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un

这可能是一则广告……

很有big

答应我,既然是广告,就别太在意细节,好吗?




旋转,跳跃,从一栋楼顶跃到另一个楼顶,身下的摩托车在他连番的折腾下终于报废,倒下的时候上百斤的铁家伙压到他的小腿,脚踝一阵剧痛,冷汗立即下来了,心想着是要完。


脚踝受伤当然死不了,可后面荷枪实弹的跟着好几个尾巴想要他的命的时候伤到了脚踝,就很容易死了。


威廉向对面楼顶看了看,顺便躲开几枚不甘心的子弹,那几个尾巴眼看他从对面飞到这个楼顶,正骂着脏话从楼顶下去冲着这边来。


他们下楼,再冲过小路来到这边,上楼,大概需要两分四十秒。如果他没伤了脚踝,大约只需要十几秒就能借着防火楼梯顺下去,只要干掉两个人就可以甩脱追兵,可是现在,大概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走到楼顶另一边,搭住楼顶边缘的防雨沿,借助臂力身体翻转一百八十度,顶楼的窗子没关,威廉长腿一伸,提腰后仰,蛇一般钻进了直径不过三十公分的气窗里。


老式的高级公寓,所有房间都被打通,只用简单的家具分割成不同的生活区,墙壁做旧成裸露着红砖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宽敞,带着粗粝的简洁。


威廉手撑着膝盖喘了口气,寻找着这里是否有可以逃走的路线或者躲藏的地方,一瘸一拐的刚走了几步,就见着一个女人正穿着高领长袖碎花过膝连衣裙在镜子前正搔首弄姿。


款式极为过时,发型极为过时,连搭配的宽沿帽也极为过时,至于身材……宽肩窄胯没屁股,真不知道这女的哪里来的自信去照镜子的。


辣眼睛啊。


一时间威廉不知道是捂着受伤的腿比较好还是捂着眼睛比较好。


那女人好像是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捂着嘴一脸惊讶,似乎马上就要尖叫出声的样子。


威廉赶紧做了个安抚的手势:“阿姨您别怕,我不是坏……”


话说到一半,那“女人”转过脸来,过时打扮过时发型下那张脸却似乎很年轻,一双眼睛也圆溜溜的。


“额……大姐,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话音刚落,楼下响起了警笛声。


“咳咳……其实我是警察。”


话音再落,发现自己一身黑衣劲装,仿佛大白天穿夜行衣的刺客。


“那个那个,好吧,我是特工,正在执行任务,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听到这种匪夷所思的答案,“女人”突然从慌张中冷静了下来,向四周看了看,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你们哪个节目组的?和我经纪人谈好了吗?”



苏星宇在找摄像头,台灯,壁脚,砖缝,哪里都没有,但又像哪里都有。他上周的确签了个真人秀的约,好像叫什么“拜托了大明星”,难道所谓“拜托了”就是这个意思?还以为至少下周才会开始拍摄呢。


苏星宇可不是什么异装癖,自从某次他穿着奶奶的裙子成功躲开了无孔不入的粉丝之后,这套装备就一直在他的行李箱里,偷溜出去吃个火锅啊小龙虾啊什么的,成功率百分之百。不过既然现在已经被拍进镜头里了,他大概以后就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穿成这样再想背着偶像包袱已经不可能了,苏星宇对着墙上一处装饰用的树枝隔空点了点:“连这个也被你们拍到了,淘气。”


威廉满心都在想着追兵的事,看到眼前的“女人”竟然对着空气说话,心想这位大姐不会有毛病吧?


“那个……姐姐,我在被坏人追,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威廉看了看几乎可以算作一览无余的房间格局,嘴里发苦:“或者你能帮我混出去吗?”


苏星宇在脑内给自己加了一行字幕特效:

【第一项任务:掩护目标人物,与目标人物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逃脱跟踪】


“没问题啊,这个我最擅长了。”苏星宇爽快的答应,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威廉的身材,转身从衣柜里翻出来一套深色西装:“换上,我们从正门出去。”


威廉抱着衣服看了一圈,问:“那个……卫生间在哪儿啊?”


此刻已经破罐子破摔彻底丢掉偶像包袱的苏星宇甩了白眼给威廉:“有什么好害羞的,你有的我都有,你没有的我也有。”


说着,还用两只手掂了掂胸前鼓鼓囊囊的两团。


威廉不忍直视的转过身,默默地换衣服。


腹肌分明,腰线有致,苏星宇一边看一边给节目组点赞:这回节目组请的NPC不错嘛,长的好看,身材也好……卧槽不会是公司最近要力捧的小鲜肉吧?苏星宇表示作为娱乐圈前辈完全不介意带一带这种优质新人啊!



威廉在几乎可以感受到温度的目光下别别扭扭的换好了衣服。心里想着不知道自己算运气太好还是运气不好,执行任务受伤,随时都可能被突突成马蜂窝,没想到竟然会遇到人肯帮他,这位大姐虽然身材壮硕了点,穿衣品味烂了点,好像精神还有点不正常,可人好像真的还不错,挺愿意帮助他人的,任务结束之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比如给她买几套像样的裙子……


不过这套男人衣服到底从哪来的?难道是男朋友?威廉转回身偷偷瞄了一眼,心想这位大姐身高体壮的,只有五官还算清秀好看,她男朋友对她大概是真爱吧……


换好衣服,苏星宇提议他们两个假扮情侣出门,威廉犹豫了一下,念在对方帮了他,决定忽略对方的老阿姨审美,勉强同意扮成情侣而不是母子。




出了门苏星宇才发现不对。


“你怎么是瘸的?”


威廉咧嘴笑笑,额角有疼出的冷汗:“刚进来的时候,扭到了脚。”


苏星宇挽住他的手臂,动作亲昵:“你可真够敬业的。”


然后又对着电梯角落的摄像头比划:“导演,记得给他加鸡腿!”


威廉低头,礼貌的无视了这位大姐喜欢对着空气说话的毛病。


酒店大厅里果然蹲守着一些小姑娘,见到他们出来也只是百无聊赖的玩手机,还有几个神色诡异的陌生人在对着耳机讲话,估计是跟拍组或者黄牛,两个人目不斜视的一直往前走。


“哎,你怎么不瘸了?”


“瘸子比较引人注意……”威廉额角的汗越来越多。


“那你再忍一会儿,我的车停在对面的地库里了。”


威廉隐忍着点了点头。


苏星宇心说这也太拼了,以后他还怎么好意思头疼脑热就不拍戏手上破个小口就发微博说自己敬业啊。




上车,挂挡,离合,不起眼的越野车直接冲出了地库。


苏星宇:“然后我们去哪?”


威廉:“火车站。”


苏星宇:“没问题!”


脑内特效字幕再次亮起:

【任务二:带着目标人物到达火车站】



然而路上并不十分顺利,有辆车一直在后面跟着他们。


威廉:“姐姐,后面有人跟踪我们。”


苏星宇:“大概是黄牛,看我的!”


于是换挡,再换挡,加速减速变换车道,在最后一个岔路口帅气的一个漂移,经验丰富的老司机成功甩掉了跟在后面的尾巴。


威廉:“姐姐你好厉害喔!”


苏星宇翻了个白眼:“你就非得管我叫姐姐吗?”


威廉愣了一下:“姐姐叫什么名字?”


 “星宇,我叫苏星宇。”苏星宇没好气,心想着说出老子的名字,吓死你!


威廉:“哦,星雨,是流星雨的意思吗,好好听。”


苏星宇对着后视镜又恶狠狠的比划了一下:这种连苏星宇是谁都不认识的棒槌节目组从哪儿找出来的!


威廉继续礼貌的假装没看到,心想这位大姐心地善良,车技又帅,如果精神没问题该有多好啊。




火车站。


人很多,非常多。


熙熙攘攘的人群裹挟着两个人一直往前,这样的密集人群里,威廉瘸得并不明显。


“去哪儿?买票吗?”苏星宇问。


威廉摇摇头:“物品暂存处。”


苏星宇点点头,因为怕走散,拉着他的手,吃力地穿过人群。


55号储物箱,在任务之前就已经被威廉租了下来,用钥匙打开,把一个小小的黑盒子放进去,再锁上。


威廉松了一口气。


苏星宇:“完事儿了?”


威廉点头。


“那走吧?”人多的地方总是不安全,万一有谁眼睛毒把他给认出来,很可能被几千人同时扑倒。


“嗯。”




老式的火车站,拱顶半透明,威廉之前选择的暂存处在候车大厅内部,出来要重新路过候车大厅。


没了送行的人,里面总比外面人少,两个人手拉手走着,威廉突然站住了。


苏星宇回头,顺道还甩了甩头上的棕色假发:“怎么不走了?然后我们去哪?”


威廉瘸着一条腿,扶着身旁的长椅,站在原地摇了摇头。


“我的任务完成了,你自己走吧,他们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会很危险。”


“啥?”


威廉向远处看了几眼,苏星宇顺着望过去,果然看到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正寻找着什么,腰间鼓鼓囊囊,有的甚至从袖子里露出半截匕首。


“我任务已经完成了,是死是活已经没关系,拉着你冒险已经是很过分的事了,快走吧。”威廉说着,眼睛里是坦然决绝的神色,却偏偏又笑起来:“星雨姐,谢谢你。”


这笑容刺得苏星宇心里突的一跳,从那张脸上突然看出了一种叫做壮烈的东西,一种类似慷慨赴义的气魄,心里突然开始怀疑起来这到底是不是什么真人秀?这一路也根本没见到有人在跟拍。


“你……你真是特工啊?”


威廉点点头:“星雨姐,有空多看看时装杂志吧,你其实挺漂亮的,个子又高,打扮一下会更好。”


威廉说得情真意切,苏星宇听得咬牙切齿,心说小爷我可是XX杂志第一个登上封面的亚洲男艺人,这货是眼睛瞎了还是脑子不好?脑子不好的现在都能当特工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特工,不管这货是不是真的眼瞎,这种壮烈中带着温情的flag真是立得闪闪发光,苏星宇一咬牙,就算这是假的,他决定入戏,如果这是真的,他也决定拼!命!了!



他走到威廉面前,咬牙切齿的问:“真走不动了,是吧?”


威廉点头。


“给你三个选择。”苏星宇伸出三根手指头:“一,我背着你走;二,我扛着你走;三,我抱着你走。选哪个?”


威廉还想劝他离开:“星雨姐……”


苏星宇瞪眼,他眼睛又圆又大,气场又足,瞪起来就特别有威势:“说,选哪个?”


威廉缩了缩脖子。



火车站,众目睽睽之下,一个穿着过时老年款碎花连衣裙的高大女人,背着一个穿着西装的高大男人,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气势十足,一时竟无人敢阻拦,就这样毫不迟疑的走出了所有人的视线之外。



车上。


“星雨姐,谢谢你。”


“你就用嘴谢?这可是救命之恩。”


“你说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苏星宇看了看所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家伙,好像完成任务之后他所有精气神都没了,整个人缩成一团。


“以身相许吧,我想睡你。”


威廉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没敢接话。


苏星宇:“我认真的,你考虑一下。”


于是威廉真的考虑了起来。


这个女人虽然穿衣品味差,但是心地善良,虽然高大的跟个男人似的,但是五官还算清秀好看,虽然总喜欢对着空气说话,但是却救过他的命。


想到这些,威廉突然觉得对方其实还挺可爱的。


于是眼一闭心一横,答应了。




顶层高级公寓。


浴室里。


“星雨姐你怎么进来了?”


“反正要一起睡,干脆一起洗呗。”


“呃……好吧。星雨姐你洗澡还带水果进来吃哦……”


“……”


“哇靠,你的胸呢?胸怎么不见了!”


“我说过啊,你有的我都有,你没有的我也有……吃不吃橘子?”




进浴室当然没人会穿着衣服。


不穿衣服当然容易做些爱做的事。


威廉一只脚受伤,使不上力,被苏星宇扛到了肩膀上,按在浴室的墙上一下一下的撞击碾压。


被碾压的那个快要喘不上气,抽抽搭搭的哭诉:“你居然骗人……亏我那么信任你……都不告诉我你是男的……”


苏星宇温柔的摸着威廉湿漉漉的脸,捏着他的下巴让他往外看。


浴室门没关,浴室门正对着他今天钻进来的那扇窗,那扇窗外,一副巨大的广告牌就树立在对面的楼顶,灯光下就算隔了几公里也清晰可见。


那是苏星宇刚刚代言的手机广告,那张英俊的脸在整个城市里都铺天盖地随处可见:


【O泡R11,拍照更清晰。】




评论

热度(265)