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别扭星人变形记(上)

羽:

.


*请勿上升。


*灵感来自于某天看到的XX计,文是乱写的,你们看过哈哈就算哦,不上升就对了。


 


 


 


刚放暑假,王俊凯就被父亲投放到大山深处一个远房表亲家里,他也有过反抗,但胳膊哪里拧得过大腿呢?最后他还是得乖乖出发。


 


“你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应该去锻炼一下。”这是父亲的原话。


 


王俊凯大清早被母亲从床上拉起来,迷迷糊糊闭着眼漱口洗脸,连早餐没来得及吃便赶着出门,他坐了五个小时的小汽车才到村口,入村的山路崎岖不平汽车根本开不进去,幸好他们在村口遇见一位好心的大伯,大伯又刚好认识他表姑,王俊凯告别司机,搭着大伯的驴车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山路才到了表姑家。


 


表姑住在传统建筑的四合院里,里面住着好几户人家,大家都在太阳底下干活,皮肤被晒得黑实,突然一个肤色白皙长相俊朗的小哥出现自然充满好奇与探究,一见王俊凯进来大多都出来看热闹。


 


王俊凯感觉自己就像困在铁笼里的一只猴子,胸口压着一股闷气根本没处发泄,他有着城市小孩的骄纵与任性,学习成绩不好不坏,还经常闯祸被叫家长,有一帮小弟,闲时呼拉聚一起闹闹玩玩些不算太过分但让家长老师十分头痛的事,父亲无计可施,有天突发奇想,咬咬牙狠心把王俊凯扔山里去了。


 


“小凯来了啊,先到屋里歇歇。”父亲早跟表姑打过招呼,表姑拉着王俊凯入屋才阻隔开众人的注视,王俊凯松一口气,坐下来喝了几口水便沉默着不作气。


 


他胸口闷得痛,压着的那一股气不知道跟谁发泄去,这山沟沟的地方什么鬼,有WIFI吗?可以玩游戏吗?手机都经常会没信号吧?……


 


“你表姑父到镇上打工平时很少在家,你表弟从镇上学校回来就到山上砍柴去了……”表姑是一个脸容慈善的中年妇女,看人时目光很柔软,王俊凯不好发作,只好冷着脸点了点头。


 


在家他早掀桌子了,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嘛?


 


表姑给王俊凯煮了面条垫肚子,特意煎了两个荷包蛋,切得细细的葱花红椒丝漂在上面红红绿绿让人很有食欲,王俊凯本来心情极其不爽,打算以不吃饭的方式对父亲的独行独断作出抗议,但转而想想在这什么都不发达的地方他就算饿死父亲也不一定能看得见,身体是继续对抗父亲的本钱,他拉三两下吃完那碗面,脸部表情很不自然地说了谢谢。


 


“我们农村房子少,以后你跟你表弟一间房,有什么需要就跟表姑说。”表姑不会跟一个小孩计较,见他满脸疲惫就带他到房里休息。


 


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每一样东西都码得整整齐齐,一面墙的书柜上摆的全是书,窗台的地方还摆着几颗从山上捡回来的松果和些颜色漂亮的石头,石头上面用彩色笔画着不同的笑脸。


 


“你先休息,等你表弟回来我让他叫你玩。”表姑推门出去,要王俊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睡觉他心内是极其别扭的,站在床前踌躇片刻终抵不过疲累还是上床睡了。


 


还好被铺好像刚洗过,散发着洗衣粉的香气和阳光的味道,王俊凯渐渐睡过去了。


 


“哥,哥……”王俊凯耳边响起一把温柔的声音,他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张眉目清俊的少年的脸,他迷蒙的目光聚在少年眉间那点痣上,夕阳的阳光刚好从打开的窗户照进来,让王俊凯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阿妈让我来叫醒你。”来人十四五岁的年纪,抿着唇朝他笑了笑,微微上扬的嘴角显得整个人很腼腆。


 


这人应该就是他表弟易烊千玺,也许是在镇上读书的缘故皮肤并没有晒得很黑,而是那种健康的泛着小麦色的肤色,清澈的眼神让整个人看起来很好欺负。父亲常常跟他提起易烊千玺,说他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他应该多跟他学学,王俊凯不喜欢易烊千玺,因为有了两者之间的比较才让他在父亲面前显得十分挫。


 


可是,现在看到真人他又感觉这样的人自己好像讨厌不起来,而且那声哥让他很受用,他扮作高深莫测地嗯了一声算是应了,爬起来背着手高冷地跟着易烊千玺出房。


 


“阿妈让我带你到处转转,哥你先洗把脸。”易烊千玺说着已经打了一盆清水过来,递给王俊凯一条新毛巾。


 


王俊凯口齿含糊不清别扭地说了谢谢,洗完脸随便拧了拧毛巾挂到墙上,湿漉漉的不停滴着水。


 


“哥你等等我啊。”易烊千玺把脸盆的水倒了,又把那湿漉漉的毛巾拧干才再挂上去,王俊凯在旁边看着心里吐槽弹幕不断:男孩子那么细致干嘛,糙点才像个男人嘛。


 


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想死的心都有了,居然只有时断时续的弱弱的2G信号,他是回到了原始森林了吗?


 


“我们这里山多,信号不是很好,要爬到那个小山坡顶上信号才好些。”易烊千玺指了指远处那座小山头。


 


“那晚上你怎么办,难道要打着电筒爬山玩手机吗?”王俊凯眉头拧在一起,他平时除了喜欢打篮球外其它运动可不感兴趣,易烊千玺口中的小山坡在他眼中比珠穆朗玛峰低那么一点点吧。


 


“我晚上不玩手机。”


 


“那你干什么?”


 


“看书。”


 


“……”好学生就看书,但我这个不喜欢看书的人怎么办?王俊凯无力吐槽,认命把手机放回裤兜里。


 


易烊千玺带着王俊凯在村里熟悉环境,回家表姑已经准备好饭菜,虽然是平常的农家菜王俊凯还是吃得很香,他早把跟父亲斗气的事忘脑后了。


 


他趁着转悠时思考了一下人生,识时务者为俊杰,跟父亲斗气,他回去还要不要零用钱了???


 


易烊千玺房里只有一张床,两个男孩子没什么好计较的,王俊凯睡里面,易烊千玺睡外面,睡觉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王俊凯下午睡了一觉晚上睡不着,没有信号的手机他嫌碍眼早扔一边去,他烙饼似的在床上翻来翻去,他想念家里那张两米宽的大床,游戏,电脑,WIFI信号,连父亲的咆哮在此刻也显得如此的令人怀念。


 


易烊千玺浅浅的呼吸声传来,王俊凯长长叹了一口气,爬起来看着外面黑黝黝的,彻底放弃了爬山坡打电话让父亲大人来接他的念头。


 


不过他有这个想法不过是痴人说梦,父亲今次能如他所愿?做梦吧。


 


王俊凯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叹气声渐渐弱下去,慢慢也睡着了,他梦见和小伙伴们在场上进行足球比赛,足球滚到他脚下,他一脚踢了过去,一声扑通重物掉落地的声音将他惊醒。


 


“哥,你干嘛?”易烊千玺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刚才王俊凯一脚把他踢下床了。


 


“对不起啊,我刚梦见踢足球了。”王俊凯尴尬地拉起易烊千玺,急忙问他有没有事。


 


“没事。”易烊千玺拍干净身上沾上的灰尘躺下。


 


王俊凯跟着躺下可睡不安稳了,睡得迷迷糊糊间总下意识去摸摸身边的人有没有被自己踢下去,直到收到易烊千玺的抗拒才住手。


 


“哥你不会是梦到西瓜熟了吧?”


 


“……”他们要怎样做朋友啊???


 


王俊凯白天大多时间都是爬上那座小山坡玩玩手机打打电话消磨日子,村里的熊孩子多,前几天见着王俊凯又高大又冷漠都不敢靠近,王俊凯一个人坐在山头怪闷的,瞧着几个眼熟的小孩就跟他们套近乎,慢慢的在村里也有了一帮拥在他身后的“小弟“,他跟着他们上树掏鸟窝下水捉鱼,山里来水里去,几天下来肤色黑了几个度。


 


易烊千玺几乎天天早出晚归,王俊凯问了才知道表姑父今年没空回来,家里的活全压在易烊千玺和表姑身上,易烊千玺想着在开学前干完,免得到时候只剩阿妈一个人累。


 


“明天我和你一起上山干活。”王俊凯无所事事玩了好多天有点无聊和不好意思,不能人家干活自己白吃吧。


 


“你可以吗?“易烊千玺连皮肤的毛孔都不相信王俊凯能干农活。


 


“当然。“王俊凯最受不了易烊千玺看不起他。


 


所以第二天一早王俊凯穿上白T短裤就准备出发,易烊千玺忙从屋里找了身旧衣服让他换上,王俊凯对于穿没什么大意见,爽快地换上了,他出来时易烊千玺笑了,望着他的眼睛里荡漾着灿烂的笑意,王俊凯上下打量了自已一番忍不住也笑起来。


 


他现在穿着旧的长衫长裤,脚下穿着一双村里人常穿的那种布鞋,头上还戴了一顶草帽,真的很搞笑,不过剑眉星目还是帅的。


 


“小凯穿上咱们的衣服还是很好看,有一句话叫什么什么难自弃?”表姑笑不拢嘴,对着王俊凯一顿夸。


 


“天生丽质难自弃。”易烊千玺搭嘴,瞟了一眼王俊凯抿嘴偷偷笑。


 


王俊凯被两人一言一句闹了大红脸,挨过去悄声警告易烊千玺:“你再笑,你再笑我今晚就梦见西瓜熟了。”


 


易烊千玺立马收住笑容,其实王俊凯睡觉很不老实,有时会将他当作抱枕,他一个大男生被另一个大男生抱在怀里真的很不舒服,但他不好意思说,反正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忍忍就过去了。


 


今天他们打算到地里拨草,经过村口那条小路一帮熊孩子都跟上来,王俊凯答应他们回来下午去山坡那玩游戏,那群小孩才没有跟着他们。


 


“小凯哥,你能分清农作物和草吗?”有熊孩子离开前问王俊凯,周围的人轰然笑了。


 


“作死,有什么能难到凯哥我的。”王俊凯夸下海口,到地里看着那一大片绿油油的植物却犯愁了,到底哪个是草那个是农作物呢?


 


“哥,我们开始吧。”易烊千玺一直望着王俊凯笑,嘴上说着开始却不见行动。


 


这个表面纯良的家伙身体里一定藏着一个小坏蛋的灵魂!王俊凯硬着头皮拨起一根植物,却被表姑告知那是玉米苗,他把求救的目光投向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见热闹看得差不多了,笑眯眯蹲到王俊凯身旁告诉他怎样分辨农作物与杂草,阳光晒得他的脸红红的,有几颗小草籽沾到他脸上,王俊凯伸手帮他抹了,嘴里嘟囔一句:“小坏蛋。”


 


易烊千玺因为这个略显亲昵的指责,脸颊的温度似乎变得更高。


 


王俊凯娇生惯养惯了,拨了一上午草腰酸背痛,更要命的是他不知道碰到什么东西,周身皮肤发红发痒,回家冲完凉后躺在床上抓得身上全是红红的一道道。


 


易烊千玺推门进来,手上捧着一杯绿绿的液体,“阿妈说把这个草汁涂身上就不痒了,你先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涂。”


 


王俊凯平时在兄弟面前脱衣服从来没有怕的,但不知为何在易烊千玺面前他有点扭捏,拖拖拉拉把衣服脱下来还偷偷瞄瞄那六块腹肌在不在,但要他此时承认自己有点在意易烊千玺的看法是不可能的。


 


“哥你有六块腹肌耶。”易烊千玺用指腹按了按王俊凯结实的肌肉,接着又说:“村口的大雷哥他也有六块腹肌,不过没有你的结实。”


 


“你怎么知道,你摸过吗?”王俊凯听易烊千玺这样说,心情暗下有点不爽。


 


“摸过一次,前些天我们在小学球场打球,大雷哥在那显摆让我们摸了一下。”


 


“大男人的肌肉有什么好摸。”王俊凯嘴硬,对易烊千玺口中的大雷哥嗤之以鼻。


 


易烊千玺跟王俊凯相处了一些日子知他性格,便不再跟他争论,用洗干净的羽毛沾上草汁在王俊凯身上涂抹,王俊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兼带着头皮发麻,他为什么会有一种心跳如擂的感觉呢?


 


刚给王俊凯涂好草汁,那些熊孩子已经来找王俊凯了,他们全在外面趴在窗口等着王俊凯。


 


“你们干嘛?”易烊千玺见着五六个脑袋一下子从窗口齐齐伸出来吓了一跳,心想王俊凯真是奇怪,不跟同年纪的人玩,偏偏要跟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小孩子玩,他又怎能知道王俊凯的心思呢,同年纪的男孩不同易烊千玺的性子处处让着他,个个还很臭屁,王俊凯才不要浪费精力。


 


“千玺哥,我们等小凯哥到山上玩手机游戏。”


 


“他刚涂了药不能出门吹风。”易烊千玺面露难色,王俊凯见了三两下把手机扔给那帮孩子让他们自己玩,孩子高兴地道谢后跑了。


 


“你真是的,给他们弄坏了他们可没钱赔,你到时候自个儿哭去吧。”易烊千玺知道那个手机的品牌,他班只有几个同学有,听说要好几千。


 


“你怎么那么像我妈。”王俊凯乐呵着,不在意的翻身让出好大一块地方让易烊千玺上来休息。


 


“我不睡了,大雷哥回来了,我等会过去看看。”


 


王俊凯一听大雷的名字一骨碌爬起来要跟着易烊千玺出门,还翻箱倒柜找出一套心仪的衣服换上。


 


城市的孩子就是讲究,易烊千玺拿眼睛瞟王俊凯,瞟得王俊凯脸颊一度发热。


 


 


 


 


 


TBC


西瓜熟了的故事请大家自行到网上百度西瓜熟了的故事,它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惊吓又刺激的答案的。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