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瀚霆】非常家庭(一)【新春特供,生个宝宝】

syuusaku_you:

今天是小年夜,猴年马上就要翻篇啦


正好皓优的存货也用完了,干脆趁着新春假期码个短篇还点梗啦 @即便是如何 


---------------------------------------------------------------------------


(一)


清晨,温柔的晨曦透过磨砂的内层窗帘照在了双人床上,虽然并不刺眼,却选好了地方似的愣生生的就照在人家眼皮上,正熟睡着的人皱了皱眉头,用手挡着眼睛睁了开来。那是一张极为精雕细琢的脸,阳光好像也非常宠爱它,不遗余力的将自己的光和热都发泄在他这张脸上。


他抬头看了看窗户,摇摇头,手探进被子里摸着什么东西。仔细看,才发现这张床上的被子包鼓的不像是一个人在睡觉,他原本温柔抚摸的手也变得越来越粗鲁,不一会儿,只见被子里又冒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何瀚!让不让人睡觉了?小心我干死你。”


何瀚不答话,指着窗户说道:“霆哥,你昨晚又忘记把外面的窗帘拉上了。”


躺着的那人一听对方居然为了这种小事叫醒自己,翻了个白眼,恶狠狠的瞪了何瀚一眼:“扑你个街,何总这私家独栋别墅还怕别人偷窥不成,烦死了,别打扰我睡觉!”


何瀚看他眼睛闭上又准备睡觉,心理就不平衡了,凭什么自己要起早贪黑的起床去上班,何况昨晚还辛苦“劳作”了一夜!这人就能舒舒服服的睡大觉?当下脾气一来,把陈霆身上的被子掀开:“快起来了,你得送我去公司。”


阿霆正准备继续回笼觉呢,被这冷风一刺激,瞌睡虫都少了一半,睁开眼睛,不怒反笑:“何总是手断了还是脚瘸了,不会自己开车去公司吗?”


何瀚也笑了,和煦的笑容看的让人赏心悦目:“结婚时候说好的,咱们得恩爱,你送我上班那是最起码的呀。”


这事儿得追溯到一年多以前,陈霆和何瀚结婚那天,大家彼此心里都是清楚的,一个想要对方的钱,来支撑自己把黑道洗白的梦想,一个想要对方的势力,来解决一些正常手段解决不掉的商业麻烦。


两人一拍即合,觉着彼此都是最佳人选,长的又好看,而且不知是哪个谣言说的,鼻子大笑代表一个男人的性能力,那时,双方看看对方的鼻子嘛,觉得更加吾心甚悦。


一开始有人猜测,这两个人都是脾气刚硬的主,怕是成不了好事。陈霆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但总归是混黑道的,身上的一身戾气怎么也洗不干净,一看就是凶神恶煞,不讲道理只讲手段的人。何瀚嘛,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老谋深算,脑子不好使一点的,被他骗的被卖了还帮忙数钱。


婚宴上,两个人一个像沾染了日月清辉,一个像喝了银河之水,登对的让所有人屏息凝神,非要说哪里不好,就是何总裁身体弱了点,经常有个小毛小病的,有人在他们结婚第三天就目睹了何总躺在自家公司的总裁室的沙发上,虚弱的让秘书给他端茶送水。


“哎,希望何总别被阿霆哥折腾死才好哦。”好事儿的发出这样的一句感叹。陈霆率领的恒字头和何瀚掌管的天宇集团的人听到这样的风声,都纷纷把何总当做了瓷娃娃一般供着,上下车有人扶,坐下都有人帮忙拿靠垫,都巴望着“极道之妻”在受尽了丈夫的蹂躏之后能宽慰一点,别把火气发到他们这些小喽啰的身上。


也有人猜测他们俩迟早要分,本来嘛,一开始的婚姻就是双方另有所图,后来事业发展的都很迅速,当初的愿望大半都成了真,何必还要再耗下去呢。可这两人就一次次的打了那些人的脸,结婚都一年了还被瞧见何瀚喂陈霆吃赤贝刺身,那蜜里调油的模样,吃完了还手拉着手,不肯松开,叫所有人看的辣眼睛。


“何总真贤惠啊,开会时候凶巴巴的能把所有经理训到说不出话、抬不起头,没想到还能这么温柔的喂霆哥吃饭,哎~我老婆要是对我这么好,真是让我干黑道我也愿意。”


贤惠个屁!陈霆腹诽,根本就是披着羊皮的狼,一肚子漆黑馅儿的芝麻汤圆!忽然,陈霆听到了房门口若隐若现的脚步声,不是他吹牛,他这个耳聪目明的本事经常救他于水火之中,灵的不得了。那脚步声像是到了门前,陈霆心里跟明镜似的,立马从床上弹起来,右手推上何瀚的肩膀,使劲一压。


何瀚哪是他这个练家子的对手,毫无反抗能力的就被陈霆压在了床上,刚挑眉还没来得及问,陈霆更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分来两条修长结实的大腿,劲瘦的腰肢一拧,翻身坐在了何瀚的下腹之上。


正值此时,他们的房门被打开了。


“早饭做好了,大少……少……爷……”管家一进门就看到这么一副场景。他家大少爷何瀚双手被举高,被人用一只手握住固定在头顶,苍白着个脸咬着下唇一脸想要反抗却无能为力的模样。


坐在大少爷身上的人真是不知检点,居然裸睡!一身强健有型的肌肉怎么看怎么一拳下去,大少爷就能嗝屁,虽然被子遮住了重点部位,管家仍旧觉得要长针眼。这是亵渎!赤裸裸的亵渎!


陈霆仿佛就是喜欢看管家这副哑巴吃黄连的样子,勾起了嘴角,当着管家的面居然挺了一下腰身,身下的何瀚大概是岔气了,居然很配合的发出了一声压抑的shen吟。


居然!从一大早!就要折磨我们家体弱多病的大少爷!还当着别人的面!不知羞耻!管家牙齿咬得咯咯响!一字一字的把字从嘴里迸出来,他多希望此刻自己嘴巴里吐出来的是钢珠子弹,好射穿这臭不要脸的:“请!下!来!吃!饭!”


说罢刚要关门,陈霆欠揍的声音又传来:“称呼呢,何管家。”


管家深深的化眼为刀,像要剜下陈霆的肉来:“大少姑爷。”


尽管从他们一结婚,他就知道自家大少爷一定是吃亏的那个,但还是一百个不情愿不甘心。他叫何瀚大少爷叫惯了,突然间大少爷多了个丈夫,真不知道该叫什么好。就是这个陈霆,墨镜一架,像命令一般的跟他说:“叫我大少姑爷。”


去他妈的!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