身后又一一米八十多利益,一百八十多斤,一百八十个麻子的女人追着你要跟你处对象,这样,你就能跑得快了。

于是,枪响之后,所有人都不要命似的飞奔出去,百米后全都变道到内圈跑道,陈伟霆前有七八人,后头二十七八

两千米应该是今天运动会的重头戏,所有人都拿出高端电子设备咔咔拍男生。

高冷如校草都忍不住随手拍了个陈伟霆高速奔跑的背影,顺便在心里吐槽:傻狍子…两千米不能这么跑。

跑道400米一圈,两千米就得跑五圈,但是第二圈刚绕上来就已经分开层次了。

陈伟霆是定力不错的,至少前八百米速度都没慢过,可见最在他后面的隐形恐龙格外的磕碜。

到了第三圈的时候分出了三个层次。

一种是天天锻炼的尖端体育生!
另一种是作为普通学生的体育小黑马!
还有一种是班里找出来随便凑数的!

显然陈伟霆是第二种,又高于第二种。

第三圈再跑回来,同学们热情不减,每次路过观众看台 在一片xxx加油声中,三十多选手集体提速,等路过了观众看台,一个个又累的要死。

这时“随便凑数区”又分出三个层次

一种身体欠佳趴路边吐着吐着被同学抬走了。
另一种资质尚可捂着腰一瘸一拐的坚持走着。
还有一种超常发挥要死不活却半跑半颠儿的。

而黑马区分出两组。

一种浑身抽搐一步一步把自己丢出去,速度明显减缓,眼看着要被隐形恐龙妹强奸了。

还有一种就是体能还有,勉强保持帅气,渐渐把其他人甩开——陈伟霆在这里。

而体育生……还他妈非人哉的加速!!

李易峰是在第四圈突然出现的钱,跟陈伟霆并肩,在操场里面跑,这就是传说中的“带跑”。

跑步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目标,就是盯着你前面的人的后脑勺,他不停你就不停,他停下你就超过他,超过他再盯下一个人的后脑勺。

李易峰的后脑勺格外好看,被风吹起的棕发飘逸的让人想起德芙巧克力。

“坚持不住就下来。”李易峰说,他也在小跑,声音微微急促。

陈伟霆摇头,汗水顺着短发飞溅,看了李易峰侧脸一会儿就突然加速——死也不能在媳妇儿面前丢脸啊!

李易峰咬牙切齿骂了句虎逼,也快速跟上了。

第四圈下来,还剩下最后一圈,陈伟霆没功夫回头看李易峰微红的脸颊和雾气沉沉的眼睑,总觉得肺要炸开了似的疼,估计下一步就要趴下了,结果呢……结果一咬牙,开始最后冲刺。

前面这个后脑勺是谁的他也不知道。

他加速,他也加速。

就是死活超不过,俩人都到了体力极限,磕磕绊绊可谁也没放弃,看陈伟霆那栽栽歪歪的样子,李易峰都怕他随时倒下,一张小脸憋成猪肝色,死咬着嘴唇,眼睛通红通红的,一声喘的比一声粗,黑色的衣服从后背到后腰都被汗水浸湿,脸上的汗更多。

纤细纤细的两条小白腿儿捯的越来越慢,李易峰心疼了…
“威廉,加油,我在终点等你。”

李易峰本就是第三圈才跟上的,又跑里圈,这会儿还体力充沛,留下这句,人已经跑去终点了。

体育生一个个如壮士荣归,后面的凑数的运动员都快死了,被落下一圈多?!

陈伟霆也是发了狠不要命了,终点尽头都是自己班同学撕心裂肺喊加油,一看到李易峰一脸担心的样子,就是真累死在这儿也值了!

估计前面那哥们也这么想的,冲刺时仰天长啸一声,啊!!!
一脚蹬飞了跑道上的塑料假草,本着摔也要摔进重点的决心,霆哥一股脑冲上去,绝壁不能让易峰失望。

一阵不要命的加速,两条腿都不听使唤般机械运动,终于在冲过脚下白线的同时,人也摔趴下了。

“第四名。”

第四……第四……第四……

“峰峰…”
陈伟霆有种快要牺牲的烈士即视感,躺在地上伸手乱抓,胸口剧烈欺负,脸色不正常的红,周围围满了自己班的同学,还有班主任,各个一脸焦急。

“在呢。”李易峰挤进人群,深皱眉头。

这傻子…

“我第几?”

“第四。”李易峰把他拖抱起来“别躺地上,起来走走。”

“对对对,让霆哥走走,把地方都让开!”包穆辰黎立刻站起来驱散人群。
再一看,就是“十八岁少年身残志坚,为爱学走,步步揪心”。
李易峰架着他,在跑道中间的足球场上慢吞吞的走,陈伟霆一个劲儿咳嗽,站都站不稳“我…想吐…”
这会儿本红的小脸变的苍白,整个人挂在李易峰身上,汗津津的额头埋进李易峰的白衬衫“还想喝…喝水…”

“行,咱去卫生间。”不知觉间李易峰声音都温柔许多,他记得陈伟霆好像得过哮喘,现在这蔫巴巴的小兔子样,万一犯病可怎么办…担心得多了,李易峰干脆单膝跪他身前
“我背你。”

“不…用…”

“上来。”

“…不累…咳。”

“快点。”

陈伟霆死活不让他背,捂着肚子自己走,缩缩着肩膀摆明故意让他心疼呢,不就是报复刚才冷暴力的事儿?
李校草也是有脾气的人,起身两步上去,也不管陈伟霆乐不乐意,搂着他肩膀连带着膝窝一提,一把来了个标准的公主抱,还掂了掂,掂的霆哥捂着胸口咳嗽
“不吐了!窝不吐惹!”

“不行,去医院。”

“…唔。”

班主任看见自己班俩帅小伙以这样的姿态出现时,心里还是有一点点震惊的,尤其怀里那个红透了耳根,脸都不敢露…

“陈伟霆怎么了?”

李易峰低头看一眼埋在自己胸口不太起来的脑袋,解释“威廉以前得过哮喘,我带他去医院看看。”

“啧!这孩子怎么不早说,万一犯病怎么办?”

“我带他看看就行。”

“……行,那我给门卫打电话,你们出去时候报一下班级姓名。”张老师挺暖心的摸摸陈伟霆湿乎乎的脑袋,“辛苦了,咱班的大英雄。”

陈伟霆闻了半天李易峰身上的味道,这才意识到,他这是两年来头一回被班主任夸啊有木有!!愣呵呵的伸出脑袋看了老师一会儿,闷声“没事儿…”

“那我先带他走了,老师再见。”

“嗯,去吧。”张老师应了一声,又回去组织班级同学喊加油去了。

校园里此起彼伏的嘶吼和加油声渐渐远去,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太阳倾斜。李易峰一路上也不说话,一直把人抱上出租车,跟司机报了一下目的地。

陈伟霆低头扣鞋上的钉子,努力降低存在感,谁知道剧烈运动后居然开始流鼻涕,吸溜吸溜的,很难不被注意到…

李易峰从后视镜里看他一会儿,忍不住递了张纸巾,后面就传出擤鼻涕的声音。

陈伟霆呆楞的继续装不存在。

到了医院,在各种“峰峰来了啊,白主任在三楼呢”的声音里,李易峰免排队的把人带到老医生手里。

老医生撩起陈伟霆衣服,拿听诊器按了半天,冰凉的听诊器贴着皮肤,很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陈伟霆往后缩,一下子贴到李易峰身上。

“嗯…”医生摘下听诊器,神秘兮兮道“很麻烦。”
“怎么说?”

“心跳太快了,肺也是,这么下去恐怕……”老医生一卖关子,陈伟霆吓呆了。

李易峰却波澜不惊,“他刚跑完步。”

“哦…”老医生高深脸点头“那去做个全面检查吧。”

…………


折腾俩小时,陈伟霆一直蔫巴跟在老公身后,时不时病弱的咳嗽一声,李易峰就看他一眼,俩人再回到老医生那时,把厚厚的x光单子甚至加急养血单子都送上去。

“刚才体能剧烈消耗,没喝水没吃东西,是吧?”

“嗯。”

“嗯……”老医生带上眼镜,眯着一双三角眼“血压还算正常,心脏挺好,肺不错,消化功能很好、哮喘已经痊愈,有偶尔性、潮,嗯,正常…“
陈伟霆继续抠钉子鞋,玩儿听诊器。
“肾脏功能也挺好,血红血白比例正常,哟,自带乙肝抗体……”
老医生看了半天,从x光到血常规…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有点缺钙。”

李易峰:…………

陈伟霆:…………

“谢谢。”

砰,门关上了。

“陈伟霆。”

“嗯~”

“再装病我抽死你。”

“…………”
谁他妈装病了!想吐是真的啊!那是因为刚跑完步谁都会有那个感觉啊!啊啊啊啊!

霆哥欲哭无泪,然后悄悄拉起男朋友的手…

评论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