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磊凯】绝处逢生(黑道大佬×特工K)

的鱼:

✘非常狗血,没有逻辑,纯粹是作者写得爽。


✘八千字.一发完.有囚/禁情节慎入


✘请脑补之前的DIOR中山装冷酷三石弟弟×戴尔超长待机可爱小特工凯



………………………………………………


01


年轻男人把车开进车库,啪地一声熄了火。


 


于是整座别墅都陷入一片浓墨般的黑暗里。


 


男人打开车门,没有急着走出去,而是从衣服口袋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悠悠地点了火,靠在闭合的车门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火光莹莹地跳动在他线条分明的侧脸上,他一直沉默。


 


四下很寂静,可他耳畔仿佛还回响着那个人最后跟他说的话——



“我都说了我不会跑了。”


 


 


男人把烟头狠狠摔在了地上。微弱的火光明灭了两下,世界归于黑暗。


 


“又被你骗了。”


 


他自言自语得狠厉,仿佛与面前的空气有什么难解之仇。


 


“别让我再抓到你。”


 


02
 


老街的肥牛面馆里来了个人。


 


“一碗牛肉面,辣一点!”


 


进门的年轻人穿着一件黄色的风衣外套,里面是拉的严严实实的深绿色运动服,迈着两条修长的腿冲进面馆,大喇喇坐下来。


 


他生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大眼睛湿漉漉的,呲着虎牙跟老板娘打招呼:“美女姐姐,多放一点牛肉呗!我好饿啊!”


 
 


他是真的饿了。一口气蹿出十条街区又不敢坐车,现在要他放开了吃他说不定能吃下一头牛。


 


呲溜呲溜吃面的时候他的左手缩在桌子下面,在监控和路人的视觉盲区里飞速地拼装着被某位大佬捏碎的微型通讯器,十指如飞灵巧极了。等他狼吞虎咽地干掉一大碗面时,通讯器也修好了。


 


他眼珠子滴溜溜四下一转,迅速把通讯器塞进耳朵,抽了张餐巾纸掩住嘴唇,小声唤道:


 
 


“003,003,我是001,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过了两秒,他的通讯器里传来了同事如释重负的惊呼:“妈呀!你可算有信儿了,大伙儿都担心死了!”


 


年轻人笑嘻嘻:“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你可长点心吧小凯,”003说,“你知道今天中午吴氏派了多少人全市范围内抓你吗?三千!足足三千!这几天你先别想着把资料送回来了,我敢打包票,你只要一现身,那遭/瘟的吴氏大少爷就得把你捆成粽子捉回去你信不信!”


 


 


王俊凯撇撇嘴。他怎么能不信呢,他可比谁都信。


 


不过王俊凯一点都没怕的意思,拿纸巾擦擦嘴,把面钱拍在木桌上起身便走,走之前还不忘给漂亮的老板娘抛个媚眼,优哉游哉走出了面馆。


 


“吴磊派了三千人出来啊......”


 


他琢磨着。


 
 


“那吴氏大楼今天岂不是很空?”


 
 


“祖宗啊你又要干啥啊你还嫌自己命长是不是......”通讯器里怨声载道,王俊凯抿唇一笑,打断了这人的碎嘴子。


 


“掩护我啊。”


 


然后他干净利落地切断了信号,腰一猫钻进了旧墙根底下的阴影里,隐没在纵横多端的巷道里了。


 
 


 


03
 


吴磊坐在吴氏大楼最顶端的办公室里。他的脸色没有任何异常,然而房间里的人都感觉得到他周身过低的气压,于是纷纷低着头明智地闭了嘴。


 
 


谁都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吴氏继承人今天心情绝对不会好过。吴氏集团黑名单上的头号特工K又双叒叕在他眼皮子底下跑掉了,这谁能忍。


 


其实按道理来说,K应该算是吴磊他爸的死对头。自从吴老爹被自己的合作商坑了一把骤然离世,吴磊早有心思砍掉这块缺德生意,只是碍于环境所迫只能硬着头皮暂时扛着。


 
 


他不能让吴氏数十年基业就这么一朝一夕坍塌在自己手里。


 
 


“第五纵队也派出去了?”


 
 


吴磊说,声音低沉,砸在耳膜上一震一震的。


 


“少爷,第五纵队十分钟前已经往老城区出发了。现在全市已经全面布控,K落网是迟早的事,您别太忧虑。”


 


吴家大少爷冷哼一声。


 
 


“这话我可不是第一次听见了。直到今天,你们还没有一次成功地抓到他过。”


 


“少爷,上次......”


 
 


“上次是他自投罗网!你们洋洋自得的时候,他已经带着我爸的U盘跑出监控范围了你们都忘了吗?”


 


被大少爷冷眼一瞥,底下的人瞬间又噤了声。


 


“行了,你们也别在这儿站着了。”吴磊冷冷命令道,“都去做自己的事吧。记住,大楼里必须做最严密的安保措施,监控盯紧了,一只蚊子飞进来都要向我汇报。”


 


“如果今天五个纵队都抓不到他,那么——”


 


大少爷语义一顿,眼里闪过一道寒芒。


 
 


“那么他一定会趁吴氏防守最弱的时候,杀回来。”


 


 


 


“你以为吴磊猜不到你会趁吴氏防守最弱的时候杀回去?”


 


王俊凯缩在车厢里,被漫天飞舞的面粉呛得够呛。他捂着嘴低声咳嗽了一阵,通过货车车架的缝隙向外看,他已经被带入了三环。


 


“他猜到又如何。”王俊凯不以为意地说。“你数数我从他的布防下面逃走过多少次了?一只手数的完吗?”


 


通讯器里的人眼见劝不动,叹了口气,说:“现在第18街区有第三纵队在排查,你可以从这辆货车的终点站工厂绕到中心喷泉后面,从国贸大厦后面那栋公寓跳进吴氏去。”


 


王俊凯眯了眯眼,在心里迅速地画了张行动路线图。


 
 


“你千万要小心,吴氏大厦里前段时间藏的那批枪火都还没来得及运走,打你是正好派上用场,我可不想下次交接的时候捧着你的骨灰盒。”


 


那你可想多了。年轻的特工心想,吴氏吃人不吐骨头,你能找着骨灰算你牛逼。


 
 


不过这些他没说出口,只轻描淡写地回了句“放心”,就关掉了通讯器。


 


他从货车里钻出来,沿着规划好的路线动作迅捷地跑进公寓楼,顺着水管和阳台就跳进了吴氏大楼。


 


干脆地顺手解决了几个不巧碰上的游兵散将,王俊凯大摇大摆地迈进了电梯。电梯一路叮叮叮地上升到了最顶层,电梯门缓缓拉开,王俊凯看到了吴氏大少爷的脸,和无数黑洞洞的枪口。


 
 


年轻的特工怔了一秒。


 


旋即他歪了歪头露出一个笑,没人知道他这个瞬间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只觉那个笑容完全不像是个刀枪剑雨里摸爬滚打的特工——乍一看就像是个街上碰到的清秀好看的大学生,眼里闪着促狭的光,楼道里那点灯火全被他吸进了瞳孔里。


 


“又见面啦。”


 


他勾着嘴唇一个明晃晃的弧度。


 


“真让人意外呐。”


 


 


04
 


话音刚落,电梯上方突然传来咔嚓一声巨响,吴磊只来得及辨别王俊凯脸上的坏笑,紧接着就看到整架电梯在重力的作用下急速下坠,那张脸像是瞬间便消失在了吴磊视线里。


 


那肝胆欲裂的一瞬间仿佛只是一个幻觉。心脏后知后觉地在胸前疯狂地跳动起来。


 
 


王俊凯死不了,这家伙福大命大鬼点子又多,一定没事的。


 


一定没事的。


 


“什么?!这可是十八楼!!!这人是不要命了吗?!”


 
 


吴磊闻言侧过脸,眉眼唇鼻像是覆盖了一层极寒的冰霜,他眉心拧起一道结,吓得说话的人狠狠抖了一抖。


 


“你们不是一直盯着监控?他怎么会有机会在电梯上做手脚?”


 


一句话问得负责监控的几人面如土色,支吾半天也解释不出什么来。吴磊冷着脸一把夺过一支枪,迈开长腿大步往电梯井口处俯身望了望,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这位最惜命不过的吴氏大少爷竟然一纵身就跳了下去。


 


“少爷!少——”


 


 


 


王俊凯撬开十层电梯的门。很久之前他曾偷偷在电梯的控制室曾经设置过一个紧急制动装置,位置就在十楼。也就是说,即便是他破坏了电梯的升降系统,他也会在自由落体后跟电梯厢一起卡在十楼,不会掉下十八层粉身碎骨。


 


笑话,001号王牌特工K,怎么可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从十楼走出去。方才他看得清楚,所有的防控力量全部被他吸引到了十八楼,现在他有一段很短暂的安全时间,足以把十楼资料室的所有电子文档拷贝出来。



他嘴里哼起了歌儿,步子像跳舞。不过即便是这样鬼畜的行进方式也没能拖慢他的速度,他飞快地溜进档案室,输入密钥,拷贝文件。


 


密钥什么的,王俊凯曾经在这里潜伏过半年多,早就已经弄到手。


 


拷贝核心文件只用了大约三十秒。他把U盘收起来,冲自己比了个胜利的V,一抬头正准备离开,脚步刚抬起却硬生生地僵住了——


 


 


就在隔着一扇玻璃的门外,一根冰凉的枪管无情地对准了他的眉心。


 


“王、俊、凯。”


 
 


男人的西装上沾满了尘土,甚至男人英挺的鼻梁上也沾了灰,然而这丝毫不影响他沉眸时令人胆寒的气度。


 


“你逃不掉了。”


 


 


然后特工K就被五花大绑送进了吴大少爷的车。


 
 


特工先生怎么也想不通,这位吴大少爷是怎么迅速地定位了他,还能在电梯坏了的情况下这么快地从十八楼跑到十楼的?


 


应该没有傻子敢从黑黢黢的电梯井跳下来吧......


 


 


 


吴磊一路沉默,一句话也没有说。事实上自从和王俊凯再次见面开始这个男人就一直保持着沉默,眼神深邃得一眼望不到头。虽然他没有说话也不曾表现过什么情绪,王俊凯就是知道这人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一点就着的那种生气。


 


偏偏他作为特工K活了将近十九年,还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于是没过多久吴磊就听见后座传来一阵哼歌声,轻巧好听地哼唱着一首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金曲。


 


吴磊就没忍住从倒车镜瞄了一眼后座。


 


那个小特工懒散地瘫在后座靠背上,手脚腰腹都被绳子紧紧地捆着,嘴里还塞着一团毛巾。就这样艰难的条件他还在哼歌,简直教人哭笑不得。



吴磊心里不由得一软。


 


他总是这样。面对王俊凯,他的耐心和忍耐力仿佛就成了消耗品,即便是这小子一次又一次欺骗自己、逃离自己,随随便便的一眼,就能轻易动摇那原本就少得可怜的恨意。


 


所以他才更生气。不光对这个不识好歹的小特工生气,也对没出息的自己生气。


 


他狠狠踩下刹车,熄了火,扯开后座车门伸出一只手便去揪王俊凯的衣服领子。后者像只小猪崽一样哼哼着被迫滚下车,被人拎着衣服拖进别墅里去。


 


 


 


05


多么熟悉的地方啊。王俊凯曾经在这里被囚/禁过三次,加起来有一个多月时间,熟稔得跟自己家似的。


 


不过他想,这次恐怕没那么容易跑出来了。他在吴磊那里的信任额度大概已经透支了。


 


 


吴磊把他扔进熟悉的地下室,按亮了床头的灯,紧接着毫不留情地把他牢牢栓在了墙角,绳子大概一米长,那是他可活动的半径。


 
 


然后年轻男人蹲下身,不由分说地按住他不停扭动的肩膀,动作粗鲁地扯下了他嘴里的毛巾,仔仔细细地一寸寸端详着他的脸。


 


王俊凯被男人按得肩胛骨疼痛不已。然而看大少爷的模样大约还在生气,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吴磊用戴着戒指的右手死死扣住了小特工的下巴。


 


“你就那么想离开我?死也不怕?”


 
 
 


这是男人说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粗粝得像是在心头滚过千万遍,喑哑地掠过王俊凯的耳畔,生生激起了他一脊梁的鸡皮疙瘩。


 


“他们给你的条件有多好?干完吴氏这一票,能给你多少钱?”


 


王俊凯被越来越大力地捏着下巴,疼得咬住了自己的牙关,梗着脖子不予回答。


 


 
年轻男人却没有停,近乎自语地继续说:


 


“一千万?两千万?我给你就不行吗?我能给你一辈子用不完的钱,你想要多少都可以,我能给你的比他们多得多,你为什么偏要跑?为什么一定要回去?”


 


王俊凯疼得耳朵里嗡嗡的什么也听不见,此时逮到机会,张开嘴使了十分的气力冲吴磊扣着他下颌的大拇指咬了下去。尖利的虎牙死死卡住吴磊的皮肉,血的味道迅速在口腔里蔓延开来,顺着王俊凯殷红的下唇往脖子上淌过去。


 


大少爷痛得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对方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松口。”他的语气危险极了。


 
 


王俊凯咬得紧紧的,形状漂亮的大眼睛毫不畏惧地瞪着吴磊,哪怕是被捆成一只粽子,他也从来没放弃过反抗。


 


一团火就从吴磊的腹部顺着心和胃爬上了他的大脑。他的拳头攥了起来,目光在染着血的薄唇上逡巡了两道,突然猛地俯下了身子。


 


他凶狠地吻了上来。


 


 


 


王俊凯被突如其来的侵/犯惊呆了,一道电流呲地窜上脊椎。他下意识地拼命推拒,却被人从头到脚压得死死的,连脚踝都给男人拿膝弯别住,除了痛苦地哼哼两声外束手无策。


 


吴氏大少爷一只手钳住他柔软的咽喉,含着他的唇低声道:“我弄/疼你的时候你都没出过声......怎么,忍得了痛的王牌特工001,却忍受不了我亲你吗?”



没给小特工回答的机会,他再度更加凶狠地进攻了。


 


这个吻血/腥得近乎一场原始的撕咬。吴磊的手臂此刻仿佛钢筋浇筑,把本来就绑得结结实实的小特工箍得喘不过气。灼热的气息喷在他的颊边,他全身不自知地剧烈颤抖了起来,拼了命地往后躲。


 


然而徒劳。


 


被夺走了所有呼吸的王俊凯大脑开始缺氧,原本咬紧的牙关松动了,于是更暴/虐的侵略铺天盖地而来。他的胳膊和手腕被紧紧压在胸前动弹不得,几乎是以一个婴儿的姿势被男人抱在怀里予取予夺。


 
 


他晕头转向地想,这可太过分了,姓吴的。


 


 


06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如梦初醒般地,吴磊骤然松开了他,随即连一秒的停顿都没有,年轻男人飞一般地跑出了房间。


 


临走还没忘把门锁好。


 


王俊凯靠在床边喘了好久才缓过神来。他歇了一阵子,感觉四肢那种酥/软麻/痹的感觉渐渐消退,这才用背靠着床沿,缓缓地坐起来。


 


他用手背擦擦唇角残留的不明液体,“呸”地啐了口血沫,深深吐出一口气。


 


又歇了一会儿,王俊凯这才觉得彻底缓过来了。于是他动作艰难地翻了个身,被麻绳捆得紧实的双手贴在地面上,努力地向床下伸过去。



这间屋子他被关过三次。每次他都在这里留下了一点东西,吴磊总是提防他带走些什么,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留下证据,只为给日后的自己留一线生机。


 


把这最后一项任务完成,他就再也不欠组织什么了。他就自由了。


 


王俊凯摸到了一些冰凉的物件。这时他才微微舒了口气,因为不出两分钟,他就可以把这些东西拼合成一个简单的收发装置,把他藏在运动衣拉链里的U盘文件发送出去。


 


这才是王牌特工K的拿手好戏——


 


绝处逢生。


 


 


吴磊再次回来的时候天色将晚。他提着一碗粥往地下室走,步伐缓慢像是在犹豫。


 
 


该把王俊凯怎么样呢?
 


 


按吴氏的惯例,跟POLICE合作的组织派过来的特工是决不能留活口的,更何况这位是道上有名的特工K,若是留他一命,将来必成大患。


 
 


可是他抓了他那么多次,何尝有一次真正狠得下心去杀他灭口?


 


没有的。


 


哪怕只是看到那人手腕上被绳子磨出来的瘀血,他都会心疼好一阵子。


 


吴磊走着想着,最终下定了决心,推门走了进去。


 


小特工靠在床边睡得天昏地暗。蓬松的头发散落在浅蓝色的床单上,年轻男孩的眉眼干净清爽,微张的唇上还带了点血色。


 


可能是听到了动静,王俊凯像只兔子似的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迷迷瞪瞪地晃了晃脸蛋,就像兔子抖抖长耳朵一样让自己迅速清醒,朦胧中他猛地认出面前的人是谁,他立刻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就这个缩了缩的动作,像根针一样刺痛了吴家大少爷。


 


吴磊没有说话,伸出手把装粥的袋子递过来,犹豫了两秒,温热手掌轻飘飘地落在了小特工的头顶,还揉了两下。


 


他明显地感觉到小特工又抖了抖。


 


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膈应的。


 


吴磊蹲下身子,平视着王俊凯。年轻的特工先生有一双很清澈的眼睛,此时那眼睛里看不到半分恐惧,只是带着点清晰可见的不满。



揉老子头,打你哦。


 


 


吴磊眼里就带了一分极难察觉的笑意。他直勾勾盯着那对深棕色的瞳孔,沉吟了一会儿,开口时有些艰涩。


 


“王俊凯.....你可以留下来吗?”


 


“别再逃了。”


 
 


王俊凯被他郑重又恳切的语气吓了一跳,愣愣地傻在那里。


 


“你不逃,我就把你藏起来,没人能伤害你,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


 


王俊凯慢慢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像是脑海里拼命地搜索有什么词汇可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你身边那么危险,你跟我有仇吧?”
 


 


他半开玩笑地试探着说。


 


吴磊见他没有直接拒绝,深潭般的眼里泛起一圈希冀的涟漪,不自觉放缓了语气。


 


“我会护着你。”


 


“切。”王俊凯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谁要你护着。”



见吴磊张嘴又要说话,王俊凯立刻打断了他,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暧昧不明的话来。大概是看出吴磊并没有继续伤害自己的意思,他的措辞也直白了几分。


 


“吴大少爷,您那么聪明肯定明白的,我想要的是摧毁吴氏的军/火生意,不针对你也不针对别的谁。只要达成目的我立刻就会离开,所以,我不需要任何人护着我。”


 


“简单说吧吴少爷,我缠着你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你是吴氏的继承人,我是001。”


 
 


“你调查过我,应当知道我的命是组织救下来的,不然我十多年前就该死了。养我的人希望断了你们这条缺德财路,他的心愿就是我的心愿。”


 


他脸上戏谑的表情消失了,神色渐渐变得严肃。


 


 


“所以你明白了。001其人,即便脱离了组织,也永远不会和倒/卖军/火的人为伍。”


 


 


07


王俊凯第五次从吴家别墅里逃出来,除了动了动嘴皮子(还牺/牲了自己的嘴皮子)外可谓一点功夫都没费。


 


吴家大少爷昨晚听完他的话,面色凝郁地沉默了好一阵子。沉默完他站起身离开房间,留给王俊凯的最后一句话是——


 


“我放你走。”


 


不是你走吧。不是再见。不是如你所愿。


 


而是“我放你走。”


 


王俊凯听得满心不爽,我又不是你的,用得着你放?



不过吴大佬这次很仁义,除了人没再出现过,早餐和专车都安排得十分妥帖。王俊凯咬着一根多汁的德国大香肠,得意兮兮地坐在广场边拿爆米花逗鸽子,一边抖腿一边哼歌儿,优哉游哉的样子。


 


“神马?!”通讯器里的同事惊出了口音,“他放你走了?!”


 


“嗯,怎么样,你爸爸还是你爸爸,001还是王牌。”王俊凯说。


 


“别别别,爸爸,你跟我说说,你拿什么要挟了大名鼎鼎的吴氏继承人?!”


 


拿什么?


 
 


年轻人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广场上的鸽子欢快地扑腾着翅膀,不远处是一家三口,幼小的孩子咿咿呀呀地向他走过来,伸出一只柔嫩的小胖手,圆圆的脸蛋上是渴望的眼神。


 


王俊凯怔愣两秒,情不自禁地勾起唇角,把手里剩下的爆米花倒在那只小手上。


 


小孩眨着大大的眼睛冲他傻乎乎地乐,小短腿跳着跑回他父母亲的身边去了。


 


王俊凯不得不承认他是羡慕的。从记事开始他就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所以养父就是他的一切,而他的养父在不久前也病逝了。


 


这是他从养父手里接过的最后一个任务。


 


现在,他完成了它。有了那些文件,吴氏手中的枪火线路会被组织和jing方原原本本地抽离,从源头掐灭。


 


所以...他拿什么?


 


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用来要挟吴磊的——
 


 


不过是,那个人对他的喜欢罢了。


 
 


 


08


 


“...近日X城jing方破获了一桩重大军/火倒/卖案件,参与办案的人员无一伤亡。再此本台特别感谢吴氏集团总裁吴先生提供的线索,据悉吴先生集团某高管为本案重要嫌疑犯,现已交代知情信息,案件更多资讯请关注......”
 


 


吴磊从调查科走出来。由于他刚刚接手吴氏产业链,并未参与走/私过程,因此配合调查了一个月后被无罪释放。他匆匆跟身旁的人握了手,提着自己的公文包走出大厅。
 


 


门外阳光明媚。


 


他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小特工的场景。那个年轻鲜活得令人心悸的男生从门外走进来,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来,扬起一个虎牙昭昭的笑容跟他打招呼:


 


“吴Sir您好!我是来面试的王俊凯,请多多关照!”
 


 


那时吴磊刚过二十岁,他父亲还没有在隐秘的斗争中死于非命,他双手干干净净,他眼里的少年也干干净净。


 


 


吴磊深吸一口气,打电话叫秘书把自己的车从车库开过来。然而秘书不知干什么去了,电话死活打不通,他正纳闷,突然就看见自己的加长林肯从街角拧了个弯开了过来。


 


反光玻璃缓缓降下,他看见了一张笑意盎然的脸。直到此时他才蓦然发觉,原来那个少年一直没有变过,无论是在自己眼里还是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上,他一直那样干净。


 


“喂,愣什么呢?”


 


王俊凯不满地挑挑眉。


 


就见小特工紧接着又自顾自地嘿嘿一笑。


 


“你秘书也太脆了,怎么轻轻一打就晕过去了,简直是碰瓷。”


 


 


吴家大少爷常年冰封的脸上终于也露出了笑容。
 


 


他像是踌躇了两秒,才清了清嗓子,并不那么有底气却十分郑重地说:


 


“王俊凯,跟我回家。”


 


 


王俊凯右手从方向盘上抬起来,挠了挠后脑勺,嘟囔了句:“只要别再拿绳子捆我......”


 


吴磊走下台阶,不顾车里人哎哎哎的叫唤,不由分说地把人从车窗里大力抱出来,扔进了车后座。


 


 


“这回你真的逃不掉了。”


 


 


他在小特工的红耳朵旁边,轻轻叹道。


 


 


 


 -完-


 


…………………………………………



大家周末愉快!❤

评论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