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峰霆】星光(生子)

画展吴山翠

第四章

梁安决定在智利当地找一个女主角,但是他又不想这个女主角是个破坏风格的外国人,他们决定去找智利的中国女人。

梁安自己带着翻译走了,阿峰也被分配到了任务。导演觉得他眼光很好,至少找到阿霆就代表着实力的审美观。

阿峰不会说英语,如果说是除了普通话会说什么其他的,那就是成都话。

阿霆背着一个包在他旁边,说:“普通话好难学啊,你竟然会。”

“赶快学。”阿峰来到一个小汽车前,对着一车水果左看右看,“以后市场都在内地,学好了才能交流。”

阿峰拉着阿霆说:“你看这老板,他看我们就像是看钞票,因为我们是外国人,语言不通,就什么也不懂,你去!”

阿霆用流利的英语问价。

阿峰说:“他要多少?”

阿霆说:“十五美元。”

阿峰沉默了一阵,说:“帮我向他妈妈问好。”

阿霆回头说了一句国际通用语,老板脸红脖子粗地骂起来,周围好几个当地人面色不善地围过来。

阿霆也是生猛,撩起袖子就准备要去干一架。

阿峰在旁边数人数,头一低蹲下来扎起鞋带,起来拽住阿霆,说:“跑吧。”

两个人拔腿飞奔,后头三四个人追上来,长长的一条下坡山路,阿霆快得就像一个小滚轮,举起双手长喊一声,笑得像是跟人在玩你追我赶。

朗日长空,远处的大海扑着海岸,顺着马路直直下去的楼房像是五颜六色的玩具,红的黄的,蓝的紫的,在阳光下像是冰淇淋要被晒化了一样,天地都是一种干净的白色。

阿峰瘫在一座雕像下起不来了,阿霆去买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仰头灌在脸上,凉得一激灵,浑身都有一种毛孔舒张的畅快。

两人蹲在异国的街头看着来往的行人,半天都没见过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

阿霆又去买吃的,回来的时候脸红扑扑的,麦色的肌肤发出汗液的光彩,一口白牙如同外面的日光一样明亮:“老板说我是她做的第一个中国人的生意,所以给我们打了八折!”

阿峰长长地呻吟一声,说:“你这样说话有没有考虑我的心情?”

“心情不好哦?这里那么漂亮!”阿霆完全没有跟阿峰的触角对接,蹲在他旁边剥开包装吃三明治。

两人吃完了三明治有点昏昏欲睡,找了个咖啡店,把人家的椅子并成排,用杂志盖了脸挡阳光,就这么睡了一下午。

店里的店员来赶他们,阿霆还怎么叫都叫不醒,阿峰挥挥手,说:“你们不会说中国话,不行的,他要听中国话才能醒过来。”

他这奇怪的理论好像是成立的,阿峰叫了句:“开拍啦!action!”

阿霆就从椅子上翻滚了下去。

两个人睡得腰酸背痛,站在半山腰上,看着海那边的日光渐渐变成火红的颜色,太阳一点点下沉,阿峰心里凉飕飕的。

阿峰还有点挣扎:“我们可以回去看看,说不定梁导找到了。”

回到住所,梁安还没回来,阿峰和阿霆先回自己的房间,阿霆能够免费翻墙,打开旅馆的电脑浏览外面的信息。

阿峰切了水果自己在床上敷面膜,无聊地玩着手机上的单机麻将。

大门“嘭”的一声被打开了,梁安走过来问他们找到没有。阿峰一仰头,脸上的水果掉到床上去,他嘴里骂了一声,忍受般地把自己挪到最里面去,皱着眉说:“今天阿霆去买三明治,老板娘说我们是她见过的第一个中国人,还给我们打了八折。”

阿峰僵硬地勾起一个假笑:“厉害了梁导,你把我们带来了一个没有同胞的地方。”

“我找到了一个。”梁安皱着眉往嘴里塞了一根烟,坐到阿峰床上去,被阿峰踢了一脚。

阿峰说:“滚开, 别坐我的床!”

梁安不动如山,说:“你再动你脸上的水果要掉完下来了。”

阿峰不耐烦地说:“找到了就拍啊。”

“长得不好看。”梁安有点心情低落地点着烟。

阿霆放下电脑,在另一张床上抱着枕头看他们俩,手指头抠着有点惶恐不安。

梁安在烟雾中看着对面的阿霆,看着看着就眼睛一亮:“小伙子五官长得挺精致,穿个女装看看?”

“滚你妈!”阿峰从床上坐起来,水果从脸上掉了满床,他一抹脸上的酸奶,往梁安脑袋后面糊,“你自己拍去吧!”

梁安站起来一摸后脑勺,气得指着阿峰说:“反了,你!”

阿霆在旁边拉着梁安,劝解道:“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梁安怒气冲冲地喊:“那怎么办?拍你们两个人的游记吗?”他这么一说,自己首先愣了一下,福至心灵的感觉让他浑身颤栗,灵感如泉涌般咕噜噜冒出来。

他看了看阿峰,又看了看阿霆,来回扫描,脑中的框架渐渐成型。

梁安拉过阿霆,指着阿峰说:“你抱着他。”

阿霆被推得一个踉跄,跟阿峰面面相觑,起初还有点不好意思,目光触及他脸上奶油一般的酸奶,突然戳中了自己的笑点,扑过去就熊抱他,笑得非常开心。

阿峰像抱一个孩子一样,手臂在他腋下穿过,圈过他的肩膀,脸上还有些无奈的笑容。

梁安烦躁地走来走去,说:“不对!不是这样抱!阿峰你先去洗脸!”

被骂了,阿霆放开阿峰让他去洗漱,梁安就在旁边教他:“不能这么抱,我要一种疏离感,疏离感里面还要有种相依为命。”

阿霆迷茫地看着他,梁安说的眉飞色舞口干舌燥,阿峰出来后,拉着两个人让他们重新开始。

阿峰听了要求后,点点头。

梁安说:“action!”

阿峰调整了一下表情,轻轻搂了上去,动作是轻柔的,然而态度总有种冷漠和漂移。

梁安满意地点点头,移了下位置要看清楚阿霆,发现他正把脸藏在阿峰的肩膀上,整张脸都红扑扑的。

梁安怒吼道:“我不是让你演热恋期!”

阿霆惊慌地看向梁安,阿峰拍了拍他的背,让他重新来。

“这样……现在你跟我在吵架,但是来到这么一个鬼地方,你又不能走,只能回来我身边,有点生气,但是又有点安心,差不多是这个感觉。”阿峰停下来给他讲了一会儿戏。

“生气?”阿霆目光盈盈,“我试试。”

这次是阿峰先一个人站着,脸上有些怒气未消,阿霆走过去抱住他,两个人好像和好了,又还有些冷冷的。

“好!”梁安放下手机,指着床,“你们俩过去。”

阿霆和阿峰爬上床,等他指挥。

梁安拍了拍阿峰,说:“你倚在床头上,懒一点。”

梁安又指挥阿霆:“你站起来!坐阿峰身上……不是这样坐,分开腿,屁股压上面,把上衣脱了,搂着阿峰的脖子,好!”

阿霆这样坐着就高于了阿峰,胸口正对着人家的脸,总感觉有呼吸喷在自己的胸膛上一样,直吹到心口,那颗骚动的心痒的乱跳,屁股下的物体还因为自己移动而渐渐半硬了。

阿峰床戏演过很多,但是以前一直说好不脱。

现在他是没脱,但是另一个人就能脱成这样?

梁安蹲下身,头凑过来跟阿峰说:“埋胸口啊!没演过床戏啊!”

阿峰能感觉到阿霆抖了抖,看了眼他通红的耳朵,默默地把脸埋了进去,闻到一股咸涩的汗味,阿霆今天出了一身汗还没洗澡。

阿峰觉得自己应该嫌弃一下他,鼻尖口唇都是这样的味道,然而心中又是另一种感觉,好像触摸到了青草蓬勃的生命力,有种青涩的诱惑。

阿霆感觉到阿峰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敷了面膜,有点凉,冰得他整个人都一震,想控制自己不要流出其他神色来。

“怎么回事?!木头人啊!”梁安开始骂阿霆,“没有感觉的吗?你做过爱没?给点高潮的感觉啊大哥!”

阿峰搂住他纤细的腰,拍了拍给他个暗示,闷声闷气地跟梁安说:“别着急,我帮一下他。”

阿霆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帮,只是感觉阿峰说话的时候双唇蠕动,全在皮肤上摩挲来摩挲去,像是在细密地亲吻,一种干燥从嗓尖冒了出来。

突然胸口传来一阵凉意,阿霆想低头看阿峰,梁安却在旁边拼命让他抬头。他喘着气仰头看着蓝色的天花板,一朵蓬松的云在蓝天上飘,他的身体好些也在往上飘,手臂为了抓住点什么,拼命困着阿峰埋在胸口的头颅。

梁安抓拍了几张——阿峰坐在床头上,阿霆两腿分开跪在床上,阿峰的脸被他的手臂挡住了,但可以看见阿霆一张春色的脸,桃花开得很盛,汁水盈盈过重,要成熟枯萎了。

梁安惊喜地翻着照片,说:“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阿霆弹射般离开阿峰,胸口的凉意更甚了,眼睛瞄了眼阿峰故意叠起来遮挡的腿,脸火一样烧起来。

阿峰还一脸平静地跟梁安说:“下次不要一上来就这么重口味行吗?”

梁安翻着照片,说:“我回去赶剧本,这几天你们两个好好相处,最好给我培养点感觉出来。”

梁安为了艺术献身什么话都说得出来,说完自己也没觉得有什么,就回去了。

阿峰换了一条腿挡住阿霆瞄着裆裤的视线,说:“你用不用洗手间?”

阿霆猛地摇摇头,低头假装整理衣服,却看到自己胸口上一片湿濡,想起阿峰也为艺术献身了,竟然真的跟他调情。

阿霆看着半硬起来的小阿霆,快魂飞魄散了。


评论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