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恋爱初体验

请求降落:



-恋爱体验者凯×恋爱体验师千




-速打/糙




-切勿上升真人








00. 


“您好,我叫易烊千玺,工作号01740,十分荣幸和您谈恋爱。”






01.


“消愁”是长安路新开的一家恋爱体验馆,其营业内容顾名思义就是为单身的男女提供恋爱服务。




不管是母胎单身n年的小萌新,还是阅人无数爱到麻木的重伤患者,馆内的工作人员都会为其定制一套体贴细致的恋爱计划,旨在让顾客体会到真正的爱情的甜蜜和乐趣。




王俊凯三天前无意中发现了夹在大大小小宣传单中的一张粉色信封。




他颇有些好奇的把它打开,里面是一张表格和一张明信片——




“像个智障一样去爱吧,即使会受伤!”




这什么玩意儿?




再往下看——




“消愁恋爱体验馆,让我们为您消愁!”




恋爱……体验……馆?




王俊凯挑了挑眉,扫了一眼附带的打印正规的表格,紧皱的眉头有一丝松动,末了,他把“消愁”的信件夹在手指中间,顺带把其他的传单丢进门口的垃圾桶,掏出钥匙进了门。




那张表格王俊凯紧紧攥在手里,点外卖时在看,接外卖时在看,吃外卖时在看,要不是纸质的,大概他洗澡都想带进去看。那股紧张劲儿仿佛这张纸上不是什么恋爱体验馆的会员申请表,而是他的病危通知书一样。




夜里十二点,王俊凯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翻了第二十个身后,他终于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翻出笔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填完了那张搁在床头柜上的表格。




没办法,谈恋爱这件事对单身二十多年的王俊凯来说,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关上了那盏暗黄的小灯,王俊凯嘴角微翘的入了梦乡。梦里他躺在被日光晒得温暖的草地上,微风晃晃悠悠的撩起他的衣角和头发,一只雪白的绵羊伸出半截舌头舔了舔王俊凯的脸颊,弄得他浑身都痒痒的,却又舒服的紧,他把那只小羊揽进怀里,软乎乎热烘烘的。半梦半醒时王俊凯在想:如果每天都能有这么一个宝贝抱在怀里睡觉该多好啊!




梦想总会实现的。他不情不愿的醒来后这么安慰自己。








02.




寄出信后的第三天,一声清脆的门铃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谁啊?”王俊凯揉着他鸡窝似的头发,光着脚摇摇摆摆的扶墙出来开了门。惺忪睡眼在看到来人时忽然一亮,面前的男生像一片薄荷叶似的,只一眼就让王俊凯瞬间振奋精神。




“你是?”




“您好,我叫易烊千玺,工作号01740,十分荣幸和您谈恋爱。”




王俊凯此刻神情有些呆滞,看起来像个尚未启蒙的傻孩子。叫千玺的男生歪歪脑袋,从弯着的嘴角里吐出来的话都带着愉悦:




“我是消愁恋爱体验馆的,今天女孩都出去工作了,男生行吗?”




傻孩子依旧没有反应过来,但似乎对性别相同的服务人员并没有什么排斥,只是愣愣的看着易烊千玺的脸,好像能从他脸上盯出什么金银财宝似的。




易烊千玺笑意愈深,伸出手握住了王俊凯抠在门框上的手,然后紧紧扣住,牵着他进了屋。




“吃饭了吗?”




被扣住的手心微微出了汗,王俊凯想抽出来揩一揩又太贪恋这个触觉和温度,舍不得放手,两难之下,只得僵在那里。




“没有。”




“嗯我就知道”,易烊千玺把他按在沙发上坐下,“我给你买了早饭!”




这语气任谁听都像是认识了五六年的交情。王俊凯愣愣的看着易烊千玺把馄饨端到他面前,心道他是演员吗?入戏这么快的吗?




面前的人见他不接,便舀起一勺还吐出柔风吹了吹,“要我喂你吃吗?”




“……”




王俊凯总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接过囫囵的吞起来,含着一口热汤还不忘说一声,“谢谢。”




“跟我客气干嘛?咱们什么关系啊……”




什么关系?




王俊凯拽着这条线想了想,男男朋友关系?夫夫关系?床上关系?




噗……




不知道怎么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就钻进了王俊凯的脑子里,把他吓得咳嗽到脸都涨红。




易烊千玺哪里知道他心里的弯弯绕,见他这么难受顺手就覆上他的后背,轻拍了几下,“没事吧?”




那只贴在背上的手仿佛烙铁似的把王俊凯烫的一个哆嗦,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一顿早饭吃的兵荒马乱,等王俊凯回房间捯饬了半天出来,易烊千玺正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正是王俊凯昨天晚上还来得及看完的电影。他没说什么,伸长了腿跨进沙发,挨着易烊千玺坐下,两人兴致盎然的吃光了王俊凯屯了很久的零食,然后对着全英文的演职员表发呆。




“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出去走走,看电影,吃饭?”王俊凯问。




易烊千玺摇摇头,“单是坐在这里看你就好。”




说话的人脸不红,心不跳,可身边这位单身青年还是受不住老脸一红,心窝一软。




和“恋人”虚度时光大概是一件绝顶浪漫的事情。




等恋爱脑王先生终于肯分一点目光抬眼看挂钟的时候,才意识到他的恋爱体验已经被他享受掉了七分之一。




易烊千玺到玄关处穿他的外套,王俊凯紧紧的跟了两步,试探着,“我送你回家?”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女生”,易烊千玺把鞋带系好,起身跟王俊凯道别,却撞进一双略有些失望的眼眸,不免心中微动,“你送我去车站吧。”




“好!”




一口答应的王俊凯脸色突然明艳起来,整个人都像从颜料里刚捞出来,晕染出大片大片的花朵。他穿好鞋准备先出门按电梯,易烊千玺眼疾手快的扯住了他的衣角,然后一只手伸到他面前。




“喂,牵我!”




“好。”








03.


恋爱体验的第四天,王俊凯依旧没有提出“留宿”这个要求。




其实几乎所有的公司员工对于这个规定都是深恶痛绝,但提到是“恋爱”,如果客户一旦填下“热恋”就不得不考虑情侣同居的问题。当初公司讲到这个问题时,向员工说明了工作的安全性——咱们在局里都是有备案的。




易烊千玺也不在乎备不备案,毕竟他一大老爷们儿,还学了几年散打,就算揩油,也是他揩王俊凯的油。但他的的确确是想看看在他精心呵护下的种子何时能发芽,因为易烊千玺深知王俊凯是个正人君子,从没有什么过分亲昵的行为,所以他何时动心,实在是无迹可寻。




易烊千玺百无聊赖的在自己的床上打着滚,卧室的门“咣当”一声被踹开,迎面就是表姐“饿狼扑食”般的袭击。




“喂!臭小子!我今天去公司问了,那个王俊凯根本没病!”




易烊千玺扯来一个抱枕护着肚子,跟“疯女人”装傻充愣,“我没说过他有病啊?”




“那你干嘛不让我去?”




“我不让你去,是因为我想去。”




姐姐微愣,“为什么?”




“我看上他了呗!”




“姐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05.


王俊凯下班没有直接回家,他坐在楼下公园的秋千上顺着风晃晃悠悠。视线从一楼开始,到二楼,三楼……最后停在他的家,浅蓝色的窗帘裹着温暖的灯光。




有这么一天,那间屋子能被称为“家”,夜晚迎接他的不再是冰冷和黑暗,而是柔和的灯光,电视里愉悦的低语,和抱怨他为什么回来得这么晚的伴侣。




有这么一天,万家灯火,有一盏为他而亮起。




恋爱体验的六天,王俊凯向易烊千玺提出“留宿”的要求——




“不不不,你别误会,我这里有客房!”




易烊千玺在电话这头笑弯了眼睛,握着游戏手柄的手放缓了动作,像夜里舒展开的花苞,“好啊,晚上我等你回家。”




王俊凯仰着脖子对着那个亮光的窗户痴痴的笑了很久,半晌,他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双腿。




在楼下的超市买了易烊千玺平时抱在怀里不撒手的零食,脚步轻快的上了楼。




明亮的客厅里不见人影,王俊凯换了拖鞋满脸疑惑的走进去,却发现易烊千玺窝在沙发里睡得正沉。




大概是等自己等得困了。




早知道就不在楼下矫情了。




王俊凯搁心里埋怨了自己两句,双手绕过易烊千玺的肩头和膝弯轻轻一抄把他圈在怀里,抱进了客房。




身子刚一陷入柔软的大床,易烊千玺猛的睁开了双眼。他伸手勾住王俊凯的脖子,一个翻身把王俊凯压在身下。




“小骗子,你没睡着啊?”




王俊凯试探着搂住易烊千玺的腰,用手掌轻轻抚摸他的脊背。




“你愿意一直和我谈恋爱吗?”




易烊千玺在他耳边呢喃,热气轻轻的啄了一口王俊凯的耳垂,惹起一股燎原之火。




可他强压着这股悸动。




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个恋爱小学鸡在心里如是说。




恋爱不是写论文,按着规矩按部就班就能成事,再者说,写论文还有个指导老师呢!现在在哪儿抓一个人给他点建议呢?参考文献又有哪些呢?难道要去书店里翻翻张爱玲或者三毛吗?




他对易烊千玺的这种感情是什么呢?是爱情吗?爱情又是什么呢?他能给易烊千玺什么呢?




这接二连三的质疑愣是把这个恋爱菜鸟给问傻了。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对视,眼神沉沉如水,让人琢磨不透。




给我些时间……给我一个晚上,我一定给你个答案。




他吻了吻易烊千玺的眉心,暗暗在心里做了决定。




却没料到第二天,易烊千玺消失了。








06.


和易烊千玺失去联系的第三天,那种辗转反侧心头燥热的症状隐隐露了个头,似乎即将卷土重来。




他原以为是自己的犹豫不定让易烊千玺失望了,慌张的想要挽回,他按着明信片上的号码打了过去,是一个轻快又温和的女声,“您好,这里是‘消愁’恋爱体验馆,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我找一位叫易烊千玺的体验师。”




“您稍等,我帮您查一下。”




听到那边没了声音,像一滴水融进海里无迹可寻,可能这样的比喻实在太阴郁,所以导致王俊凯此刻的脸色不太好看。他在心里一下一下的数着,到三十的时候,那边传来了声音。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




“啊?”




王俊凯身子一滞,根本没有料到这么一句话。他在脑海里预演了无数次易烊千玺拒绝他的场景,却从没有会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身体里流淌的血都冷了一半,他僵直着身子,“真的?没有?”




“对不起,先生,真的没有,我们这里没有姓易的体验师。”




“噢……打扰了……”




挂掉电话,王俊凯侧过脸去看浴室里新买的摆得整整齐齐的洗漱用具,三天前他的热恋男友还站在那里刷牙,满嘴的白色泡沫对他咧着嘴笑。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在做梦?




王俊凯看了看日历,距离上一次去精神科,已经过了半个月。








07.


大约是十天之前工作狂易烊千玺突发奇想的难得主动休一回假,领导听到这消息都有些欣慰的点点头,却没想到他的七天长假就是窝在家里看电视打游戏。




身后是表姐的卧室,那女人从五点起床捯饬了整整两个小时,堆了十几套衣服在易烊千玺身边,问他哪一件好看。




“你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的干嘛?”




“有工作了,跟人谈恋爱去了。”




姐姐在“消愁”工作,他是知道的。




“谁啊?我检查检查。”




姐姐把会员表递过来,看到上面粘贴的一寸照片时,易烊千玺心下一沉,“是他?”




“谁啊?你认识?”




“嗯……”




姐姐盘着腿在他面前坐下,“他人怎么样?有照片上那么帅吗?”




比照片上帅多了。




易烊千玺微微一笑,把话咽了回去,心里转了个山路十八弯才开口,“我上次去找章程时遇见过他,他好像是章程的病人。”




“章程?他不是精神科医生吗?这个男的是精神病??”




什么呀就精神病!这个姐姐真是咋咋呼呼的……




易烊千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嘴上却顺着她的心意,“我不清楚,不过当时看他的精神状态似乎不怎么好……”




“啊……我这是什么命啊,好不容易有个长得帅的客人,竟然是个什么疯子傻子!”




喂喂,好姐姐,你积点口德吧。




“那我怎么办,我已经接了啊!”




易烊千玺忍住了得意时总要打响指的冲动,郑重其事的拍了拍姐姐的肩膀,“别怕,我帮你去!”




“不行,我不放心……”




“我跟章程混了那么久,精神病人有什么要注意的我都懂,你工作总不能不要了吧?”




“好弟弟,”姐姐慈爱的揉了揉易烊千玺的脑袋,一副把女儿送去女儿祭天的悲壮神情,“别被他欺负了,有什么事给姐姐打电话!”








08.


王俊凯在易烊千玺失踪的第四天拨通了精神科医生的电话。




“章医生,您明天在医院吗?”




“你是……是王先生吗?”




“对,我半个月之前找过您……您说我没什么问题……但是我现在……”




“哎!好好我知道……你明天来一趟医院吧,下午……嗯……三点行吗?”




“好的好的。”




对于章医生表露出来的手忙脚乱,王俊凯并没有留意太多,挂了电话,王俊凯“呼噜呼噜”的吃完了一碗泡面,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窗外的亮光由暗转明,切夜未眠竟让他一时间想不起今夕何夕,手机里的备忘适时的响起,王俊凯坐起身来轻叹一口气。




终于熬到了约定的时间。




对于自己症状的恐慌让王俊凯惴惴不安的推开了门,却发现桌前端坐着的哪里是什么章医生,而是心里那个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易烊千玺穿着白色大褂愈发有一种禁欲感,王俊凯捏着门把手卡在门口,是真的傻了。




“坐。”易烊千玺朝他摆摆手,接过他手里攥紧的病历,语气平淡的开口询问,“什么症状?”




王俊凯不假思索,“想你……”




易烊千玺握着笔的手一顿,又缓缓的搁在桌上,“还有吗?”




“想你,想抱你,想吻你,想要你……”




听罢易医师颇为冷静的点点头,然后飞快的在病历上写了几笔,微笑着递了回来。




王俊凯有些犹豫的接住,接受审判似的瞟了一眼“医嘱”,忽就愣住了。“医嘱”草草六个字——




“建议立即执行。”








【完】



评论

热度(1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